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你的大腿内侧颜色越深,说明你的老公越......

楼主:每天成功智慧 时间:2019-08-12 08:22:29

我叫安澜,在H区一家医院当护士。我老公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月薪三万。一切看似美好,其实并不然。我老公是个性.无能,我结婚三个月,依然是个处女。

我们是通过婚介中心认识的,老公冷宁泽人长的帅气,工作家庭都比我好得多,当时以为找到一辈子的幸福,却没想到要守一辈子的活寡。

周五那天,病患较少。一直很照顾我的副院长刘鹏让我提前一个小时下班,回家休息。我谢过副院长,最近也的确因为老公的病有些伤神。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我推开家门的时候,婆婆不在家。老公和我的房间门敞开着,门口一双天蓝色的恨天高好像和我挑衅一般的立在那儿……

“啊……你好坏哦……轻一点……嗯,每次都这么凶!”

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传入耳膜,甜腻暧昧的让人脸红。这是在我的卧室里传出来的声音……

还来不及反应,我已经听见我老公冷宁泽低声喘息的叫着:“我的小宝贝儿,我是太想你怎么办呢?一个星期才能见你一次,我根本控制不住想多疼你几次。”

顿时,我明白了,我那性.无能的老公出轨了。

推门进去,眼前的一幕实在香艳。宁泽愣愣的看着我,而后扯过一件外衣披在身上,开始抽烟。而那个躺在我婚床上的女人用我的婚被遮住身子,瞪着眼睛丝毫没有悔意的看着我。

她叫栾天娇,老公公司董事长的千金。

一个从小就没有和任何人道过歉,只知道抢别人东西的女人。据说在美国长大,最喜欢亚洲帅气性感的男人。老公能为她看上,说明老公的床上能力一定不赖。

“你不是性.无能!”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顾不得像那些发现老公出轨以后哭天喊地的女人一样,发泄,咆哮,而是流着泪只想弄清楚真相。老公捏灭了烟蒂,犹豫了下站起来,扯着我的胳膊把我拽到客厅。

“别闹好吗?有什么话我们以后再说。”

他看着我的眼神很纠结,好像在祈求,又好像在怨恨我再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而我红了眼眶,双手紧紧的握了起来。我真的很想把这个自认为很幸福的家砸碎,也砸碎自己关于未来和宁泽所有的梦想。可是我没有忍心,和许多刚结婚的女生一样,我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冷宁泽,为什么?”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抓住这个我虽然一次没有过肌。肤之亲,却已经把他当作一辈子依靠的男人的手臂,无力地晃动。

“为什么这么对我?你不是不行么?难道你只是对我没有感觉?”

冷宁泽被我问的有些语塞,从结婚到现在,我无数次的安慰过他:“宁泽,没事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什么病都能治好。”“我不会离开你的,咱们可以等治好之后晚一点要孩子。”“我爱你,老公,就算你这么抱着我,我也觉的好幸福。”

天知道我多么珍惜这么家。多么珍惜他!

“没错,他就是不喜欢你。宁泽早就和我说了,就算和你躺在一起,也完全提不起兴趣。”栾天娇穿好衣服,踩着恨天高走到我面前,她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名牌服饰衬托的气质此刻是那么的刺眼。我知道,我自卑了。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冷宁泽。一个妻子让自己的丈夫完全提不起兴趣,伪装性.无能三个月,我究竟有多糟糕。

那个晚上,我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不吃不喝。

婆婆好说歹说,我才把门打开。毕竟是长辈,站在门口一个劲儿的敲门,我在床上实在躺不下去了。

其实从结婚到现在,婆婆对我一直不好,开始是嫌弃我的学历不如她儿子,所以我和宁泽交往的时候,来婆婆家她也从不招呼,更别说做饭,宁泽说他妈妈在外企当一辈子领导,习惯了端着架子和人打交到,让我不要介意。

不过今晚,看到我哭的眼睛都肿了,婆婆的话还是很暖心。

“澜澜啊,不哭啊,妈向着你。咱们做女人的,结了婚就不能轻易离婚,宁泽这病,一定治得好。”婆婆的话让我恍然明白,冷宁泽并没有告诉他妈妈真相,他这是顾忌我的自尊么?

“哦,妈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我努力的笑了一下,知道一定比哭都能看。

婆婆立刻说:“那就好,有事咱们慢慢解决,对了,今天晚上宁泽不在家,我一个远方侄子要来我这借助一个晚上,他还没下地铁,你做点吃的,一会咱么一起吃个夜宵。这人啊,就是不能不吃饭。”

其实,我今天真的是没有做饭的心情,但是婆婆说了,我又不能拒绝。我们家的厨房是敞开式的,基本上属于欧美风,婆婆和他的远房侄子一进来,就看到了我。

婆婆赶紧喊我,笑着说:“这是刘宏东,这是我儿媳妇安澜。”

我心情不好,自然没有精神寒暄,只是微微笑了笑:“你好,饿了吧,我再炒一个菜。”

刘宏东长的高高大大的,也很胖,看着我憨厚的一笑,大声的说:“嫂子你忙,我不饿。”

我继续做饭,心中想的全是冷宁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难不成又去找那个董事长千金。我闭上眼睛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真的快疯了,就那么如胶似漆么?”

饭菜做好了,婆婆让我去给冷宁泽打一个电话。我不想去,她看着我,又看着刘宏东,那眼神不说话我也能理解,就是觉的家里有外人,别扭捏让人笑话。

没有办法,我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起身,我给冷宁泽拨通了电话。

“喂,你在哪啊?回来吃饭吗?”

电话那边,冷宁泽似乎有些醉醺醺的。“安澜……呵呵,你恨我么?”

“你表弟刘宏东在咱家,我不想和你吵架,你早点回来。”挂了电话转过身我看到婆婆满意的点了点头。其实我真的不是为了别人而活的,但是结婚之后我和老公一直没有和婆婆分开住,婆婆又是很强势的那种性格,我懒得争吵也自然就习惯委曲求全,图个家和万事兴了。

吃过饭之后,婆婆让我回房间睡觉,说今晚碗筷她来洗,我也觉的头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回到卧室倒头就睡。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抱了我一下。

“你回来了。”我委屈的哭了,转过身一下子把‘宁泽’抱住了。不对,宁泽没有这么胖,这不是宁泽!我吓得妈呀一声,急忙跳下床打开了灯。

刘宏东坐在床上,尴尬至极的不敢看我。

“流氓,你等着住监狱吧。”我气的浑身发抖,转身想去找婆婆,却没想到刘宏东给我使个眼,压低声音说:“就是她让我进来的。我不是他侄子,我是他雇来的。”

我真的被气炸了。

推门就冲了出去,婆婆就站在客厅里观风,看我出来吓了一跳。

“安澜……你……”

“你不配做一个婆婆。”从未和婆婆大呼小叫的我真的再也忍受不住了。很明显,婆婆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净身出户,说我出轨在先,都领到家里来了。看来,宁泽今晚上是故意不回来的。我苦笑着摔了我和宁泽结婚买的小玩偶,发疯的砸了家里一直很珍视的玄关。婆婆呆呆的看着我,可能从未想过自己逆来顺受的媳妇有一天也会在她的面前作出这样的事。

“我怎么不配做一个婆婆了。你配么?你……你结婚才几天啊,就把男人领到家里来了!”婆婆反咬一口,掐着腰要和我理论。我当时差点笑了起来,指着屋子里的刘宏东喊道:“这是你的远方侄子吗?他说了,不认识你。”

“你,你收了钱你竟然……”婆婆顿时脸有些绿了,毕竟做贼心虚,又担心老来晚节不保。只能又好声好气的安慰我,说:“你先别生气安澜,你听妈说。”

“妈?不要这么说了,你会把陌生的男人送上冷冰倩的床吗?”我此刻心都死了,冷冰倩是老公的妹妹,婆婆的心肝宝贝。

婆婆看我彻底的火了,也就索性不再掩饰自己的不满,直接让刘宏东滚出来走人。刘宏东吓得赶紧跑,没想到一推门正撞上冷宁泽,婆婆趁机大喊:“抓住那个混蛋,他和你媳妇偷人。”

“你血口喷人。”我气的浑身发抖,刘宏东撒腿就跑。

我追不上,连个说理的证人都没有。我看着冷宁泽,他走了过来,冲我挥起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落在脸上,我心都碎了。

“就这么需要么?”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我,仿佛这一天来做错事的都是我一个人。

“你打我?”我捂着火辣辣疼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冷宁泽。他落下手臂,垂下眸子冷冷的说:“以后不许这么和我妈说话。今天的事,我可以当没发生过,你也不要想白天的事。”

我当时真的无语了,看见的事情可以不想吗?知道的事情可以装作不明白吗?

“我们离婚吧。”

我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眼泪不听使唤的往下流。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婆婆,这样的丈夫,我还如何继续生活下去。我说完之后,头也没回进了卧室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一件接着一件,有宁泽买给我的,也有我买给他的。

冷宁泽走了进来,我这才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气。他关上门,走近我。

“不要闹了,这件事我以后会和你解释清楚。”

“还解释什么?你出轨再先,你妈为了让我净身出户,不惜雇人说是你表弟……”说到这里,我突然恍然大悟般的瞪着冷宁泽,他不敢和我对视,转过身低声道:“你又发什么神经。”

“原来,你们一起陷害我。”我冷笑着扯过他的衣领,一字一句的问:“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说你表弟刘宏东在咱家,你竟然没告诉我,你没有表弟叫刘宏东。”

“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他脱口而出,我笑着说:“难道是后悔了,对呀!我和你还没离婚,你要是这么背上绿帽子得有多可怜啊!”

“安澜,你怎么变的这么伶牙俐齿的。”

冷宁泽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仿佛此刻的我就是个他不认识的陌生人。

“我变了?我告诉你,我一直都是这么性格,只是我想和你过日子,我知道我得忍耐,我要和你家里每一人好好相处,但是我现在明白了,你们家里根本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说完这些,我拎着收拾好的东西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家门。

结束吧,这样的日子过下去还有意义么?

我跑出了家门,冷宁泽没有出来追我。唯有婆婆絮絮叨叨的站在门口骂了几句:“走了就别回来!”“你以为你多了不起啊!”……

都说嫁出去的女人是泼出去的水,当我第一次因为家暴流落街头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句话是多么的经典。

我不能回家,这大半夜的,我要是哭哭啼啼去敲娘家的门,父母看我这衰样指不定伤心到什么程度。我嫁给冷宁泽,我妈曾经说是她信了大半辈子的佛,修来的福分。现在,我真的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告诉她我在婆家挨了打,被算计……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打了个出租车直接去了单位。

我们医院的床位一直很紧张,但是护士办公室的桌子可以勉强睡一个晚上。

等明天天亮了,我再回去和我爸妈好好解释。

眼睛哭的通红,我怕被值班的医生同事看见,就三步两步的赶紧去了医院洗手间,没想到这急匆匆的走,竟然装在了什么人身上,我疼的哎呦一声,抬头一看竟然是副院长刘鹏。

刘鹏今年三十二岁,已婚。在医院人缘很不错,人长的干净利落,也特别会来事,不管是领导还是下属,都跟他走的很近。刘鹏对我尤其照顾,每次单位有什么奖金之类,都会替我争取。其实作为女人,在单位上班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男同事对自己好,你总不能一个巴掌打回去。有时候,这种照顾会让你在工作中减少不少阻力,所以我对刘鹏也一直是客客气气。

“这大晚上的,你怎么跑回来啦!”

下午那会儿,他看我脸色不好,让我直接走人。

这会儿看眼睛红红的,大概也猜到我是和老公吵架之类,我没回答,低着头去洗脸。因为平时很少化妆,所以这个时候洗脸倒是不会那么尴尬。白里透红的皮肤加上不错的无关,让我在深夜的镜子前面,有些梨花带雨的美丽。

刘鹏从身后看着我,我从镜子里看着他。

“让你见笑了,副院长。”

我小声的说,转身抽了张纸巾。

“他欺负你了?”刘鹏皱着眉头看着我,仿佛很生气的样子。

“没有。”我不是那种和老公有什么不愉快就出来胡乱讲的女人,不过这次的事情也确实让我寒心。

下午回家撞见丈夫出轨,晚上我连一口饭都没吃,大半夜被婆婆设计的圈套吓得要死,最后还挨了一巴掌!这一切的一切真的让我觉的,如此婚姻,实属遭罪。

副院长刘鹏一直盯着我看,还走过来站在我面前:“小澜,如果有不开心的事应该说出来,我觉的你这几天情绪一直不好,没事,今晚我加班,正好你也回来了。走,咱们去外面的小卖店买几罐啤酒,一边喝一边聊。”

说起喝酒,我倒是有点兴趣。

别看我平时很少和姐妹们去唱歌或者夜店玩,但是我酒量好可是出了名的,这喝酒是有遗传基因的,我爸爸就能喝酒,我爷爷以前在农村造酒。一来二去我娘家人过年聚会,每个人都会喝几杯,久了,就喜欢了。

“不好吧,让你破费,要不我请客。”我也真的有点饿了,索性要去代劳。

“怎么能让你买呢,要不,你陪我去,走!”刘鹏爽朗的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走出医院直奔门口二十四小时开门的小超市。他一路上不住的和我他自己的事,其实我知道刘鹏结婚了,不过妻子常年在外地。他说两个人感情不好,要不是因为孩子,真的不会在一起了。

“是不是有了孩子,男的就会有责任感。”

我想起冷宁泽,想起他身边的栾天娇,心中说不出的懊恼。假如我和宁泽有一个孩子的话,那个栾小姐应该也就没有机会破坏我们的婚姻了。至少,宁泽会在乎我多一些吧。想来自己真的是很在乎这段婚姻的,就算母凭子贵,也觉的是一种幸福。

其实像冷宁泽那种男人,说不出哪里好。但是就是很吸引女孩子,当初我见他的第一面,就觉的假如能和他结婚,做牛做马都愿意。

“这个……”刘鹏听了我的话,笑了笑:“那你和老公生一个孩子,试试看了。”

就在肩膀不住颤抖地时候,刘鹏突然放下手里装啤酒的塑料袋,猛地从身后抱住了我。双手死死的扣在我的胸上,接着就是狠命的揉……

“啊……放开我……刘院长你干什么!”

我拼命的挣扎,惊慌失措。刘鹏知道我不敢大声的叫喊,因为他是我的领导,我要是把他弄得身败名裂,他天天找我麻烦,我这份引以为荣的工作自然是不好干了。可我也不想让他白占便宜,使出浑身的力气想要扳开他的手。“刘院长,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喊救命了!”

“小澜……别……我知道你想要……来,我和你一起快活一下!”他一边重重的喘息着,一边把我往黑影儿里面拖。嘴里还不住的说:“你这小美人儿,劲儿还不小。知道不,我天天看你一个人郁郁寡欢,就知道你老公肯定满足不了你。来……我给你!”

刘鹏一边说一遍隔着裤子做那种恶心的动作。

我真的受不了了,遇上这种色.魔领导,就算是鱼死网破我也拼了。可男女之间的力量实在不成对比,我眼看就要吃亏,正打算喊‘救命”引来值班保安,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救了我一次。

我抓着电话放在心口,看刘鹏一脸垂涎的松开了我。我知道他不敢动我了,急忙抱着手机跑到路灯下面,惊魂未定的接听道:

“喂……”我颤抖地声音让电话那边的人意识到了什么,紧张地问了一句:“你在哪里?”

宁泽?

我这才发现电话是冷宁泽打过来的,心好像刀割一样,唰的裂开一道口子。不疼,很凉很委屈。

“我在,我在单位……你怎么会打电话来?”

我知道刘鹏不敢动我了,抱着电话赶紧跑远。黑影处,刘鹏气的压根痒痒。他知道他的色心已经暴露,忐忑着我会不会把他的丑事抖落出去。

冷宁泽好像在开车,他告诉我原地别动,二十分钟他就到。

我一瞬间发现自己是那么依赖他,一句话而已,我就乖乖的像个木偶在医院的门口一直站着。直到他推开车门,我才慢吞吞的走了过去。冷宁泽看着我,眼睛一瞬不瞬。我被他看的有点心慌,再想起刚刚刘鹏抱我的事,更是觉的胸口说不出的堵。

“能带我吹吹风吗?”

我一边说,一边坐上副驾驶的位置。宁泽没有说话,算是默认,我坐进车里,看他帮我落下车窗。说真的,从结婚到现在,我们两个都很少单独相处过。每天上班下班,然后回到家里又要看婆婆的脸色。她是很古板的人,不喜欢儿媳妇在自己的面前和丈夫走的太近。我为了讨婆婆欢心,就一直按她的喜好做事。

说真的,婆婆今天设计让我净身出户,我也真是醉了,后悔自己之前一直讨好她,现在没赚到半点好处,竟然走到了离婚的边缘。

冷宁泽带我散散心,看着这个繁华寂寞的城市夜景,想起自己这一天来遭受的委屈,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脆弱的情绪,低下头抽泣起来。冷宁泽看我哭的厉害,就把车停在路边。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然后他慢慢地凑了过来,按住了我的头。就在嘴唇快要接触到嘴唇的瞬间,我突然推开他,重新坐好。

“别拿出这幅深情款款的样子,下午才出轨,现在就来亲我。”我生气的皱着眉头,厌恶的把脸转向窗外。

冷宁泽竟然笑了一下,拉过我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他说:“安澜你感觉一下,这颗心是不是你的。”

说真的,面对一个眼见为实,滥情出轨的男人,我竟然还抱有一丝他只爱我一个人的幻想。

“别骗我了,我不瞎,也没失忆。”

我无奈的转过身,眼泪在眼中直打转。刚刚从家里出来,我已经是气晕了头,下定决心要离婚的。

可是现在,提起那个和我恋爱一年,结婚三个月的男人,我的心就好痛好痛。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