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刚回到家,就听到屋里传来男人声…

楼主: 时间:2019-12-03 16:07:17


这是一个不痛不痒的平常日子,但我却遇上了冰山女魔头。

 

“白文锋,你做的什么项目方案,垃圾,出去重新做,滚。”紧接着她一手把我熬了一个通宵做的策划书扔了过来,我接住的时候看到她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的不屑与冷艳。

 

“林总,我可以对这个项目方案做一番解释。”不禁多看了她一眼再次被她狠狠的眼神扫视了过来,是那样的冰冷与不近人情。

 

“出去,滚……”靠,这个女人太狠毒了,正当我走出她的办公室不到十步的距离,又被她的魔鬼命令叫喊了回来。

 

“你,回来。”心里一肚子的气但我没有在这个时候发泄,因为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众腾集团的前景强劲,在行业内是名列前茅的品牌,公司给的薪水也比较客观,像我这种刚大学毕业的新手,试用期也有超过两千的待遇。若过了试用期,公司的项目提成比例更在行业内数一数二。

 

“林总,不知道还有什么吩咐?”她盯着我看了足足十秒钟之久才说。

 

“废物,限你今天之内完成,我会在公司等你做到我觉得通过为止。”一阵冷汗从背后暗暗的流了出来。

 

我的魔鬼女上司林冰,人称冰山美人,做事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样貌性感丰满高贵美丽,在公司主管整个营运中心系统随了大老总几乎是她的恶势力范围,但我也隐约的听到了公司其实一共有四大魔头,暗自较劲。

 

靠,跟着她做事真是倒半辈子的霉了,这个魔鬼中的女人,在公司说一不二,才三十岁不到就做到了副总的级别看得出她不简单,应该是传说中的像迷一样的女人,每一次她的高跟鞋发出咯咯声时,办公室顿时就有一种阴风阵阵的感觉,害得大家就像蹦极一样的拉紧神经,老天真是瞎了眼,创造了这样一个女人。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跟我同一个项目组的马文看到我拿着方案书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节哀,接下来的时间我埋头做方案,妈的,我知道林冰是来真的,她限我今天内完成不然后果很严重,等大家陆续下班了我才得以清静,一边翻找资料一边找查阅相关的旧方案,一轮下来,啃了个外卖,最后也不知道做到几点了,反正天都黑了,眼睛也酸酸的,检查了一遍,心想这个女魔头不一定在公司,但我还是亲自到了她的办公室,位于我们的上一层十楼,整个空间都很黑,只有林冰的办公室是亮着灯的,靠,果然这个女人还在公司,真绝,我忐忑不安的拿着方案书走过去,但在这里正有点想上厕所的感觉,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刚一直忙碌连厕所也不敢上的关系,不管了,走到厕所的时候,灯光很暗,一身轻松走出洗手间,不料,我听到了隔壁女厕里竟然传出一声似乎是痛苦又是挣扎的声音……

 

妈呀,听真一点,这把声音再也熟悉不过了,没有错,正是传说中的魔鬼女人林冰的声音,靠,她不会是在干嘛吧,这样的女人还真的TMD的变态,选择让我加班她竟然在这里干这种事,哼,我要录下这段声音。

 

拿出手机正按下录音的时候,这阵声音却变为异常的痛苦,不会吧,难道她出了什么事?听着我竟然有了侧隐之心。

 

“林总,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在外面喊着。

 

“帮,帮我买,买卫……卫生巾,快。”

 

她说这话的声音急促而断续,靠,我听到卫生巾这几个字眼的时候,恨不得往墙里撞,我怎么就惹上这事了,只是,她会不会听得出是我的声音,然后我不买的话,比死更难看。

 

日,我一个大男人去买这个东西,如果被别人看到的话还不笑死了,最主要是让熟悉的人知道我是为女魔头买的这个超大号创伤贴还不是用鄙视的眼光看我,靠,我到底招惹谁了,这么倒霉的事也让我遇上了,在公司不远的便利店,我做贼一样的去挑选这种玩意,竟然还分什么夜安型,日用型,加长型,还分什么干爽网面和棉织网面,有的卫生巾前面加了护翼两个字,有的又只有护翼,没有卫生巾三个字,也不知有什么区别。太变态了,低着头全然不知道要买什么突然感到旁边有眼睛在看我,我转过脸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先生,买什么卫生巾呢?”还好是便利店员,我吱吱唔唔的说女朋友来那个了,然后跟她说了一些情况,我只是简单的解释着这个时间段要用这种东西要选什么样的类型的产品,她浅浅的笑了笑,然后帮我选了一款夜用型的产品递给了我。

 

“谢谢。”我快速的离开这个卫生巾货架,只感觉到自己的脸红得像关公。好不容易把卫生巾买回来,但这时的声音却没有异常,相当的安静,难道不成,她晕倒在里面的,妈呀,这样的事情希望不要让我遇上,我才不愿意去碰她,试着在喊,“林总,那个我买回来了。”

 

接着传出她的那把几乎要杀人的声音。

 

“你是猪啊,买个卫生巾要这么长时间吗?”这话听得我心里很不舒服,在暗骂着她,刚才应该看着你死才对,还让我好心做这事竟然还被你骂,靠。

 

想着紧接着她的声音再杀猪似的传出来。

 

“你还像木头的站在外面干什么,拿进来给我啊。”

 

“可是,这是女厕我不方便进去。”紧接着安静了一会,随后竟然再次是她魔鬼的命令。

 

“滚进来。”虽然我心里有着一股气但为了保住工作我还是忍了。

 

第一次走进女厕所竟然是给女魔头送这种东西,心里怪怪的。

 

“林总,你没打开门我给不了你。”接着她啪的一声把门打开了露出一条缝,然后盯了我一眼,这时我知道她是绝对看到我的,马上低着头。

 

“你放下,我自己拿。滚。”我快速的把这包卫生巾放下,然后像逃亡一样的离开,好不容易我才清醒过来,刚坐回位置,电话内线就响了起来。

 

“你,上来。”这把声音绝对是女魔头的,靠,我的心里一阵极不舒服的感受,我知道她一定是找我开涮,妈的,我怎么会遇上这么变态的女魔头啊。

 

快奔的上了十楼,她的办公室在最里面的一间,相当的豪华,面积有一百方,全部的落地玻璃,但只能是里面看到外面,外面绝对看不到里面,还装着一个监控系统,听说是为了监视员工的一举一动。

 

“林总。”我敲了二下门然后很谦卑的说。

 

“进。”简单有力的一个字,我依然没有抬起头。

 

“抬起头,你猪啊,是这样的方式面对你的领导吗。”她的话咄咄逼人。

 

虽然心里极度的不舒服,但我还是忍了,至少我不想失去这么稳定的工作,还有这么优美的办公环境,我抬起头看到她绝美的脸蛋就像天使,但她一说话的表情就是魔鬼,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

 

“刚才你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她重重的拍了拍桌子,我紧张的连反应都迟顿了。

 

“对,对不起林总,刚才我真的无心的。”

 

“无心这话说得好听,这里的洗手间是你们下等员工用的吗?”她的话让人想的很不舒服但这是死规定,我是犯了错误也不好说什么。

 

“下次不会了。”我没有解释这个女人从来不听别人解释,不然她会用更加变态的言语来让人无地自容。

 

“还有下次,我想你都吃了豹子胆了。”

 

“是,是。”我点头,在这时她说什么我都要应是了。

 

“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这时她再把话题转到那个风浪口,妈的,她是不是知道了我用手机录下了那段声音?这时我已经扫视到了什么?对,监控系统,难道不成她这个监控系统把厕所的死角也有拍?天啊,这实在是太变态了,我心里暗骂着但却不敢暴露我的行为。

 

“你刚才用手机对着女厕是干嘛的?”我的心里打了个颤抖,这个女人,还真的,还真的是个魔女,实在是太让人……

 

“你不会是录我在厕所里面的呻吟声吧?”我咽了几口口水,实在是让我意料不到,这个结果,我知道是判了无期徒刑了。

 

“说话,你是哑巴?”她咄咄逼人的作风我点头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结果的严重,快速的摇头。

 

“不是的,林总,我刚才想打电话找人帮忙。”紧张中我以为是找到最好的托词,不料她再一次啪的把桌面拍得很响。

 

“打电话找人帮忙,你这个借口很动听,下次如果让我再抓到你干这种事的话……”她没有说下去,然后狠狠的说了一声:“滚。”

 

正当我走了没几步,再一次听到她那把蚀骨的声音。

 

“你给我回来。”

 

靠,还不让我活着出去吧,这个女人是不是心里有毛病。

 

“方案,我让你做的方案,做得怎么样了。”她的声音非常的凌厉,这会我才想起了刚才是上来交方案书的但却遇到这档事之后紧张了一轮放回位置上了。

 

“对,对不起林总我马上去拿。”拿了方案再次折回她办公到的时候,却看到了她再次痛苦的依偎在位置上……

 

我敲着门好一会好才反应过来,然后快速保持一贯的魔鬼状。

 

“方案书,拿过来。”我递过去给她的时候,她只是简单的扫视了一眼,然后对我说。

 

“你会开车?”靠,没有想到她竟然喷出这样一句话我马上反应过来回应着说会。

 

“很好,想不到你还有点用处。”她的话特别的生硬,接着我不敢看她,我想这个女人也不会有什么好事让我去做的。

 

“送我回去。”

 

“什么?”我几乎是被吓了一跳,别说送她回去,平时在公司连她多一秒都觉得是个很折腾的事,而这一送我的妈呀,路上得耗多少时间,靠。

 

“怎么了,不愿意?”

 

“没。”我摇头回过神,她只是冷若冰霜的走到前面示意我跟着她,心里多少个不愿意但她没有任何反抗的理由,想想家乡还有父母的期待,在另一个城市还有妹妹在上大学,我需要钱,我需要支撑这个家,没有多想跟着魔鬼女人走到了车库,接着她把车钥匙扔了过来,摸着这辆传说中的红色别摸我(宝马BMW)车身,靠,心里那个不舒服,像这么名贵的车我得奋斗多少个十年才能买得起。

 

“赶快上车。”日,这种女人就是不可理喻。

 

我还是一脸的谦逊状只是为了沿途不再听她的军令,我还没有发动车因为我不知道要去哪,她一上车就靠着座椅侧身了过去,我想她是不是因为来那个了,难道是痛经?真的活该她,这种女人上天也会有办法对付的,不禁我心里暗喜,痛吧,痛吧,痛吧就没有力气再折腾我了,可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她似乎发现我的这个秘密,马上盯着我看了一眼。

 

“白文锋你在看什么还不赶快开车。”想不到她的中气依然十足。

 

“林,林总我们这该开去哪里。”

 

“翡翠南湾新世界国际花园。”她依然简单的说了几个字可是我已经知道了这个地段是绝对的豪宅,它位于广州番禺的南部,这个女人就是有钱,靠。

 

我就沿着导航仪指示的方向开,虽然开得慢但也稳,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魔鬼女人会这么放心让我开,开着开着她好像没有什么指令了,我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她竟然睡着了,不会吧,她竟然这样都能睡得着,靠,我发觉自己的脸居然有些发烫了,心也扑腾扑腾地开始乱跳,因为我不经意间掠过她那高高挺拔的地方,我想如果就这样去碰碰她那极其诱人的胸脯,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啊。

 

我的内心翻腾着,这个想法在我的脑子里打转着,直到在一个车少的路口,我迎着她身上的这份芳香,欲望越来越强烈似乎她胸前的芬芳在不停地对我说:comeon,comeon,你们这种低级员工不是早就想碰我这对活宝贝了吗,看你就没有什么狗胆……

 

我似乎被这样的一种感受给激发起自己内心的那份欲望情怀,我竟然把车停了下来,她那对活宝贝总是若隐若现的在我的面前蹦跳,慢慢的咽了下口水,我在心里激烈的斗争着。可是,她是传说中的魔鬼女人我这样动了她不就是活贱贱的死了。

 

但林冰胸前的那对活宝贝在心跳的蹦蹦的跳动之下更加的活跃,就像在对我发出一个个的招手令,来啊,白文锋,我就在这里,我需要男人的手,我需要你,我真的需要,COMEON,尽情的触碰我吧,尽情的抚摸我吧,D杯,我是傲人的D杯……

 

这实在是让我欲望澎湃……于是,我慢慢地伸出了手……

 

靠!我简直要窒息了!

 

我一只手也无法去触摸完全,实在是太饱满了,从来没有想过这么近距离的去碰撞,我更来不及去思考眼前的女人是谁,只知道这种画面很唯美,果然是个天生的尤物,上帝啊……一种仙欲飘飘的感觉,当时我还有一个更给力的想法,我已经不能够自已,我的手心正不自觉的拉开林冰的上衣,我紧紧的屏着呼吸,慢慢的伸出去,拉开了林冰上衣的一个角,靠,已经显山露水的北半球呈现在我的面前,顿时,我内心更加的狂乱,正要加大片区去深入探索的时候,可是,可是,正在这个时候,我的脸顿时一阵的发热,随即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醒过来了,而刚才是她给我的一个巴掌,只感受到脸部火辣辣的。

 

“白文锋,你好大的狗胆。”当时我的神经已经是集结在一块,这样的画面,这样的画面可以说是混乱不堪,靠,反正碰都碰了,我也知道死得很惨,要杀要宰的我都做好了准备。

 

她说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肚子痛还是怎么的她又眯上眼睛,然后只是冷冷的说了句。

 

“开车,回去,还有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碰我,你不配。”

 

松了一口气之际,发动着车子,不知不觉中,已经置身在一片住宅区当中了,映入眼帘的是翡翠南湾,望眼看过去,这大概是我所见到过的最顶级的住宅小区了,大门豪华异常,值班的保卫个个制服鲜明,对于这个魔鬼女人,她的品味我也清楚,平时她穿的都是欧洲大牌的LV衣服,用的也是LV皮包系列,所以在住方面也一定不会逊色的。

 

我缓慢的把车停了下来,看着她依然是眯上眼睛的表情很陌生,靠,我试图去碰她或喊她,但我最后选择了后者。

 

“林总,到了。”她利索的睁开眼睛,环视了一下周边,然后盯了我一眼。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