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微风有起时01

楼主:静悠2015 时间:2019-10-16 11:44:02

01

夜灯下,列车迎着稀薄的光缓缓驶来。

站台上的人依次排起长队,车身停稳车门打开,穿着制服的小哥“咣当”一声放下踏板。莫安琪踩着踏板上车,乘务小哥提醒道,“换下票。”

莫安琪从口袋里掏出车票来递了过去,坐火车卧铺就是这样,上了车,乘务员会将新上来的乘客手里的纸票车票换成张卡片,快到站了再给换回来。换票时能及时提醒乘客准备下车,免得一觉睡过头,过了站。

车厢里还亮着灯,过道没有人乱走动。窗帘已经放下了,天空的蓝色,洗得有些发白了。她走到第一扇窗前掀起窗帘望出去,送她的人果然还在,她挥了挥手,那人便笑了起来。莫安琪却鼻子发酸,火车启动,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夜色浓得湮没了站台,她才放下窗帘数着床号牌寻找铺位。

夜已经深了,车厢里没睡的人还挺多,坐在下铺也不聊天,有些还把目光朝她投过来。

她买到的是11号上铺,铺位在车厢中间,她拧着行李好不容易挪到铺前,眸光一扫,下铺上也坐着两个人。其中有个正拿眼看她,目光直截了当,不似打量陌生人,倒像是审视。

这车厢不太对……莫安琪脑子生生蹦出个念头,连带着眼皮也跳了两下。她抿了抿唇,转身欲把自己的东西放到行李架上去,耳边传来一声低喊,“我饿了。”

那声音离得不远不近,声音落了再没任何动静。莫安琪却不敢动了,她怕她一动,就会生出什么事儿来。

“我饿了,我渴了,警察也要尊重人权。”

“哐当当……哐当当……”

车厢里的安静被打破,莫安琪分辨出那一阵阵脆声,是金属撞击时才能发出来的特有音质。她回过头去,一眼看见床架上的的铁镣,不知道是不是灯光作用,明明是黑色,却仿佛闪着侧侧寒光。

“安静点,别人都休息了。下铺里有人起身对着中铺的方向道。

莫安琪这才看见中铺上睡着人,只是那人被盖得严实,就露了脑袋出来。知道身处何境,莫安琪反倒安下心来。车窗下的小几上,摆着几只水杯,杯里一半都是大片的茶叶,几下有只开水瓶。这个点,餐车应该歇业了,莫安琪动了动,记起手上的袋子,没多想递了过去,“我这里有吃的,你们看看,有什么能给他吃的。”

  “不用。”有声音干脆地拒绝,“木林,去拿个鸡蛋拿瓶水来。”

  “是,修哥。”站着的小伙绕过莫安琪朝一旁的铺位走去。

   莫安琪讨了个没趣,拿眼去打量拒绝自己的人,利落的短发,低着头看不清脸。上方的床铺挡住了灯光,让他整个人隐在幽暗之下更显深沉。

  车灯“刷”得熄了,只剩下地灯闪着绿光。等眼睛适应了黑暗,莫安琪把手上的东西都扔上了行李架,然后脱鞋爬上铺。空间确实窄,她缩着身子铺好被子,又放平枕头,躺下身去,看着黑黑的车顶。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厢里静得仿佛所有人都睡熟了。她翻了个身面朝外,不自觉朝下看了眼。先前坐在11号下铺的人,不知何时挪到对面的铺位上去了,握着手机,手机屏亮着的光映得轮廓清晰起来。

  莫安琪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回了几条信息又看了会新闻,屏幕光扎着眼睛有些不适,她装回手,闭上眼,慢慢酝酿睡意。

  她是个认床认环境的人,想着这车厢里那么多警察,应该没有坏蛋敢出没了。于是放松下来,竟慢慢入了梦。等一觉悠悠醒过来时,列车长鸣灌耳,让她恍惚了片刻,不知今夕何夕,又要去到哪里。

  “木林,让大家都打起精神,火车快进站了。给家里打电话,看看车到位了没?然后把人带下铺,做下车准备。”

  “是。”

  金属撞击特有的响声一点点将莫安琪的心神拉了回来,她撑着胳膊起身,看见铺下站着的几个人,个个提着气盯着中铺上的人挪下床。她也不自觉屏住了呼吸,等那人着地站定,有人快速上前检查他腕上的手铐和腿上的铁镣,反复几遍过后,才领着他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莫安琪只看见一张侧脸,很年轻,长眉,感觉并不凶悍。乘务小哥走过来换好车票,莫安琪顺手把被子折了,才踩着扶梯下床。她的东西都在行李架上,搁上去一抬手的事情,没成想拿下来倒是难住她了。踮脚试了几次都没够着,她正犯愁,脸侧却伸来一只手,轻轻松松就拿下东西,递到她面前。

  莫安琪顺着拎东西的手臂朝上看,夜里被手机屏映亮的面孔近在眼前,没有黑暗遮掩,脸上尽是英锐之气,特别是那双眸子,深沉得让人一眼探不到底。

  她道谢接过来,那人表情依旧,清清冷冷的,等她接过东西就与她擦肩。广播里传来到站的提示音,列车已经开始减速,吱吱嘎嘎的刹车声听得人皱眉。

莫安琪站了会朝车厢当头望了望,那人正和乘务小哥说着什么,不时还举起手,跟车厢里的其他人打手势。这行人数颇多,押送这事她还是头一回遇见,不知道这行人都是犯了什么事被抓起来的。莫安琪寻思着就拿眼去打量座位上的人,没成想那人恰好也在看她,四目交接,那人瞬间移开了眼。他的动作太快,快到莫安琪没来得及确定刚才他是不是真的在看自己。

列车停稳,莫安琪没多停留,拎着行李大步下车。

出站口有风吹来,她缩了缩脖子急急朝外走。

“安琪,这里。”

“亲爱的,我在这里,看这里,看这里。”

出站口有人一袭红衣,拼命朝她招着手,像是生怕她看不见似的。

“婉婉。”莫安琪走过去,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朝那人怀里塞,“你要的马蹄糕还有香奶酥。”

来接站的是她大学室友兼闺蜜时婉,这丫头毕业时,机缘巧合进了娱乐圈,几年下来,半红不黑,一直在三线四线徘徊。

“走走走,车子在停车场,你来开车,我要赶紧吃两块马蹄糕。”时婉眼睛发光,抱着东西,艰难地腾出一只手来,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递给莫安琪,“老纪现在严格控制着我的吃食,新接的角色要求是个纸片人儿。”

“我一夜没睡,你也敢让我开车,就不怕我拉着你,一头栽进路旁的沟里。”莫安琪笑道。

“你也在车上,我怕什么。”时婉扫了她一眼,“呸呸呸,大清早的,童言无忌。”

俩个人说说笑笑下到停车场,上了车,莫安琪开车。

峪城正入秋,莫安琪不喜欢这个季节,因为总下雨,什么都湿湿嗒嗒的,让人感觉不舒服。

“这次回来准备呆多久?”时婉吃着糕点,吐字都有些不清。

“看看情况再说。”莫安琪如实答,“刚回来这阵子有点忙,等晚些,叫上姐妹们聚聚。”

“必须呀。”时婉点头,“不过,那个谁的婚礼,你要陪我去。”

“谁的婚礼?”莫安琪想了想,最近她好似只收到一份喜帖,时婉也在邀请之列,她们肯定会一起去的,没必要特地拿出来讲才对。

时婉白眼朝上翻了翻,“哈,宋铭时。”

“你确定?”莫安琪有些意外,此人是时婉前任,曾经也好到如胶似漆过,奈何抵不住小学妹的撒娇讨好,弃时婉而去。时婉为此消沉过好一段日子,自信心严重受挫。在她们宿舍四人团其他人无数次陪伴和洗脑之后,本就是美得如花似玉的人儿,想着未来还有大把的帅哥等着她泡,何必吊死在一颗树上,终于振作起来。

在婚礼上请前任来参加这种事,也不是没遇见过,可人家那是好聚好散,后来关系还颇不错。宋铭时和时婉,当初闹得十分难看,这宋铭时是被门挤坏了脑子还是太自信,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就不怕时婉当场整出什么幺蛾子,让他这婚礼办不下去?当然,据她对时婉的了解,时婉早就不把这人当回事了,自然也不会在他婚礼上闹出什么动静来。只是人家发了请帖,不去吧,肯定有人觉得她余情未了,不敢露脸,去吧,跟其他人又不怎么熟,一个人呆着肯定尴尬,所以才拖上她。

时间尚早,路况不错,时婉没答她的话,手机先响了起来。时婉一开始不愿意接,奈何打电话的人比她还任性,你不接我就接着打。逼得时婉最后点开提键,说自己在开车,让打电话的人有屁快放。电话那头的人也很直接,让她速度换身衣服去试个镜。时婉嘴上拒绝,挂了电话还抱怨了好大通,末了却还是跟莫安琪换了位置,将人送到,就调头走了。

莫安琪看着她的车子渐行渐远,摇了摇头。这是生活最真实的模样,有时候,再心不甘情不愿,也不得不一次次向现实妥协低头。

日头渐起,门前的林木绿意盈盈,一派生气勃勃的模样,好像并不受季节所扰。耳边传来脚步声,莫安琪扭头,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她眼眶微热,扬起唇角用力喊道,“爸,我回来了。”

 

PS:感谢乔乔帮忙想的书名,说是起同琪,感觉很美好,还在等小鹿儿的封面,暂且先用手机里的图。今天发错了文件,没法更倾城,就开始连载微风吧。以后两篇也交替更新。我会努力写,不辜负大家一路相伴。么么哒!!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