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易爱难欢 易欢 傅易城小说txt全文已完结

楼主:筱媛书吧 时间:2019-01-12 06:49:12

正文 第1章 我一个人睡可惜了


    酒店里


    柏昀脸色通红,感觉到自己口干舌燥,全身燥热。


    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有那种羞耻的想法……


    她猛然记起,刚刚那杯水。


    关易白,竟然……


    心里一凉,她骤然起身,连步伐都不稳了。


    走到门口,一开门看到一个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色眯眯的站在门口,就要伸手碰她。


    柏昀一惊,推开他,“滚开。”


    中年男人不怒反笑,势在必得,“小美人,关总把你送我了。”


    心里忽然凉了半截,但是身体不受控制的滚烫起伏。


    中年男人越靠越近。


    柏昀往后退,但是力气好像被抽干了似的。


    “你是我的了……”魔音似的话语在耳边绕来绕去。


    关易白,你就这么恨我?


    柏昀用尽全力一口咬在男人的耳朵上,一阵惊人的嘶吼传来。


    她只觉得嘴里都是血腥味,红着眼,愤怒不已。


    趁机把人推开,跑了出去,一直到关易白的专属套房。


    门没关严,她推门走了进去,就听到里面男女的调笑声。


    “砰——”的一声,柏昀一阵风似的进去,红着眼,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花瓶朝着沙发上腻在一起的男女扔过去。


    女人的尖叫响起,身上湿漉漉的,匆忙的站起来。


    关易白身上撒了水也不在意,整理了一下衣服,嘴角带着玩味的笑。


    花瓶滚到了一边。


    女人扭曲的过去拉扯柏昀,“你这个疯子……”


    柏昀心痛的滴血,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她忍着身体的不适,随手捞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砸过去,一下子砸到了女人的额头上,稍微擦伤。


    “滚出去,不然就不止这一下了。”


    女人脸上露出惊恐,看着关易白一副看戏的表情,她跺了跺脚跑了出去。


    关易白坐在沙发上鼓掌,玩味的挑眉,“柏昀,你越来越能耐了。”


    柏昀咬紧了牙关走过去,手里的烟灰缸紧紧的攥着。


    她指着他,手上颤抖,“你让我喝的那杯水,你在里面下了药,对吗?”


    柏昀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怪异的绯红。


    关易白眯了眯眼睛,一手把她拉过来环住身体,高大的身躯覆上去。


    四目相对,她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答案。


    眼泪断线,她要挣脱这个冷冽的怀抱,关易白却紧紧的搂着她。


    他讥诮的打量着,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柏昀的身体瞬间僵硬。


    但,又觉得凉意舒坦。


    这是药效的作用。她安慰自己。


    “因为我想让你尝尝柏雪死的时候的滋味,她可比你惨多了。怎么,不想让张总碰,想让我来”


    他的大手温凉触碰她滚烫的脸颊。


    柏昀浑身僵硬,脸色惨白,浑身颤栗。


    柏雪,又是柏雪。


    她的眼泪断了线似的,冷笑的看着他,伸手在他的脸上用力的抚摸。


    她咬牙切齿,“我的身体里有柏雪的心,怎么,想把你的女人送到别人床上?”


    “啪——”的一声,柏昀的脸上浮起了一个巴掌印。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只是愣了一瞬,就目光寒凉俯身看她,薄唇轻启,慢慢靠近。


    “你这么贱,只有我一个男人,可惜了。”


正文 第2章 孩子不要了


    一夜过后。


    再次醒来,阳光很刺眼,像他话里的讥讽。


    在沙发上。


    他早就离开,甚至没把她放到床上。


    一想到昨晚上的羞辱,心上就像悬了一把刀,一刀一刀的凌迟自己。


    ……


    将近一个月,关易白都没出现。


    令人忧心的事来了,自己的亲戚一向准时,却迟了两个月没来,而自己越来越能吃,忽然意识到什么。


    去了药店,买了验孕棒,立即折回。


    柏昀忐忑的看着手里的验孕棒,又惊喜又恐惧。


    两条杠。


    关易白会要这个孩子么?


    不,她摇了摇头。


    “砰…砰…”左手抚上胸口,心跳声加剧,她的心跳得很快,期待和恐惧如潮水般涌来。


    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叮的一声,手机里的新闻推送发过来。


    她下意识的点开看。


    震惊,脸色渐渐的褪去了血色。


    “著名方氏企业独生女方之源和关氏总裁关易白订婚,今日正式发表声明。”


    订婚?


    关易白要订婚了?


    难怪,难怪那么着急把自己推给别人。


    她怔怔的看着新闻里的每一个字,心上的疼越发的尖锐。


    再抬头,已经模糊一片。


    六年,她这六年算什么?


    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吗?


    柏昀压抑着暴怒,立刻给关易白打电话。


    他接起来就说:“正好,晚上跟我出去一趟,秦总有个饭局。”


    她愣了一瞬,眼泪唰的落下来了。


    “关易白,我跟了你六年,你要跟别人订婚?就把我送人?”


    “呵,别把自己当良家妇女,你不也爽了六年吗?给你找个金主能让你衣食无忧。”他漫不经心的讥讽,像是钝器慢慢研磨她的心。


    柏昀手里紧紧捏着验孕棒,嘴唇开始发抖,“爽的只有你自己而已,关易白,你现在怎么不想柏雪了?你不是口口声声忘不了她吗?”


    关易白怒极反笑,凌厉的呵斥。


    “你以为你是谁?关太太吗?你也配提她?当年死的应该是你,是你啊柏昀,你害死她,还有脸提她?”


    像是有一只手,反复揉捏她的心。


    柏昀觉得很痛,她仿佛看到那双阴鸷的眸子,狠狠地扼住了她的咽喉,冷漠又残忍。


    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身体战栗发抖。


    她发泄般的吼道。


    “我不配提她,但她死了,活着的是我,柏雪活着不喜欢你,死了也不喜欢你,你这辈子也别想得到她。”


    她挂断了电话,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她压抑的快要喘不过气。


    疼的冷汗淋漓。


    过了一会儿。


    她擦干了眼泪,骤然起身,打车去了医院。


    她要确定最后的结果,要跟他摊牌。


    做完了检查,坐在走廊的过道椅子上,麻木的在等结果。


    不经意间,她一抬头看着关易白带着方之源从科室里走出来,脸色瞬间煞白,心狠狠的沉了下去。


    他们也看到了柏昀,方之源依偎在关易白怀里,挑衅的看着她。


    “小柏姐,这么巧啊,正好跟你分享一个好消息,我和易白订婚的时候你要来呀……”


    “13号病人,柏昀。”


    护士在门口刚说完,柏昀连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直接走了进去。


    “检查结果是怀孕了,刚四个周,不过你的身体状况不好,几年前的心脏手术恢复的不好,所以有风险。”


    柏昀看着医生一张一合的嘴,脑子里全是方之源的脸。


    “我和易白订婚的时候你要来呀……”


    她声音沙哑干涩,“孩子不要了,尽快把手术做了。”


    ……


    方之源和关易白走到门口,方之源看着他的脸色难看得很,心里却忍不住的得意柏昀那副失魂落魄的神情。


    她一摸自己的手袋,诧异,“我的药呢?”


    关易白微微蹙眉,“或许是落在里面了,我进去拿,你先回去。”


    她后悔自己说出这话,关易白已经返回。


    他走到方才那个科室的时候,就听到里面生硬开口。


    “孩子不要了,尽快把手术做了。”


正文 第3章 恨你才是最重要的事


    砰!


    科室门被推开,关易白一手强健有力把她提了起来,拽了出去。


    大家认识他,面面相觑,不知道关总要把这女人带到什么地方。


    关易白到了一个无人的VIP病房,一把把她推在床上。


    她想杀了自己的孩子?真是可恨。


    关易白赤红着眸子掐着她的脖子,失去理智一般的低沉呵斥。


    “你怀孕了还想打掉孩子?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心?谁准你杀了我的孩子,你不要命了是吗?”


    “你都要订婚了,不就是让我死心吗?现在我也让你死心,祝你和外面那个女人断子绝孙……啊……”


    她猛然捂住了自己的脸,一个巴掌印出现在脸上。


    他阴鸷的瞪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你,敢动我的孩子,我饶不了你。”


    柏昀浑身僵冷,手里紧紧的攥着床单。


    她恍然一笑,“你怎么知道是你的孩子?你忘了上次你给我找的张总,还有上上次的秦总……”


    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心里一阵畅快。


    他一只手捏着她的脖子,赤红着眸子,语气低沉,“他们碰你了?他们不敢骗我,别说这些废话,我会找人查验DNA。”


    他松手,她脸色煞白,大口的喘着气,怨愤的瞪着他。


    仰头,轻蔑的看他,“让我留下孩子可以,你跟我结婚。”


    他一双眸子看着她满是厌恶阴冷,讥诮的捏着她的下巴。


    “痴心妄想,你想当关太太,下辈子吧。”


    她的心,疼的发慌。


    凭什么糟践她?


    柏昀脸色煞白,盯着他,声音颤栗,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柏雪没死,我爱你。柏雪死了,我还是爱你,你其实都知道。我只欠柏雪一颗心,我不欠你,你以为你多高尚,你的喜欢才苟且,我要离开你……”


    不知道是不是被最后一句话镇住,他的心里闪过一丝异样。


    他像是被激怒的豹子,红着眼捏着柏昀细长的脖子,恨不得一使劲,就捏碎她。


    他咬紧了牙关,眼神冷冽吓人,“离开?你做梦!当年死的应该是你,是你让她去那种地方找你,你得还债,柏昀,你欠了一条命呢,你还不清。”


    他的手慢慢覆上她的小腹,柏昀一震。


    他玩味的看着她脸上的自责和痛苦,感到酣畅淋漓。


    “乖乖把孩子生下来,我或许会考虑放你走。”


    她红着眼,心头在滴血,但是却慢慢浮起笑。


    关易白僵住,似乎不解她的笑意。


    “关易白,你永远不会知道六年前我多想活,现在我却巴不得换回那颗有病的心脏,因为那是我自己的。”


    他刚想出言讥讽,柏昀陡然提高了语调,语气凌厉,“这颗心,是柏雪自己要给我的,不是我要的。”


    愣了一瞬。


    关易白冷笑,笑里有刀,一刀一刀的割伤她。


    “我现在开始怀疑,当年欺负柏雪的几个小混混,是不是你找的。”


    柏昀看着他笑,笑的麻木,空洞,森然。


    关易白倾身上前,俯视着她,看着她的样子很不满意。


    他低头,察觉她有一瞬间的闪躲,心里蓦地腾起一股火,突然贴近她。


正文 第4章 她的戏


    狠狠的含住了她的唇,惩罚似的咬着她的唇瓣,尝到了腥味。


    她不说疼,眸底划过一丝抗拒。


    下一秒,她反而顺势搂住了他,极其强烈的回应,咬住了他的唇瓣,发泄一般。


    关易白蹙眉,感觉到身体有了反应,略有不适,强势的搂在怀里,刚要有进一步动作,听到她平静的说道:“来一次,你的孩子就没了。”


    该死的女人。关易白愤恨又不甘,却不得不止步。


    柏昀却莫名感到一阵快意,笑的得意。


    他心里却腾起一股恶意,捏着她的下巴,倨傲放肆。


    “你以为这孩子我非要不可吗?怎么,我现在就想跟我孩子见个面,你拦得住?”


    “你这才几周?我又不是不懂。”他讥讽。


    柏昀眸中微微一闪,她紧紧搂着面前的躯体,魅惑一般在他耳边轻声言:“来呀,欢迎之至。”


    他深邃的眸子蒙上一层寒意。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竟一点也不在乎孩子。


    空气中静止了一瞬。


    “砰——”门被推开。


    “易白,你们……”方之源看着他们亲密举止,她要嫉妒死了,所以她要打断他们。


    扫过柏昀的小腹,目光像淬了毒。她在外面都听到了。


    关易白从她身上起来,慢条斯理的整理衣服。


    方之源跑进来从后面抱着关易白,梨花带雨的哽咽,“易白哥哥,你别离开我,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她嫉恨的看了一眼柏昀,“都是你,你勾引易白哥哥,最好滚远一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柏昀看着她手里的药,眯了眯眼睛,轻笑。


    “心脏病啊,你能活多久啊,你有命不放过我吗?”


    “你……”


    方之源脸色煞白,一口气没跟上,晕了过去。


    呵,比林黛玉还脆弱。


    关易白蹙眉,焦急的抱起她就跑出病房,目光焦灼,仿佛抱着一个易碎的珍宝。


    “医生……”


    柏昀感觉到温热一点点的冷却,只剩下浑身的冰冷。


    心脏病,关易白宁可娶一个有心脏病的人,也不肯娶她。


    她深吸了一口气,眼泪流淌下来,积蓄了已久的情绪全都迸发出来。


    凭什么?


    就凭她活该吗?


    许是怕她逃,关易白安排了保镖随时跟着,把她送回了公寓。


    接下来的一个月,除了每天都要过来的家庭医生程晗,关易白都没有出现。


    但他频繁的出现在各大杂志媒体上,和方之源出双入对,宣布着自己的订婚日期。


    她已经淡然。


    程晗刚走,方之源就登门了,柏昀不欲开门,方之源却一再的按门铃,聒噪的很。


    方之源一进来就审视着公寓,随后把目光放在柏昀的肚子上,紧紧的盯着。


    柏昀站在二楼,方之源不紧不慢的走上去。


    柏昀蹙眉,“你来做什么?”


    方之源勾唇,“我来看看我未来的孩子。”


    柏昀脸色一变。


    “小柏,你还不知道吧,易白答应我了,等你的孩子生下来,就给我养,至于你,哈哈……”她仰着头笑。


    柏昀咬紧了牙关,身体忍不住的颤栗。


    他只想要孩子。


    “不过你也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只是难免有些疏漏的,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比如说,忽然从楼梯上滚下去,忽然被开水烫到……”


    柏昀一手勒紧了她的衣服,拽到自己的面前。


    目光狠厉的盯着她,“方之源,你敢?”


    她可以自己选择不要,但是如果要了,她会拼了命的保护。


    方之源冷笑的看着她,“柏昀,你和柏雪费劲了心机得到关易白,我只有看的份,现在不一样了,我也要让你尝尝这滋味。”


    “啪——”柏昀一个巴掌打在她的脸上,“你不配。”


    方之源一把揪住柏昀的头发,薄唇轻启,目光狠厉,“我不配?”


    她拍了拍柏昀的脸,倨傲的挑着眉,“反正将来我不会让这孩子好过的,不止如此,易白答应我,等你生完,要让我跟你的心脏配型。”


    心猛然下沉。


    “不可能,这颗心是我姐的,我死都不会给你,方之源,你以为他会娶你吗?孩子生下来,我们才是一家人。”她挣开方之源的手,故意激怒她。


    呆滞间。


    方之源狠狠的捏住柏昀的手腕,柏昀吃痛,想要挣脱。


    不经意间,方之源拽着柏昀去往楼梯那边走去,柏昀要护着孩子,脸色煞白。


    “来人……”她怕被推下去。


    这个疯子。


    话还没说完,方之源扯着柏昀的衣服,嘴里念叨着,魔怔了似的,“所以啊,我不能让你的孩子留下。”


正文 第5章 如果开始 那就结束


    方之源企图把她推下楼梯。


    柏昀惊恐的往后退。


    两个人正争执中,忽然听到门口传来动静,声音越来越近。


    就在此时,方之源眼里闪过一丝不甘,松开手,尖叫一声,从楼上滚了下去。


    门正好打开。


    方之源痛苦的趴在地上,捂着胸口,“救命——”


    关易白目光冷冽的扫了一眼柏昀,快步过去把方之源抱起来。


    “柏昀,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他薄唇轻启,如刀锋般划过她的心。


    柏昀紧紧攥着栏杆,现在都心有余悸。


    方之源哭着瘫软在关易白的怀里,“易白,我只是来探望小柏姐的,她不是故意把我推下来,幸好你来得及时……”


    她一抬头,恰好让关易白看到了脸上的巴掌印。


    呵,敢情这是一出戏。


    柏昀冷笑,“我可不是推得,我是踹的。”


    关易白赤红着眸子,呵斥她。


    “她要是有事,我不会放过你。”


    他抱着方之源就要出去。


    “易白,我有话跟你说,到晚上,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去找媒体曝光。”她威胁。


    这段时间通过恩爱塑造的形象,他不会不顾吧。


    关易白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一直等到后半夜,本以为他不会回来了,可是门开了。


    喝了点酒,他顺手把衣服扔在一旁,而柏昀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灯光照在她的脸上,惨白一片。目光十分平静。


    他心里一咯噔,心头划过一丝异样。


    “有话赶紧说。”


    柏昀抿唇,颤抖着唇角,“关易白,你放过我吧。”


    关易白一僵,皱眉,“放过?柏雪白白死了?你高兴了?”


    他冷笑,讥诮,而后愤怒的捏着她的脸,“我没跟你计较白天的事,你还想走?别做梦了。”


    她想起方之源的话,这颗心,他要给方之源。


    柏昀什么都不想解释,她深吸一口气,“你到底怎么样才会放过我?”


    他慢慢靠近她,带着渗人的寒意,在她的耳边停下,如同地狱的幽冷,让她浑身颤栗。


    “你走可以,把心留下,我要这颗心。”


    他要她死。


    柏昀没有动,浑身僵硬,从脚底下渗出一丝丝的寒意,慢慢渗透到了骨髓,到了心脏。


    总以为有一天会看到她的存在,原来只是她的痴心妄想而已。


    两人不欢而散。


    本以为他能离开,等她洗漱完发现他还没走。


    关了灯,他从后面抱住她,大手覆盖在她的小腹上,强势又霸道。


    天刚亮,床边空荡荡的。


    她起身,洗漱完出门。


    保镖给关易白打电话,彼时,他正开会,无所谓的应付着,“跟着她就行,别走丢了。”


    刚散会。


    倏尔,他脑子里闪过什么念头,脸色一变,给保镖打过去。


    语气凌厉,“她现在去哪儿了?”


    “去了一家媒体公司。”


    “操——”他恨不得把手机摔得七零八碎,这个女人,就是两面三刀,她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


    如果她在面前,他恨不得撕碎了她。


    他拿着车钥匙就走了,驱车赶往保镖发来的地址。


    想拿孩子要挟他?


    这个贱人,真是痴心妄想!


    ——


    柏昀坐在沙发上,看着以前工作的地方,还有很多熟悉的面孔。


    “小柏,你真该回来,你负责的那一个版块,现在的业绩可真是……一言难尽……”以前的上司万荣惋惜的看着她。


    “我来告诉你一个重大的消息……”


    我想回来工作……


    她刚一开口,就听到门口砰的一声。


    关易白鹰隼般的目光冷冷的看着她,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柏昀脸色骤变,咬紧了牙关坐在那里,浑身颤抖。


    万荣不解,“关总,你怎么……”


    关易白冷笑,没有理睬万荣。


    他捏着她的手,咬牙切齿,“真他妈贱,这种手段都能用上?”


    柏昀脸上火辣辣的,心疼的发慌。


    像带着倒钩刺的针,刺进去,拔出来,鲜血淋漓。


    她忽然有一个念头。


    柏昀抬头,看着对面的万荣,语气平静。


    “我怀孕了,是关易白的,我要跟他结婚。”


正文 第6章 我要结婚


    “睡了你的人那么多,随便怀一个想赖上我?”


    每个字,都像一根针,狠狠的扎在她的血肉里。


    关易白一把把她拽出去,他不想让她说出些让人生气的话,怕会忍不住动手。


    他要再次警告她。


    “啊——”柏昀脚下一滑,一下子撞在了桌子角。


    他的手空了。


    一瞬间,似乎连疼痛都没有感受到。


    关易白震惊了一瞬,然后过去扶起她。


    “来人,打电话叫医生——”


    很快乱起来了。


    ……


    他心里有一瞬间的慌乱,却让自己镇定下来,看着万荣,“今天是个意外,如果传出去,你这里明天一定会关门。”


    该警告的忘不了警告。


    ……


    柏昀的意识重新聚集,额角的温热和疼痛一瞬间涌来。


    幸好,幸好滑倒了。


    不然,撞到的就是自己的肚子。


    关易白起身,看着她痛苦的模样。


    她是装的吧,连流泪也是装的。


    以为用这种方法能让他心软?


    自作自受。


    柏昀目光迷离,看着他转身离去。


    过了好一会儿,她缓过来。


    知道孩子没事,柏昀松了口气。


    “小柏啊……”万荣做媒体这么多年,一眼就看透了他们的关系。


    柏昀扯了扯嘴角,“他不是故意的,刚刚是我没站稳。”


    确定自己没事了,柏昀提出要回去。


    关易白的司机在外面等着。


    她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有些眼熟,曾经在关易白的公司见过。


    车子启动,速度有些快,她蹙眉,是去郊外的方向,忽然警惕起来。


    “停车,这不是回公寓的方向。”


    “关总让我带您去一个地方。”


    柏昀浑身开始紧张,血液一下子往上冲,扳着门,镇定里带着恐惧。


    “停车,我要回去,我要见关易白。”


    司机根本就没有听,一直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柏昀拿着电话的手微微的颤抖,很快就通了电话。


    “你想杀了我?你就是恨不得我死是不是——啊——”柏昀喊完了这一句,车子一个转弯,手机掉在了下面。


    “神经病。”关易白听她莫名其妙的骂完了,她又发什么疯?


    刚刚又不是故意的。


    他挂断了电话,很是烦躁,他真是厌恶极了她这幅样子,下贱的很。


    她捂着肚子不敢弯腰,脸色开始发白。


    恐惧,害怕,一下子涌上心头。


    宝宝,妈妈现在怎么办?


    车子猛然停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门口。


    司机下车,粗鲁的把她拽出来。


    “啊——松手,我怀孕了,关家知道了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声音都开始发抖。


    “呵,这是关少爷命令。”


    ——


    保镖发现不对的时候,车子已经走了,他连忙给关易白打电话。


    “废物。”


    他呵斥了一句,车立即折返,连闯红灯,脑海中不断浮现她痛苦的模样。


    心底忽然恐惧。


    她重要吗?她不重要。


    他在乎的是孩子。


    ……


    柏昀看着那三个男人,还有那个司机,她一步步的后退,护着自己的小腹。


    “别动我,我可以给你们……给你们钱。”


    她恐惧,无比恐惧。


    关易白,你到底想怎么样?


正文 第7章 我错了


    柏昀的身体不断地颤栗,她害怕,恐惧,孩子怎么办?


    她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肚子,咬紧了牙关,鼓起勇气,眼泪安静的流淌,卑微的祈求。


    “请你们转告关易白,我一定听话,我不去曝光了,他想和谁在一起都可以,我不当关太太了,我错了……”


    我错了,错了六年。


    心如刀绞。


    三个男人目光猥琐的打量着柏昀,她月份尚浅,看不出肚子。


    光看姿色,也是难得一见。


    那个司机冰冷的站在那里,语气冷硬,看着三个男人,“关总的吩咐,这次一定要让柏小姐长个教训。”


    “放心吧哥们,这事我们在行,一定让关总和柏小姐都满意的。”


    其中一个男人摸着下巴,目光迷恋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


    三个男人不断的靠近,柏昀不断的往后退着,她没看见后面的椅子,差点被绊倒。


    她惊吓的苍白着脸,知道这不是一场玩笑。


    她看着那个司机,他有话语权。


    “我要见关易白,让他来见我。”


    司机轻蔑的看着,其中一个男人往前一步,狠狠的捏着她的胳膊,往仓库里面走。


    她拒绝,挣扎,又不敢动作太大。


    “放开我——”她喊着,哽咽着颤栗,小心翼翼,“我要见关易白,我知道错了……”


    仓库里面有一张小床,一张小桌子,里面弥漫着一股泡面的恶心发霉的味道,她被甩在那张小床上。


    可能是动作幅度较大,她的肚子猛地一沉,她连动都不敢动。


    脸色白的可怕,她连呼吸都格外小心。


    “柏小姐,关总说,当年柏雪经历过的,也想让你尝尝这滋味。”


    司机语气平静,如同一双手扼住了她的咽喉。


    绝望,如同溺水的人,一点点篡夺了嘴里的空气。


    心,疼得要命。


    他能把她送给那些老板,也能把她送给这些混混。


    她比不上柏雪,只要她得寸进尺,他就能毫不犹豫的砍断她伸出的爪子。


    眼泪模糊了眼眶,她咬着下唇,看着三个男人越来越近了。


    肚子下坠的疼的厉害。


    她猛的看到右前方的半人高窗户,年久失修,摇摇欲坠。


    柏昀安静下来了,目光迷离。


    一个男人不怀好意的开始解自己的皮带,“哥们,我先……”


    “凭什么啊,这么好的货,要上一块上啊……”


    另外两个对视了一眼,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就在一只手要碰到她的时候,柏昀猛地站起来,迅速的跑向了那扇窗户。


    “操,贱人——”男人骂了一句,就要追过去。


    柏昀踩着下面的箱子,爬上了窗户。


    她猛然看见仓库外面一辆车,关易白站在旁边打电话。


    原来他就在外面看着。


    她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捶了一下,痛的说不出话,也再也不想说了。


    关易白也看见了她,目光一松,就要走过去。


    没事就好。


    柏昀却慢慢站在那窗户棱上,摇摇欲坠,目光凄婉决绝。


    如你所愿,这颗心,给你了。


    关易白脸色微变,停下脚步,看着她,料是知道她要做什么。


    虽然只是一楼,一米多高,但她怀了孕……


    “不准跳——”


    他语气强硬,那一刻,心是提起来的,担忧也只在一瞬间,因为下一刻,他就看着那个身影一跃而下。


    他的喘息声静止了,震惊愕然,目光猩红。


正文 第8章 孩子不是你的


    柏昀再次醒来的时候,小腹疼的抽搐,忍不住蜷缩起来。


    她下意识的去摸,肚子平了。


    愣了一瞬,那些记忆让她的眸子瞬间红了。


    无论卑微如尘土,无论张扬如烈日,他都不会看她一眼,这么多年的坚持,像是映射着她的可怜又可笑。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每本小说需要团队很费心的整理,资源有偿低价分享(全文3.99元),客服微信594338337(伸手党和秒删党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由樱桃团队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