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别人家的姐姐做直播,我的姐姐却被我发现...

楼主:路边史透社 时间:2021-06-10 16:46:57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青城找了一份实习的工作,但因为自己天性腼腆,没多久我就失业了,加上新工作不好找,房租又要到期……无奈,只得去找表姐来帮我。

 

表姐是我们家族里最有出息的人,她大学一毕业就在青城的一家高级公司任职了正式工,短短两年,又混到了经理的职位,真可谓前途不可限量。

 

最初,家里的意思就是让我去投靠表姐,看表姐有没有办法给我也弄个正式工,结果因为我性子太拗,一心想着靠自己闯出一番天地,所以迟迟没去……现在,我终于被现实狠狠的打了一巴掌,不得不来找表姐了!

 

表姐住在世纪花苑,精装两室两厅,房子面积虽然不大,但装修的很精致。我在青城上大学的时候表姐就给了我一把钥匙,说让我周末空闲的时候去找她玩,结果因为不好意思,我一次都没有去过。

 

现在,车子已经行驶到了楼下,我付车钱以后就直接奔去了表姐家里,按了几下门铃,都没有人来开门,我只好掏出钥匙将门打开。

 

此时已经将近黄昏,我编.辑了一条短信告诉表姐我来了,之后就去厨房里简单做了一点东西吃。末了,我又给表姐做了一份,这才回去客卧里休息了,几天的疲惫,让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半梦半醒之间,我隐约听见了表姐的声音,正要起身问表姐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结果一个男人的声音又把我的动作吓了回去。

 

一分钟后,我又听到了解腰带的声音,我心里好奇这人是谁,于是光着脚丫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口,从门缝朝外望去。

 

客厅亮着一盏橘黄色的小夜灯,隐隐约约看到表姐竟然……

 

我愣住了,脸上也烧的火热,各种尴尬从心里穿过,我只好悄悄回到了床上闭起眼睛装睡,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屋门开着一条小缝,客厅里的声音不断的传来!

 

没多久,客厅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我听见表姐尖叫了几声。

 

“没控制住,嘿嘿!”是个男人的声音,他的声音虽然带着几分歉意,但更多的是意犹未尽的语气。

 

我已经吓得呆了,难道这个男人是表姐的上司?刚才那个情况是……潜.规则?

 

回到床上,我久久不能入睡,大约又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听见了一声门响,应该是那个男人离开了。接着,表姐又推开了我的屋门,问我:“你什么时候来的?”

 

语气里有几分责怪,看来表姐知道我在装睡,她这么问了,我好尴尬的爬了起来,解释道:“表姐,我给你发过短信了。”

 

“是吗?”表姐掏出手机按了两下,发现屏幕没有亮,她皱起眉头骂道:“原来是没电关机了!”

 

“那个……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到!”我耳根又烧了起来,想都不用想,我肯定又满脸通红了。

 

表姐看着我的样子,突然笑了一下,她说:“那你是听见咯?”

 

不可否认,刚才的声音关着门都能听见,更何况还开着一条缝?我只好咧嘴苦笑一声,低声道:“表姐,我不是故意要听的。”

 

“算了,也不是你的错,搞的还挺别扭,我先去冲下身子,一会儿再来找你!”说完,表姐又出去了。

 

我坐在床上,心里有些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深呼吸着,尽量让自己淡定下来,表姐都说不怪我了,我还内疚什么?

 

良久,表姐终于洗完了,她换了一身粉色的吊带小睡裙,头发湿漉漉的垂在肩膀上,时不时有滴水珠流到性感的锁骨上,使她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晶莹剔透。

 

我故作平静道:“姐,我失业了,我爸让我来投靠你。”

 

突然的‘打扰’让我们都挺尴尬的,所以我只好撒谎说是我爸让我来的,反正表姐也不会去找我爸对峙。

 

表姐点点头,她弯下腰从桌子上拿起一盒女士香烟,抽出了一跟夹在手里,想要点燃,却又叹了一口气,她说:“这个我帮不了你,如果能帮,你一毕业我就帮了,我的处境,你也看见了?”

 

“啊?”我没反应过来表姐说的是什么意思。

 

“实话给你说了吧,我并不是青明集团的经理,起初我虽然应聘上了正式工的职位,但没过多久就离开了,现在,我只是一个应召女郎。”表姐说的风轻云淡,好像在描述别人的故事一样,顿了顿,她又补充道:“这些事,你不能对家里说!”

 

“应召女郎?”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说实话,我听到这四个字以后,下意识的对表姐还是很有偏见的。

 

“对,应召女郎!”表姐自然能看懂我的眼神,她抿嘴一笑,也没当回事,样子像极了一只慵懒的小野猫!

 

第二天,我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准备离开,想着表姐昨晚在家待‘客人’回家的场面,我真的不好意思再多留片刻。

 

表姐见我掂着背包往外走,一下就不高兴了:“怎么,你要准备回尧村?”

 

尧村是我们老家,现在我分无分文,离开表姐家之后,除了回尧村,我确实没有别的地方去了。

 

“不是,但……我在的话,你……多多少少有些不方便。”我不安的吞吐道,心里特别害怕表姐听了这句话会不高兴。

 

表姐眼睛一眨,正要说话,门突然开了,一个左手断了半掌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门口,他的右手捏着一根钢丝,想必这就是他的开锁法宝。

 

靠,现在的小偷都这么猖狂了,主人在家还敢来溜门撬锁?我感觉到不妙,丢下背包,急忙从茶几上抄起烟灰缸指着他吼道:“干什么的!”

 

断掌男人看了我一眼,没有逃跑,也没有进来,直接侧身闪到了一边。

 

“右手哥……”表姐也看见了断掌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声音好像有点颤抖。

 

“酥酥,我可是对你不薄啊!”一个很有味道的女性声音。

 

接着,一个穿着红色紧身长裙的美少妇就走了进来,她看着表姐,眼神里有些愠怒,进门前的这句话,正是她说的。

 

“红姐……”表姐一看到这个美少妇,突然就蔫了,音线比刚才还要抖,仿佛还带着哭腔。

 

“你还知道叫我一声红姐?”美少妇眉头微皱,她冷眼看着表姐。

 

“我……红姐,我保证没有下次了。”表姐开始求饶。

 

“下次?哼哼,酥酥,行有行规,你接了私活,如果我不做点什么,下面的姐妹谁还会继续乖乖听我的话儿?”红姐的眼神愈来愈冷,好像这事已经没得商量。

 

我听出了眉目,原来这个红姐是表姐的老板,昨晚表姐带客人回家可能违反了她们这个圈子的规矩……说是规矩,其实就是少了她的抽成而已!

 

表姐的嘴唇颤抖了两下,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看来她挺害怕这个红姐的。

 

红姐扭头看了一下断掌男人,命令道:“右手,按规矩办事。”

 

“是!”断掌男人应了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雪茄钳就朝表姐走了过来,这种小东西我在电影上见过,有钱人拿着它切雪茄,道上的混子都拿着它切别人的手指!

 

我看断掌男人的申请不像在吓唬人,心里一慌,但还是张开胳膊挡在了表姐面前:“那个……不就是钱的问题么?我表姐把钱给了不就行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闪开!”断掌男人冷哼一声,冲着我的肚子就来了一拳。

 

断掌男人出手又快又狠,我丝毫没有打架的经验,一拳就被他打的跪在了地上。

 

“小羽!”表姐哀嚎一声,她想要伸手扶我,结果正好给了断掌男人机会。

 

断掌男人的手腕一转,雪茄钳就套上了表姐的中指,动作又快有准,接着他眼神一冷,就要用力切表姐的手指。

 

“喂,我报警了啊……”我被吓的有点发懵,只好掏出手机拿报警来吓唬他。

 

“红姐,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表姐吓得已经哭了。

 

“右手,先等一下!”千钧一发之际,红姐突然开口了,她掏出了一只细长的女士香烟点燃,思索了几秒,道:“酥酥,其实我挺看好你的,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买回自己的手指!”

 

靠,这个红姐真会算账,她不说没收表姐接私活的钱,而是让表姐出钱买回自己的手指,一里一外这金额可就差的多了!

 

红姐吐了一口烟雾,看着表姐笑道:“我只给你一次出价的机会。”

 

“五万,五万怎么样?”表姐已经没有了办法,她只能答应。

 

红姐的嘴角翘了一下,看得出来她对这个数字还是挺满意的,顿了顿,她对断手男人道:“右手,你先下去吧。”

 

断掌男人应了一声,转身就出去了,而红姐却没有离开。

 

“红姐。”表姐抬起后礼貌性的轻吟了下,神态百感交集。

 

红姐浅浅笑了一下当作回答,她说:“酥酥,这个小男生是你表弟?身材和样貌都很不错!”

 

我:“……”

 

“是。”表姐答了一声,神态有些纠结,看样子好像在担心什么。

 

红姐又笑了,这次她笑的很明显,也很好看,她说:“你表弟的条件还不错,有没有想过带他入行?”

 

妈蛋,打主意打到我的头上了,我心里咒骂一声,心想怪不得这个女人刚才和断掌男人一起走。

 

不等我表态,表姐开了口:“红姐,我表弟才刚从学校出来,我怕他伺候不好……”

 

红姐并没有理会表姐的话,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看我都不好意思了她才将目光移开,等我没那么尴尬了,她才问:“你还是处男?”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卧槽,这也能看出来?

 

“是又怎么样?”我尴尬万分,但还是装的自我感觉很强势。

 

“是的话,我就让你发个小财,怎么样?”此时她手里的香烟已经燃完,她将烟头丢到烟灰缸以后,继续补充道:“只需要你一晚上!”

 

说完,红姐就笑了,眼里也漏出来贪婪的光芒,她说:“如果你来陪我一晚,你表姐那五万也不用给了。”

 

我听的一愣,没想到自己这么值钱,陪这样的女人睡一晚,非但不用掏钱,还能发笔小财和省去五万,这事怎么算都爽!

 

红姐看见我的表情后神秘的笑了一下,她朝我和表姐招了下手便离去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一脸懵逼。

 

我表姐家里的情况其实很不好,姑父患了脑梗塞需要长期靠药物维持,姑姑在家务农,表姐下面还有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弟弟,可以说家里的经济来源是靠表姐一个人在撑着,如果让表姐一下给红姐出五万块钱,我很难想象他们一家怎么办!

 

心里有了贪财的念头,加上又想为表姐省去那五万块,我终于忍不住了:“姐,你带我去找红姐吧!”

 

“哈,你也要当小姐?”表姐故意开玩笑道,她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下意识的在抗拒而已。

 

“小姐也行,小哥也行,你带我去找那个红姐吧!”我的态度很坚决,丝毫没给表姐商量的余地。

 

表姐拗不过我只好答应,她说她上班的地方是个很高档的会所,能来玩的都是有钱人,档次很高!不过这个会所里并没有鸭子,红姐让我去找她,肯定是红姐想尝个鲜了。

 

起初我还有点担心自己被红姐卖给一个胖富婆,此时听表姐这么一说,立刻安心了,笑道:“肯定就是她想尝鲜了……”

 

到会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表姐领着我去找了红姐,简单聊了一下之后表姐就出去了,只留下我和红姐在屋子里。

 

气氛异常的压抑,红姐看着我,她的眸子里已经燃气了火,她说:“你学过礼仪吗?”

 

“在学校里学过一点。”我如实答道。

 

“一点就足够了。”红姐神秘一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的语气不但暧昧,还透着狡黠。

 

接着,红姐就要带着我离开会所,我听的心里一慌,问道:“不在这里弄吗?”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我带你去新世界!”红姐不容我多说,拉着我的领带就开始往外走,我只好跟着。

 

走到会走门口,红姐从手提包里拿出车钥匙按了一下,旁边的保时捷-Cayman就‘比尤’的响了一声,她弯腰钻进车子,冲我说道:“还不上来?”

 

我从来没有坐过这么高档的车子,不免呆了一下,听到红姐的催促后,这才急忙上车。

 

红姐开车的技术很好,她载着我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天色也有点灰蒙,我有点忍不住了:“红姐,这都出青城市区了,我们究竟要去哪儿?”

 

“这个你不用问,总之事后少不了你的红包。”红姐瞟了我一眼,继续开车。

 

我只好闭上了嘴巴,过了一阵,我又好奇道:“有多少?”

 

“什么有多少?”红姐显然没听懂我没由来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红包啊!”我很郁闷的答道,从头到尾红姐只是说了一句让我发个小财,从来没有提过具体金额。

 

“原来是问这个啊!”红姐咯咯的娇笑了几声,眨着眼睛对我说:“这个就看你表现了,表现一般的话五位数,表现很好的话……”

 

红姐故意拉长了声音,也不说出下文,我看她有意要逗我,只好追问:“表现很好的话怎么样?”

 

“六位数咯!”红姐俏皮一笑,扭头道:“好了,可以下车了!”

 

我这才知道目的地已经到了,压抑住兴奋的心情,赶紧下车扭头四处看了一下路标,才现自己并没有离开青城范围!不过,这里已经是市区之外了,除了有几家快捷旅店之外,整条路很挺荒芜。

 

一个念头突然涌了上来,红姐不会是要陪我玩夜(野)战吧?

 

来不及多想,已经有人从快捷旅馆内小跑出来,红姐直接将车钥匙递给了她,又加了一百块小费,接着拉着我的领带带着我进去了。

 

“我能自己走么?”被她这样拉着,我感觉特别的别扭。

 

“表现,注意表现!”红姐头都没扭,继续拉着我往前走着。

 

靠!为了达到六位数的红包,我只好忍了,这个红姐真的很有心机,她并没有说出具体的金额,而是用六位数来让我想象,这样反而更能驱动我的贪婪之心。

 

很快就有服务员来接应我们,这加快捷宾馆里面和它的门面完全不是一回事,外面只用霓虹灯在破旧的墙面上拼了‘枫色快捷’四个字,而进来之后却另有一番天地,无论装修风格还是灯光色调,都使人觉得待在这里既舒心,又很有欲.望!

 

这样的地方,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随便进来的,就连红姐进门时也是掏出了一张金色的会员卡才可以进来,我终于明白,这地方只是挂着快捷的名字来挂羊头卖狗肉!

 

服务员把我们领上了二楼,在路过一个套间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

 

我忍不住朝里望了一眼,只见一个男人爬在地上,他带着面具,看不到面容,只能窥到身上布满了鞭痕!

 

门只是开了一下,旋即又被重重碰上,应该是里面的人不小心碰到了把手!想着那个男人,我突然有点害怕了……

 

红姐没有留意到我的神情,她放佛已经入了‘佳境’,满脸都散发着兴奋的荣光,好像已经想到了一会儿在我身上施展的花样。

 

看到红姐这个样子,我心里更怵了,正准备要开口说不干的时候,却听见一个女声道:“红婷?”

 

我扭头一看,只见长的很漂亮的女人出现在了面前,她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肌.肤微黄,不过却很细嫩,很有中国古典美女的味道,尤其玲珑而又丰满的嘴唇,无论是谁看见都会想上去咬一口。

 

红姐也扭头看了一下,接着神态明显一愣,但随即就换上了那种干练的样子,她撩了一下耳边的长发,笑着迎道:““章姐?你也在啊!”

 

一个直呼红婷,一个尊称章姐,只是一回合就看出来了两个人谁高谁低!我心里暗自想着,不知道这个章姐又是何方神圣?

 

“恩,过来玩玩!”那个被称作章姐的漂亮女人莞尔一笑,她朝我看来一眼,询问道:“这是你的新宠?”

 

“嗯,一个新人!”红姐虽然装作很淡定的样子答着,但眼珠已经忍不住朝我兴奋的瞟了瞟。

 

“怪不得一脸懵懂的样子,其实我也挺喜欢这样的小新人!”章姐接着红姐的话答道。

 

“是吗?呵呵呵……”红姐尴尬的笑了几声,然后作死道:“如果章姐不觉得新人笨,我还是很愿意将他送给章姐呢!”

 

“真的?”章姐象征性的惊喜了一下,伸手就从红姐手中抢走了我的领带,嘻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你这份礼物了!”

 

红姐的脸马上就难看了,她出五六位数得到的东西,居然就被她三言两语给顺走了,就算再圆滑的人,估计这时也要忍不住发作了!

 

够狠!虽然我被当作一个物品一样夺了过去,但心里却不得不赞叹章姐的手腕,这一招玩的真他妈绝!

 

我看着红姐愤恨又无奈的眼神,不知怎么就臆想到她气的咬碎牙的样子,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红姐的脸马上又变得春光满面,笑意盈盈。

 

当两个人不站在同一个位置上时,地位低的那个人一定要学会委屈求全,不然她就会死的很难看!红姐明显是地位低的那个人,只得强颜欢笑道:“难得章姐看得上,我真高兴能给章姐做点什么呢!”

 

“嗯!”章姐点头沉吟了一下,接着转头对身后的服务员说:“给她找个奴,钱记我的账上!”

 

“章姐,你客气了,我自己……”

 

红姐还没说完,章姐已经打断了她的话:“我请你,你就受着,难道还让我欠你一个人情?”

 

“不是……”红姐的气势突然怂的不得了,而我则是对这个章姐感了兴趣,因为这情况像极了一个女王夺走丫鬟的男人,夺走之后,女王还给了一个丫鬟一个壮汉来堵她的嘴!

 

章姐不再说话,她拉着我的领带直接走进了附近的一个套房,面对红姐都恐惧的人,我实在不敢轻举妄动,再回头看红姐的脸色,已经涨的紫红,她用口型在骂“臭!婊!子!敢!抢!我!的!东!西!”

 

我完全能理解红姐的心情,以她这样地位的人还被如此打脸,也是够憋屈的,关键,还是两分钟打了很多次!所以,我赶紧扭回了头,红姐已经够尴尬了,如果我这时候再去盯着,明显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被拉进屋之后,章姐才松开了我的领带,她伸出手指在我的胸膛上点了几下,轻声道;“还挺结实的!”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样的场合,我实在有点把持不住自己了,本来想着和红姐玩玩,顺带领个红包,谁知老天又给我安排了一个比红姐还漂亮的女人,关键,她身上的气质完全不是红姐那种风尘女子能与之相比的……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