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胭脂湖畔 | 作者:袁方华 刘发坤(第一百一十三章——第一百一十四章)【长篇连载】

楼主:文学百花园 时间:2020-11-27 14:43:33







《春天的故事》第二季全国大赛征文启事


 凡参赛必加微信:shuai_pengju


由微信平台《文学百花园》、《小说大世界》联合推出,以《春天的故事》为主题的文学创作大赛(题目自拟), 即日起正式启动。本大赛体裁、题材不限,参赛作品在《文学百花园》推出。 每篇作品字数2000字内,每首诗在40行内,作品要求原创,且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发表过,可多篇文章参赛(只取最高奖)。

1、来稿需注明【参赛】字样 +作者简介+作者生活照,否则,视为普通投稿。

2、本次大赛以点数取胜,打赏资金不返还(1元折合2个点击量)一个有效评论折合3个点击量(有效评论一个ID只选一次) 

3、大奖作品字数在2000字内,超过字数只能获最佳人气奖。

4、本大赛设大奖一名,奖金:2000元(现金),最佳人气奖一名,奖金:1600元。二等奖二名,每人奖金1000元,三等奖五名,每人奖金300元,优秀奖二十名,赠送《文学百花苑》(双月刊)2017年全年杂志,发荣誉证书,在《文学百花园 ·微刊精选》杂志第八期起,陆续选登  赠送当期杂志。

5 收稿时间:即日起到720日止。

6、获奖信息在最后一贴推出后的第10日公布 。

7、500点(折合)以上优秀作品入选《文学百花苑·年度精选》(国家级出版社正规出版)



 第一百一十三章  

………………

 

 袁方华 刘发坤

 

 

夜已经降下帷幕,路灯亮起来,街头的霓虹灯闪烁着,映照出行人冷漠麻木的脸,我将车速提到极致,甚至闯了几个红灯,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怕秦惜惜受到伤害,我将车停在五星广场,我匆匆下了车,看到前面围着一群人,我三两下拨拉开看热闹的人群,一个神情特别嚣张的年轻男人正对着秦惜惜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秦惜惜毫不退让的和他争执着,思璇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鸟躲在秦惜惜身后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这一切,突然那个男人一抬手一个耳光打在秦惜惜脸上!我大吼一声:“住手!”迅捷无比的伸手从那个男人后面薅住他染成金黄色的头发,一拳打了他一个满脸开花,然后抓住他的手腕猛力一抖,只听他的关节发出咔嚓的一声轻响,关节已被我弄脱了臼,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我冷冷的指着他说:“孙子!我告诉你!你今天死定了!”我回过头看了看秦惜惜的脸,她的脸上布满四道紫红色的指痕,嘴角也流出鲜血,我说:“惜惜,你感觉怎么样?对不起,我来晚了!”思璇也吓得哭着说:“妈妈。你嘴里流血了!”秦惜惜眼睛里汪着泪水,掏出纸巾擦擦嘴角的血渍,眼泪终于滚落下来,她说:“我没事,”我说:“这里交给我处理,你带着孩子先回家吧!别吓着孩子。”我擦去思璇的眼泪说:“思璇乖,有叔叔在,一会儿叔叔打坏人给妈妈出气!”秦惜惜拉着女儿的手说:“那我走了,你自己要小心。”我点点头,拉开车门,看秦惜惜和女儿上了车,这时一帮拎着砍刀和钢管的小混混嚣张的骂骂咧咧的推开人群挤进来,

一个小混混忙过去把惨叫不休的黄毛扶起来,一个头头摸样的小子忙过去讨好的说:“大哥,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弟兄们给你出气!”我冷笑一声:“妈逼的,就你们这傻逼样,还想替人家出头,你们谁都跑不了!”那个家伙大喝一声:“兄弟们,上!给我砍了他!”我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如虎入羊群一样,一脚踢飞一个拿钢管的小混混,抢过他手中的钢管,卯足力气将那帮小混混打得时是鬼哭狼嚎,倒地翻滚,秦惜惜下了车向我走过来,紧张的说:“袁野,你没事吧?”我笑笑说:“就这帮废物,不过是小猫三两只而已。”我掏出香烟叼在嘴里一支,点燃,狠狠吸了一口说:“惜惜,这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秦惜惜说:“我陪女儿上完特长课就开车带她回家,走到五星广场时,他的车挡住了我的路,我在后面鸣笛催促他让开路,谁知他开口就骂人,还倒车来撞我的车,你看,”惜惜指指车前大灯的地方,果然,那里有一碗口大的一片凹了进去,车灯也撞裂了,我心里的火腾地火冒三丈!我一看那个黄毛开的是一辆白色的宝马,我拎着钢管就过去骂道:“妈逼的!你以为你开辆破宝马就牛逼了?!我让你牛逼!我让你牛逼!”我抡起钢管砸向宝马车,分分钟就将车砸了个面目全非!我喘了口粗气,将钢管扔到地上,过去一把拎起黄毛的领子,将他拎起来说:“孙子!你是用哪个爪子打得她?瞎了你狗眼的东西,我告诉你!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老子就让你长长记性!”那个黄毛吓得直打哆嗦,话都说不出一句,秦惜惜说:“袁野!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头也不回的说:“不行!他狗日的要是心存一点这样的念头,还会打你吗?还会倒车撞你和思璇吗?!这有多危险!你知道吗?!你马上带着思璇离开这里回家等我!”秦惜惜只好上了车,打着火说:“你注意安全!我走了!”我看秦惜惜离开,随后目光狰狞的看着黄毛说:“不说话是吧?那我就把你两只手都废了!”我抬腿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伸出脚踩在他手腕上狠狠一捻,他发出不似人类的惨叫声!我连眼睛也不眨一下,毫不犹豫的抬脚又向他另一只手踩去!这一下,把围观的人都吓跑了,这时,一个中年男人领着一帮杀气腾腾的汉子急冲冲跑来,那个中年男人大喝一声:“脚下留情!”我心念一动,心中的戾气散去多半,我一脚将那个黄毛踢到那个中年人跟前,冷冷说道:“不好意思,我越厨代庖了!”那个中年人一看黄毛身上的伤势不由得勃然大怒:“你好狠心!竟将我儿子打成这样!”我冷哼了一声:“哼,我这就够给你面子了!你再晚来一分钟,我早就把他另一只手也踩成残废了!”两个汉子抬起黄毛架上车向医院驶去。一个领头的汉子脸色狰狞的一挥手:“兄弟们!给我上!一定要把这个狂妄的小子弄死!”我仰头哈哈大笑,长啸一声:“龙纹断冥剑!”一道蓝色的光芒闪过,龙纹断冥剑瞬间就出现在我的手中,那个中年男人大喝一声抬手阻止蠢蠢欲动的手下:“慢!”他一脸悲愤地说:“小子!你告诉我!我儿子究竟为了什么才会让你下如此狠手!”我冷冷凝视着他说:“为了什么?好!我就告诉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把刚才惜惜告诉我的经过给他说了一遍,恨声说:“你儿子面对着妇女幼儿居然就敢做那丧尽天良的事!我比起他来,尚有不及!你们是不是觉得有钱就可以横行霸道?我告诉你们!你们想错了!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并且悔的肠子都会变青!来吧!让我们用一战来解决这件事情!”那个中年男人黯然叹息一声,不再言语,退到一边,那个领头的汉子一挥手:“给我上!”我不禁长啸一声,挥起龙纹段冥剑闯进人群之中,只听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和一声声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来,我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更不想造下太多杀孽,我只是用龙纹断冥剑削断他们的砍刀和钢管,另外又捎带着削去他们两节手指,同样,我也受了伤,一把砍刀正砍在我肩膀上,血瞬间流出,打湿我的衣服,点点滴落在青石板路上,夜空之中突然飘起雪花,被风卷起来到处挥挥洒洒,我看看夜空,大喝一声:“你们不是人多势力大吗!?那就快点站起来和我一战啊!”他们都满脸惊恐地看着我,一步步后退着,我握着龙纹断冥剑迎风一晃,,龙纹段冥剑瞬间回到我胸前,我哈哈大笑:“既然不肯再战,那就赶快给我滚得远远地!”蓦然之间,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惊动沉重飘雪的夜,一个人跃下越野车,,挡住他们的退路,一个杀气腾腾的声音低喝道:“这就想走吗?我还没说要放了你们呢!”我知道是冯雷来了,我一笑:“你还真是一个迟来大师!”那个领头的汉子看了冯雷一眼惊恐的话都说不利落了:“雷哥,你,你……”冯雷冷冷一笑:“我不是你哥,你是我哥,你是我爷!”话音未落,他身影一动,,只听那领头的汉子一声惨叫,,锐利的尖端透体而出,,一股血箭喷射而出,那个领头的汉子一下子疼的晕过去,冯雷面无表情的说:“既然你的人拿刀砍了我兄弟,那一报还一报,我就在你肩膀上刺个对穿!很公平的!”冯雷将嗜血的目光罩向那些吓得浑身直哆嗦的汉子说:“嘿嘿,你们谁都跑不了!”我皱着眉头说:“拜托!你再啰嗦下去我的血就快流干净了!”他回头对我一笑:“马上就好!再忍几分钟!,森然一笑:“敢在我头上拉屎的那小子是你爹吧!错了,你是那小子的爹吧!反正差不多,咱冤有头债有主,我不屑去为难那些小喽啰,你说这事咱们怎么处理吧!”也许失血过多吧,我浑身冷的只打冷战,这时,老方开着我的车来了,车嘎吱一声停住,老方和周桂华下了车,周桂华惊呼一声跑过来说:“袁野,你受伤了!你流了好多血!”我气哼哼地说:“废话,你以为我看不到吗!”她忙解下脖子上的围巾给我包扎伤口,我阻止她说:“别费那劲了!赶快带我去医院!”她依然为我包扎伤口,老方惊讶的说:“王总!你?这是……”周桂华扭头骂向老方和冯雷:“老方冯雷!我操你们亲妈!你们还在那里磨叽什么!你们狗眼都瞎了?没看到袁野伤这么厉害吗!?”我晕!这都什么人啊!,,在他脸颊上蹭出一道沟槽,鲜血立即涌出,汇成一道线似地从脸上滴落,冯雷一笑:“暂且饶了你!这事情你看着处理吧!明天之后你再给我答复!我们走!”我上了冯雷的越野车,冯雷打着火对老方说:“我们去市医院!我在那里等你们!”越野车呼啸一声窜了出去,冯雷抽出一支香烟给我,自己也叼了一支,用车上的点烟器点燃,他说:“兄弟,感觉怎么样?”我吸了一口烟说:“没事,这点小伤还弄不死我,喂,你开这么快干鸡毛啊?”冯雷说:“这算个屁啊!我当特种兵时闭着眼都能开的比这猛,要是这事赶到我刚退伍那阵,我真能把这帮孙子不漏一点蛛丝马迹的弄死!唉,现在的安逸生活已经快把我的锐意和杀气磨干净了,兄弟,哥什么都不说了!但凡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剜他一眼,打断他的话:“少给我整这些没营养的!”冯雷将车停在急诊楼跟前,我下了车,雪下得越来越大了,地上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洁白,到了急诊室,值班大夫将我的外套脱下,我扭头看了一眼肩膀上的刀伤,伤口足有十几公分长,深可露骨,幸运的是没有伤到骨头,血已经结痂,护士过来给我处理伤口后,医生帮我缝合好,并且包扎完毕,随后,老方和周桂华也来了,周桂华拎着一个服装袋,拿出一件黑色羽绒服对我说:“袁野,我见你的衣服给弄脏了,就给你买了一件羽绒服,你快穿上,外面的雪下得很大!”她帮我穿上羽绒服,我对她说:“桂华,谢谢你。”她对我一笑,爆了一句粗口:“滚你奶奶的!少和我玩虚三套!”医生开了药,冯雷接过药方,我说:“我们回家吧!”周桂华惊讶的说:“你不住院了?你的伤这么厉害?”我骂了她一句:“住你妹的院啊!走了!”

 


第一百一十四章  

………………

 

 

出了急诊楼,冯雷说:“都到我家里坐坐去吧!”老方说:“地雷,我就不去了,我儿子来了,他一个人在家里呆着呢!改天吧!”他又对周桂华淫荡一笑:“桂华,和我睡去不?”周桂华脸色一寒骂道:“你去死吧!你这个变态!”我和冯雷都哈哈大笑,周桂华说:“走,我跟你们回去!”冯雷说:“我们去玩三p!”周桂华骂道:“一帮变态玩意!好,老娘就跟你们玩三p,我就不信了,秦惜惜还不把你二弟割下来喂狗去!”冯雷讪讪的笑到:“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你老人家别往心里去!”我被这对活宝逗得哈哈大笑,可大笑的动作扯动伤口,疼得我只抽凉气,桂华忙握住我的手关心的问:“袁野,你怎么了?伤口很疼吗?”我抽出手假装摸伤口:“没事,就是刚才笑的动作太大了,牵扯到了伤口,没事。”冯雷笑道:“呵呵,这就叫乐极生悲!”桂华翻脸到:“冯雷,你什么人啊!袁野是为你而受的伤!你居然还落井下石!”我阻止她说:“桂华,不要这么说!这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谁让我们是同学,是好兄弟呢!”桂华幽幽的叹息一声,不再言语,我拿出电话给闻晴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和冯雷在一起,夜深了就不再回家了,让她不要牵挂我了。我刚打完电话,冯雷的电话也响起来,冯雷接通:“惜惜啊,不要担心,我们都回来了,一会就到家。你先安排女儿去休息吧!回家我再给你说,我挂了。”我们都没有说话,一时之间,车中的气氛有些沉闷,良久,周桂华说:“冯雷,把车停在这里吧!我在这里下车,我就不去你家了!”我纳闷的说:“桂华,你这是怎么了?”她低声说:“我,我怕你们,会嫌我脏。”冯雷没有言语,我说:“路是你自己选择走下去的,没有人会对你评头论足,你从选择这条路的第一天起,就应该会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又怎么会心生负疚之心呢?”冯雷叹息一声:“我们都是几年的老同学了,是不会对你落井下石的。”周桂华没有言语,只是凄楚无比的笑笑,一闪而过的路灯照耀下,两行泪打湿了蓝黛色的眼影……

冯雷将车开进车库,我看到,他家的客厅里还亮着蓝色的灯光,穿透迷迷茫茫的雪夜,让人心里格外的温暖宁静,我看看表,已经是午夜了。秦惜惜听到声音已经走出了客厅,她素挽云鬓,穿了一件白色的家居服,脸上的指痕还没有退却,她说:“都快进屋去,这雪下得真大啊!你们没受伤吧?”周桂华说:“惜惜,袁野受伤了。”我狠狠横了她一眼,不由得心里埋怨她多嘴多事,惜惜说:“袁野你伤到哪了?”我故作轻松的说:“一点小伤而已,别听桂华夸大其词!”我们说笑着进了客厅。

周桂华说:“我去洗把脸。”秦惜惜说:“哦,桂华你去吧!那里面有刚买的一套化妆品,效果挺不错。”冯雷说:“惜惜,女儿睡了没有?”秦惜惜点点头:“刚睡着,女儿有点被惊吓到,我刚安慰了她半天,”冯雷眼里浮现杀机,他摸摸秦惜惜的脸颊说:“惜惜,还疼吗?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你们!现在我杀了他们的心都有!”秦惜惜温婉一笑:“没事了,老公,你就不要在生气了,唉,这次多亏了袁野。不然,”我说:“你们在说这些见外话我可就走了,”冯雷拦住我说:“好好,我们不说这些了。”秦惜惜拉住我说:“袁野,让我看看你伤到哪里了?”我忙摆脱她的手:“别家!我哥会吃醋的!夜深了,给我安排间房子,我去睡了!”冯雷踢了我一脚:“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爱吃醋了?”我咳嗽一声说:“呃,咱上初二那年……”冯雷赶忙拉住我就走:“快走!我给你安排房间睡觉去!”

冯雷还是把我安排到我上一次住的那间房子里,冯雷说:“兄弟,你就委屈一夜吧!我走了。”他推门出去,我有些费力地脱去衣服,看到上身还有很多血渍,心里只犯愁,身上这么脏,这可怎么睡觉啊!这时门被推开了,周桂华推门进来,她可能是刚洗完澡,只裹了了一件白色的蕾丝睡袍,我吃了一惊,条件反射似地伸手摸起被子就往身上盖,结果触动了伤口,疼得我呲牙咧嘴的说:“你怎么连门都不敲就进来了?”她呵呵一笑:“秦惜惜把我给安排到这里,我洗完澡就进来了,你受伤了,夜里没人照顾怎么可以!”我这才猛地想起冯雷刚才说的,让我委屈一夜的用意,我心里骂道,日他大爷的,这会害死人的,周桂华说:“你怎么了?”我忙摇摇头说:“没,没什么。”她在饮水机上给我接了一杯水,又从包里拿出消炎药说:“来吃药吧!晚上我们弄两个被窝,我知道,你,嫌我脏,但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想好好的照顾你一夜。”我只好说:“不像你想的那样,”我放开遮掩着我上身的被子,拿过药来,一口咽下,我又接过水来喝了几口,她看着我说:“是不是很苦?”我皱着眉头说:“还可以,我从小就怕打针吃药。”周桂华看看我身上的血渍说:“我弄块毛巾给你擦擦身上的血渍,这样脏兮兮的睡觉都睡不舒服的。”她很快就弄来半盆热水,将毛巾洗湿,给我擦净身上的血渍,我说:“桂华,谢谢你。”她只是看我一眼,没言语。我钻进被窝,她又抱来一床被子,在我身边铺好,她也钻进被窝,默默地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快睡吧!夜深了。”她抬手关了房间的大灯,打开床头的小台灯,我闭上眼睛,她问我:“袁野,你累了吗?”我嗯了一声:“嗯,一个人打那么多人,你说会不会累?”我感觉到她伸出手来,轻轻抚摸我的脸颊,睡意袭来,我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什么,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我突然被肩膀上的疼痛惊醒,我呻吟了一声,周桂华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按亮台灯说:“袁野,你怎么了?”我擦擦额头上的汗水说:“不好意思,我把你给吵醒了。”她说:“你的伤口很疼吗?”我点点头:“没事,还能忍得住。”她说:“我给你拿两片止疼片吃。”她撩开被子坐起身,我惊呼了一声,看来周桂华有裸睡的习惯,这一撩起被子就春光乍泄,浑圆丰满的乳房暴露在蔷薇色的灯光下,谁知人家就想没事人似地,很自然的去饮水机接水,拿止疼药,我十分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说:“我说,你能不能用睡袍遮住点?我这个人抵受诱惑能力差,”她毫不在意的说:“对不起,我喜欢裸睡。你可以来一个非礼勿视,或者,”她对我妩媚的一笑:“如果你忍得很辛苦的话,也可以要我,反正十年之前我就欠你的。”弄得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尴尬的笑笑,她钻进被窝,幽幽叹息一声:“算了,我还是别在你眼前丢人显眼了,残花败柳之身,有什么好显摆的!”我解释道:“你怎么这么说?”她熄了台灯,挤进我的怀抱说:“袁野,把你的怀抱给我用用。”我只有轻轻将她抱在怀抱里,她说:“你知道么?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的怀抱可以让我如此安心的停歇。”我说:“你的青春没有几年可以让你如此挥霍了,你难道还想这样下去吗?”她沉默了一会说:“那我还能怎样啊?”我在黑暗的夜里凝视着她的眼睛说:“回头是岸!”她目光里充满惊喜的说:“你说,我真的可以吗?那谁才是度我的人啊?”我点点头:“除非你想自甘堕落。能拯救你的人,只有你自己,知道吗?”她用力点点头:“嗯,那你会帮我吗?”我说:“当然会啊,我一定会帮助你找回你以前的那个自己。”周桂华说:“我一定会改过自新的,夜深了,你快休息吧!你身上还有伤。”我嗯了一声,困意袭来,又沉沉睡去……

我的伤痊愈的很快,几天过去就已经结疤了,我想,可能和我身负那把神奇的龙纹断冥剑有关。听老方说,冯雷把那爷俩拾掇的都快屙裤裆里了,后来,他们又找了熟人摆酒宴请了冯雷,冯雷一个劲的给我打电话,让我一起去,但被我婉言谢绝了,还听说,他们为了表示诚意,还把阳谷的一个刚完工的酒店转给了冯雷。

作者简介

袁方华,笔名不诉离殇。为了生活四处漂泊,热爱文学,热爱生活,热爱苦难,心中始终有一个未曾泯灭的文学梦……

刘发坤笔名寂寞行者。就职于大型国企。也许时间喜欢爬格子,喜欢游走于江湖上水之间。作品散见于各个网站平台。


请参加第七(2018第一期)期杂志征文的作者加微信:suai_pengju以便保持沟通



《文学百花苑纸刊杂志征稿启事


《文学百花苑》2018年第一期


(总)第七期征稿启事


文学百花苑·微刊精选》是《文学百花园》、《小说大世界》微信平台合办的双月刊纸质杂志;自2017年初创刊以来,现已出版五期(第六期正在审核中),深受广大文学爱好者何业内人士的广泛好评和欢迎。最近又取得河南省新闻出版局批准为河南省连续性内刊,刊号为:00159号,使杂志的性质有了质的变化。为了适应新形势,拓展更大的区域空间,现拟定面向全国文学爱好者征集第七期稿件。


投稿注意事项


1、来稿需注明【征文】字样 +作者简介+作者生活照,否则,视为普通投稿。

2、小说、散文、故事、随笔2000字以下为宜,诗歌不超过30行。

3.10元以下打赏不返还。


1258873875@qq.com

《文学百花园》、《小说大世界》联合总编室

2018年1月1


作者必须主动索取打赏细目及稿费。

重要通知


各位作家:

经与国家级出版社协商,《文学百花苑》作家联盟理事会同意,《文学百花苑·微刊精选》综合往期内容,决定编辑出版一本名为《文学百花苑·微刊精选》年度精华本。凡是《文学百花苑》签约作家以及在《文学百花园》《小说大世界》发表过文章的作者都可以报名参加。

本精华本预计40万字,容小小说约200篇,30万字左右,散文60篇,约8万字,诗歌若干首。全书约推出180位作家。每位参选者提供三篇作品供编辑委员会选用。

具体操作办法为:作者提供文字作品,经编辑选稿通过后,签订电子版的出版协议。待书出版后,颁发烫金荣誉证书,一并邮寄给作者,以彰显文学成就。公职人员以此成就可作为升职、晋级和加入作家协会的条件之一。

每位作者应购买5本以上(包括5本)样书,图书订价每本46元(含邮费)。


 《文学百花苑》作家联盟理事会

   《文学百花苑》编辑部

2017年11月20日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