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多少中国式婚姻,一张床上睡着6个人!

楼主:梦入禅声 时间:2020-01-15 01:13:27

1
第一章  陵园邂逅        

天京市,雅林公墓外,一名身穿白色体恤衫,下身一条黑色的牛仔裤,脚下一双帆布鞋,手中拎着一个黄色牛皮行李箱的男子站在陵园前。

男子面容清秀,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脸上总是带着似有似无的坏笑,给人一种我不是好人的感觉。如果仔细的观察可以发现这名男子的眼睛中带着几丝嗜血的光芒。

陈旭,二十二岁,九年前他母亲下葬的第二天他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九年后的今天,他回到了这里。不过不幸的是,今天是他父亲下葬的第二天。

九年前他母亲得了白血病,因为当时家里没有钱,所以很不幸的去世了,而九年后的今天,他父亲却因为一场交通意外送了性命。

“爸,我回来了!”陈旭抬头望着有些阴沉的天空,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许久后,收回了凄凉的思绪,陈旭拎着手中的行李箱走进了雅林公墓内,来到陵园管理处,询问了一下他父亲的墓穴在什么位置,然后又在专门的地方,买了一些用来祭拜父亲所用的一些应用品。

一只手拎着他的行李箱,另一只手拿着一些祭拜先人的应用品,缓步向着他父亲的墓穴而去。

刚走没几步,前方就迎来了一名美女,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身简约的休闲装,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柳叶弯眉。

虽然女子并不是那种惊艳的类型,但是绝对的耐看,有种百看不厌的感觉。

这名女子脸色通红,眉头紧蹙着,努力的向着陈旭的方向跑了过来,由于跑的太急,一不小心脚下拌到了石头上,整个人的身体向前趴了下去。

这一幕就发生在陈旭的身前,然而他想也没想,放下手中的东西,整个人如同鬼魅一般窜了过去,左手搂住了女子的身体,才避免了美女跌倒在地上。

此时陈旭感觉到他的左手,按在了一个极其柔软,富有弹性,非常饱满的地方。

感受着左手传来的阵阵快感,陈旭也知道自己碰到了女人的禁区,不过他没有丝毫要收回左手的意思,反而手指还动了动,心中无耻的想道:“这绝对是极品啊,一定有34E!真是太柔软了,太有感觉了!”

而被陈旭邪恶的左手按住胸部的女子,一脸的潮红,一脸的羞涩,不过她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

尴尬的一幕并没有维持太久,就被前方奔跑过来的几名身穿黑衣黑裤,带着一副墨镜,一脸杀气的男子打破了。

以陈旭的目光来看,这几名黑衣人全部都是练家子,身上带着功夫。

几名黑衣男子停住了脚步,盯着陈旭打亮了两眼,发现眼前的男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怎么看都像一个社会青年。

“小子,快点放开诺菲小姐,要不然有你吃不了兜着走的。”其中一名大汉看着诺菲背着他,被面前的男子搂住,便出言威胁道。

陈旭脸上依旧挂着似有似无的坏笑,他并没有搭理大汉,左手微微的用力,把女子扶了起来,殷勤的说道:“小姐,你没事吧?用不用上医院啊?”

“没、没事!不、不用麻烦了!”美貌女子一脸羞红,低着头不敢看陈旭的脸,声音如蚊的回答道。

这时那不耐烦的声音又传了进来:“诺菲小姐,我们家老板有请,你还是跟我们过去吧!”

“你们回去替我谢谢你们老板的好意吧,我没有时间?”诺菲身体微微的退了两步,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诺菲小姐,如果你不跟我们回去的话,我们也不好交代啊!”领头的黑衣大汉,有些为难的说道。

诺菲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身体不知不觉的退到了陈旭的身后。

黑衣大汉见到诺菲不同意,脸上也露出了绝然的神色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得罪了,哥几个把诺菲小姐请回去!”

“是!”其余的五名黑衣大汉,齐齐的答应一声,六人齐步向着诺菲的方向走了过来。

陈旭刚才还有些迷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现在知道了,原来面前这几个家伙是来劫人的。

而作为社会良好青年,陈旭又怎么能袖手旁观呢!他抬脚向前走一步,脸上的坏笑更加明显了,语气有些轻蔑的说道:“哎呦,你们几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子真不闲磕碜!真是不知道现在的社会怎么有那么多的人渣!”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多管闲事吗?”领头的黑衣大汉的脸阴沉了下来,眉头不悦的皱了起来,停住了脚步问道。

“你还真猜对了,这闲事我管定了!”陈旭双手抱肩,脸上那似有似无的坏笑更加的深邃了。

“哼!,兄弟们给我修理他,让他多管闲事!”黑衣大汉的脸上带着狠色,对着身边的五人说道。

说完,六个黑衣大汉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扑向了陈旭,看这架势不把陈旭放倒在这里,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六个沙包大小的拳头,朝着他的面颊砸来,陈旭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身体微微一动,险险的避过了六人的拳头。然后他快速的抬起了右脚,大力的踢向他面前的黑衣大汉。

这一脚又急又狠,正踢在黑衣大汉的肚子上,瞬间黑衣大汉仰面朝天的摔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起不来了。

剩余的五名黑衣大汉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打倒了,他们的脸上带着狠色,五人再一次的扑了过来。

而陈旭可没有兴趣跟他们继续玩下去,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和美女聊聊天,于是面前的五名黑衣大汉悲剧了,三下五除二,五人依次被撂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看着被他放倒的六名黑衣大汉,陈旭很不屑的说道:“哼,这样的身手还出来做保镖,你们不觉得丢人,我还替你们脸红呢!”

听到如此轻蔑的话,六名黑衣大汉也不敢有什么脾气,谁让你技不如人打不过人家呢,只能乖乖的听着了。

处理完了六名黑衣大汉,陈旭转过身来寻找刚才那名美女,却发现人已经跑到了陵园的大门处了。

“凑,这世道都是什么人啊,一句谢谢也不说,就这样走了!”陈旭看着女子渐渐消失的背影,伸出了中指嘟囔了一句,走到在身前不远处捡起他的行李箱和祭拜的应用品,向着他父亲的陵墓走去。

时间不长,陈旭停在一个庞大的墓穴前,整个墓园大概有四十平方米左右,四周一片绿色,环境比较优美。能在这安葬不得不说也是一种享受。

墓穴的前方是一块墓碑,上边带着死者的照片,而照片上的人和陈旭有几分相像,照片的下方刻着死者的姓名‘陈天成’,剩余的地方是死者的生辰和碑文。

在墓碑的前方放置着一些花圈,水果,剩余的就是一些酒菜,显然是有人祭拜过了。

陈旭放下手中的行李箱,把一些应用品都摆在墓碑前方,然后双膝跪在了地上,脸上无悲也无喜。

“爸,我知道当年的事情不怪你,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原谅你。如果不是你当年没有钱没有势,母亲也绝不会这样的死去。”陈旭拿着纸钱仍在铜盆之中,一边烧着纸一边自语道。

“九年的时间过去了,当年我不能原谅你,是因为你对不起母亲。不过现在我原谅你了。可惜什么都已经晚了。我知道你这些年都活在愧疚和痛苦之中,每天在拼命的赚钱,来弥补你的愧疚。这些我都知道,在我回来之前我已经都调查清楚了。”

“关于您的死属于交通意外,这我绝对不相信,毕竟这些年的商场生涯,你得罪太多的人了。其中有一些都不是普通人得罪的,哪怕是在有钱。”陈旭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闪过一抹戾色,不过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父亲,您就在天上看着吧,我一定会把害你凶手找出来,让他给你陪葬。让他下去给您道歉。”陈旭的眼睛中闪着野兽一般的光芒,整个人的身上散发出来一股冰冷的杀气。如果此时有人在他身边,身体绝对会如同掉入冰窖一般,打个冷颤。

五年的职业生涯,让他学会了很多,当年那个懦弱的陈旭已经消失了。现在的陈旭绝对能撑起一片天地。这些年在黑暗中的存活,让他明白了很多。实力才是整个世界的法则。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陈旭双膝跪在他父亲的墓穴前,把手中最后一张纸仍入火盆之中,眼角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旋即用手擦了擦,脸上又挂上了一副笑容,对着墓碑说道:“父亲,我会好好活下去的,您仔细的看着我为您报仇吧!”

最后一张纸烧成了灰烬,陈旭缓缓的站起身来,拎起自己手中的行李箱,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出了雅林公墓,陈旭站在公路上,看着四周的环境,脸上带着悲伤说道:“我陈旭成了孤儿,在这座城市之中在也没有亲人了。”

陈旭在他父亲的陵墓前整整待了两个小时了,此时已经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整个陵园显的比较阴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陈旭紧了紧衣襟,拖着行李箱在公路旁等着车。

不久之后,一辆出租车在陈旭的面前停了下来,司机师傅摇下车窗探出头,问道:“小伙子,去哪啊?”

“华英律师事务所。”陈旭拎着手中的行李箱,拉开了车门,坐了上去,简单的说道。

“好咧!”司机答应了一声,脚踩油门向着天京市市区行驶而去。

华英律师事务所位于天京市的市中心,它是整个天京市名声极盛的律师事务所。

下午七点半,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华英律师事务所前,一名青年的男子托着行李箱在车上走了下来。

下了车付了车费,仰头看着面前十五层的华英律师事务所,喃喃道:“应该就是这家了!”

瞅了两眼,陈旭拖着行李箱走了进去,来到服务台,询问道:“请问,王华律师在吗?”

“在的,您应该是陈旭先生吧?”前台的小美眉,甜甜一笑问道。

陈旭感觉有些疑惑,便问道:“美女,你怎么知道我是陈旭的?”

听到陈旭叫她美女,前台小姐脸上的笑意更盛了,说道:“王华律师已经告诉过我们了,这两天会有一个叫陈旭的男子过来,而且还说只要你来了就到大厦的十四层找他!”

“哦!”陈旭明白的点点头,然后走到了电梯前,直接上了十四层。

整个华英律师事务所第十四层,除了一间大的会议室,另外就是一间办公室,边上挂着王华律师的牌子。

 
2
第二章  什么?后妈?        

出了电梯,陈旭就看见了挂着王华律师的牌子,他拖着手中的行李箱走了过去,轻轻的敲了两下门。

不一会,里边传来了一名女子甜美的声音:“请进!”

陈旭伸手推开了门,走了进去。而里面那名女子正坐在办公桌前,面带笑容的看着他。

进入这件办公室,陈旭才好好打亮他面前的女子。这名女子脸上画着淡淡的状,身穿一套职业装,那V字领下呼之欲出双峰,压得人险些喘不过气来。

此时陈旭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深不见底的鸿沟,偷偷的吞了一口口水。

王华也注意到了陈旭的目光,他的身体微微的动了一下,身体靠在了椅子上,把胸前两个大馒头隐藏起来。

王华的这一举动,才让陈旭缓过神来,不过脸上还带着意犹未尽之色,但也只是刹那间就换上了一副正色,说道:“王华律师,今天我来是取回我父亲给我留下的遗产!”

“你是陈天成先生的儿子,陈旭是吧?”王华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让人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一些什么,好像刚才陈旭的猪哥样子,也没引起她的不满。

“对,我就是陈旭。”陈旭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坏笑说道。

“虽然你长的和陈天成先生有几分相像,不过我还不能给你遗产,你把你的相关档案还有身份证取出来,给我核对一下。”王华转身在身后的柜子里取出几份档案,放在了桌之上对着,说道。

陈旭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在他的行李箱中取出了相关档案,还有身份证,扔到了桌子上。

“你先坐一会,我核对一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咱们在聊遗产的问题。”王华拿起陈旭扔过去的档案和她手中的档案核对起来。头也没抬的说道。

陈旭坐在沙发上,眼睛一直盯着王华,一会都没有移开过。这不是他定力好,而是被吸引过去的。

因为王华把两份档案都放在了桌子上,她正低头看着,而那V领之下傲人的双峰却露了出来,把陈旭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哇,这和今天下去撞见的美女的胸部差不了多少,至少都是34E的。”陈旭双眼没有移开,一直盯着深深的乳沟欣赏着,他在那白花花的边上可以看见一个粉红色的蕾丝边。

王华在核对档案,而陈旭却在欣赏着美女傲人的双峰,两人的眼睛都在工作着。

十几分钟之后,王华才抬起头来。同时陈旭的目光也收了回来,他可不想让对面的美女看见自己的丑态。

“这些档案没有问题,你就是陈旭没错了。”王华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说道。

“那遗产什么时候给我!”陈旭正色的说道。

“现在就可以!”说着,王华在办公桌的抽屉中取出两份协议,放在了桌子上,继续说道:“把这两份协议签了,你父亲陈天成先生的遗产就交给你了。”

“嗯!”陈旭点点头,在沙发上站了过来,走到办公桌前方坐了下来,拿起两份协议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他才拿起笔,在底页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签好了。”陈旭放下了笔,把两份协议推了过去说道。

王华拿起看了看,确认了没有问题,才在一个上了锁的抽屉中取出一张支票递了过去,笑着说道:“行了,你父亲手上的八千万资产就交给你了!你也在这一夜成为了富人。”

在王华手中接过,一份协议和一张八千万的支票,严肃的说道:“如果我父亲能活过来,我宁可不要这八千万。”

陈旭把桌子上的档案、协议还有支票收了起来,在椅子上站了起来,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转身就要离开。

王华因为刚才陈旭那一句话愣了愣神,而看见他要走,才回过神来,叫道:“等等,除了支票以外,还有其他东西给你。”

已经走到门口的陈旭,因为这句话而停住了脚步,回过头问道:“什么东西?”

“你在美国刚回来,在这里也没有地方住。而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房产,龙庄小区06号小独院。”王华在桌子上拿起两把钥匙扔了过来,说道。

陈旭把两把钥匙抓在手中,轻声道:“谢谢!”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对了,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找我吧!”王华又把自己的电话号告诉了陈旭。

记完电话号,陈旭才出了王华的办公室,乘坐电梯下到了一层之中。

出了华英律师事务所,陈旭还真没有别的选择。他今天刚在欧洲回来,在天京市没有住的地方,所以只能去龙庄小区了。

龙庄小区位于天京市的经济中心,是整个天京市数一数二的小区,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喜欢清静,不喜欢被打扰。

站在龙庄小区外,陈旭心中一阵凄凉,他使劲的摇了摇头,努力不让自己去想那些。

穿过小区的大门,直奔着龙庄小区的06号独院而去。

06号独院是这个小区最偏僻的地方,也是最幽静的地方。在陈旭的母亲去世后,陈旭也离开了,陈天成整个人好像也变得孤僻了,所以他选择房子也这样的孤僻。

看着面前的二层小楼,陈旭哀叹了一声,在他的行李箱中取出了两把钥匙,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走进院子,陈旭才发现这小独院外边看上去很平凡,不过这里边却是很奢华。整个院落很大,其中在楼房的右边有个游泳池,在游泳池的旁边是一个秋千。

陈旭看了一眼,便没有在理会,直接开门进了大厅。大厅之内的摆放和平常家庭没有什么两样,家用沙发、液晶电视、还有一些花盆和一些古董。

刚进大厅,陈旭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整个客厅中没有开灯,可是卫生间之内却有着亮光,而且在里边还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

“卧槽,这间房子不是闹鬼吧!”陈旭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轻轻的关上了房门,把手中行李箱轻轻的放在门口,蹑手蹑脚的走到卫生间前,悄无声息的靠在了右边的墙上。

如果仔细发现,陈旭所做的这一切明显是经过训练的,做起来一点声音也没有,就好像整个身体轻飘飘的。

陈旭伸手握住门把手,猛然之间一开门,整个人如同鬼魅一般蹿了进去。

当陈旭窜进去的那一刹那间,他整个人如同雕像一般石化住了,面前一个美女正在用毛巾擦着自己洁白的身躯,整个身体对着他,而且身上一件遮挡的衣物也没有。

那凹凸不平的身材,高耸的双峰,下面浓郁的深林,一切全部的裸露在陈旭的面前。

见到这一幕,陈旭两只眼睛瞪得铜铃大小,肆意的、贪婪的扫描着面前的娇躯,嘴巴之中还流下了透明的液体,下身也有了明显的反应,把整个牛仔裤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他现在只感觉血脉膨胀,心跳加速,口干舌燥,偷偷的咽了一口口水。

而正在洗澡的那名美女,整个人都已经傻愣在了原地,她正在自己的家洗澡,怎么会想到突然之间有一个男人闯了进来。

看着这只野生的禽兽贪婪的打亮着自己娇嫩的躯体,她的脸上顿时一片红润,身上传来那种火辣辣的感觉,让她有种想死的冲动。

时间仿佛这样的凝固了,而在零点零几秒之后,却听见令整个房间都颤抖的声音:“你是谁,赶紧给我滚出去。”

陈旭收起了那一副猪哥相,尴尬的摆了摆手,赶忙转身快速的在卫生间闪了出来,顺便把门带了上。不过当他出来的时候,脑海之中依旧是那一副令人喷血的美女赤裸着洁白的身躯,洗浴的那一幕。

浴室外,陈旭愣愣的站在原地,此时的他已经魂飞天外,不过却也感受到他身体传来的阵阵燥热。

“今天老子是见鬼了,还是走桃花运,几百年都遇不到的事情今天全部遇见了!”陈旭咽下一口口水,心中暗暗想到。

“咚!”

关门的声音把陈旭在YY中拉回了现实,他紧张的看着浴室门口的方向。一名妙龄女子身上围着浴巾走了出来。

这一幕更加的吸引人的眼球了,都说刚出浴的美女是最吸引男性动物的,这一点都不假,陈旭等瞪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由于房间内没有开灯,比较昏暗,借着月光能稀松的看见两道人影。

陈旭没有动,而在浴室出来那名女子走到开关前把客厅的灯开了,顿时光芒照亮了整个大厅。

女子转了过身来,整个人和陈旭来了个面对面,忽然两人指着对方,不可思议的尖叫道:“是你?”

这名女子陈旭见过,正是在陵园被他救了的那名女子,没想到两人如此有缘分,这一次在这里居然又遇见了。

诺菲看见这个人是陈旭急忙伸手按住了身上的浴巾,害怕陈旭有什么举动。

“虽然今天你帮了我,但也不至于跟到我家里来吧!”诺菲看着陈旭,脸上闪过一抹红晕,愤恨的说道。

“我承认我有些无耻,但是还没有无耻闹那种程度。这里可是我的家!”陈旭非常严肃的说道。

“什么?你家?我一直住在这里,怎么可能成了你家?”原本有些温柔儒雅的诺菲急了,丝毫不顾淑女形象的叫道。

“这里是龙庄小区06号小独院啊,是我父亲的名下的?”陈旭原本那些底气在人家一句怒吼下烟消云散了,有些委屈的说道。

“难道面前的不会我的姐姐吧!或者、或者是亲戚什么的?”陈旭在自己的思想中,留着哈喇子想道。

“你、你父亲名下的房产?你父亲是谁啊?”诺菲显然没有转过弯来,询问道。

“我父亲叫陈天成,这龙庄小区06号小独院就是他留给我的,要不然我怎么有钥匙进来的。”陈旭撇了撇嘴,说道。

“你是陈旭?”诺菲试探的问道。

“是啊!”陈旭很认真的点点头,回答道。

“哦!啊!”原本平静的诺菲,像遇到什么让她惊恐的事情一般尖叫了一声,用手捂上了嘴巴。

“大姐,你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吓我一跳。就算这里是我家,你也用不着尖叫啊,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陈旭拍了拍胸口压压惊,出了一口气说道。

诺菲就好像遇到特别吓人的事情一般,特别的惊恐,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又惊叫一声,旋即快速的拖着拖鞋,直接奔了二楼。

陈旭一直看着她这一举一动,脑袋里有着一个大大的问号,有些错愕的说道:“这美女不会有精神病吧?”

“晕,不会吧,如果有精神病,那我不是要被判刑了,非礼智障人士?”陈旭心中很是无耻的想到。

正在陈旭想着的时候,诺菲已经在楼上走了下来。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一身衣服,上身宽大的体恤衫,下身紧身牛仔裤,勾绘出一副完美的身材。在配上湿漉漉的头发就像出水芙蓉,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这幅画面,让人想入非非。如陈旭这样的一副痞子相,表面上没有任何的想法,内心中正在对天呐喊着‘救命啊,神啊,救救我吧’。

诺菲换上了衣服,好像也平静了下来,在二楼走了下来,温柔的说道:“儿子,你回来怎么不跟妈打个招呼啊!”

“咚!”

一句话让陈旭整个人都跌倒在了地板上,身体不停的向后挪动,惊恐的说道:“你、你、你别过来,这真他妈的闹鬼了,我妈都死了九年了,你在哪冒出来的!”

“儿子,你误会了,我不是你亲妈?我是你后妈啊!”诺菲一边向陈旭走去,一边说道。

“啊!”陈旭好像更受到什么刺激一般,在地上跳了起来喃喃道:“后妈,我什么时候有的后妈啊?怎么我父亲没跟我说过呢!”

“我不知道就不知道了,这后妈还是她?哎,这不是桃花运啊,这是厄运啊!”陈旭内心在抓狂,苦着脸小声自语道。

“儿子,你说什么?”诺菲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陈旭而去。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你不是我妈?我只有一个亲妈,并没有后妈?”陈旭显然有些不适应,抵触道。

“就算你不认我,我也是你后妈?虽然和你父亲并没有夫妻之实,但也有了夫妻之名啊!”诺菲有些惆怅的说道。

“好、好,我认你,认你行了吧!”陈旭看着面前的美丽女人要哭的样子,他顿时没有了脾气,只能苦着脸妥协道。

“这还差不多!”诺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今天折腾一天你也累了,我这就给你收拾房间去!”

说完,诺菲就上了二楼把她隔壁的房间收拾了一番,才让陈旭入住。

进了房间,陈旭直接躺在了床上,今天老天实在是给了他一个大惊喜,让他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后妈,而且这个后妈还是一个尤物,让他险些把持不住。

想着想着,陈旭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那脏张的器官飞快捣动起来,幻想着刚才那一幕,打起了飞机。

 
3
第三章 局长妥协        

第二天,天色已经大亮了,陈旭才在睡梦中醒来,睁开那朦胧睡眼,在床上坐了起来。

缓了缓睡意,陈旭伸了一个懒腰,走下床拉开窗帘,看着窗外清晨的阳光,陶醉的说道:“还是家里最舒服啊!”

扭动了两下肩膀,转身朝着门外走去,来到楼下,直接走了进了卫生间,稀里哗啦的解决起来。

这时诺菲也在房间走了出来,直接来到了楼下,伸手把卫生间的门拉开了。映入眼前的一幕是,陈旭正在陶醉的吹着口哨,手中捏着那犹如小钢炮的生殖器官。

“啊!”一声犀利的尖叫让陈旭不得不再陶醉的神情中,清醒过来。

转头看着面前的美丽后妈,陈旭整个人跳了起来,快速把手中的水龙头放回裤子中,尖叫了一声:“我说大姐啊,你怎么回事,人家正在关键时刻,你怎么不打招呼就进来了,如果憋坏的话,你要陪给我!”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诺菲的脸上一阵绯红,声音如同蚊子一般,尴尬的说道。

诺菲在这一个人住习惯了,她忘记了昨天突然住进来一个青年的男人。

“那你还不赶紧出去!”陈旭的脸上非常的痛苦,水源马上就要破关而出了。

“哦、哦!”诺菲整个脖子以上全部红了起来,赶忙关上了卫生间的门,转身退了出去。

“哎呦,这让我怎么做人啊!”诺菲站在卫生间外,双手捂着火烧一般的脸颊,羞涩的喃喃道。

而卫生间内的陈旭却没心没肺的吹着口哨,舒畅的尿着,仿佛刚才的一幕,完全都没有当回事一般。

陈旭舒畅的尿完,转身出了卫生间,直接回到他的房间睡了一个回笼觉。

这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诺菲早已经不再家中了,她害怕在有什么尴尬的是发生,匆匆的吃完早餐上班去了。

在房间中出来,陈旭直接下了楼,就看见诺菲给他准备的早餐,顿时食欲大起,连牙也没刷,直接吃了起来。

吃完早餐,陈旭拍了拍肚皮,满意的说道:“妈就是妈,不管是后妈还是亲妈,对儿子都是很体贴啊!”

早餐已毕,陈旭梳洗了一番,换上了一身衣服出了门,他这一次回国可不只是继承他父亲遗产这么简单。还要找出凶手,给他父亲报仇。

天京市市警察局,陈旭直接走了进去,随便找了个警察询问了一下局长办公室的位置。然后他直奔局长办公室。

站在九层市警察局局长办公室外,陈旭轻轻的敲了敲门,没等里面传来声音,他推门直接走了进去。

此时市警察局局长,正在抱着秘书摸着大腿享受着,突然传来的敲门声让他不耐烦,而还没等带说话,外面的人推开门已经走了进来。

看着进来的并不是自己警局的人,而是一个吊儿郎当脸上还带着是似有似无坏笑的社会青年,局长的脸上,顿时阴沉的很。

陈旭进来正看见局长抱着小秘,他脸上带着笑意打趣的说道:“哎呦,做局长的就是舒服,白天也可以抱着小秘亲热啊。”

“你是谁?闯进我的办公室,就不怕我把你抓起来吗?”局长听了陈旭的话,脸色更加的阴沉了,语气不善的说道。

陈旭吊儿郎当的在门口走了进来,直接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缓缓的说道:“我来这里自然是有事情找你了?”

局长见到陈旭这个样子,很是不爽,他咬着牙问道:“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

陈旭没有回话,而是盯着已经在局长腿上站起来的小秘看了两眼。

局长也看了小秘一眼,然后心领神会的说道:“小会啊,你先出去,我有事情要谈。”

小秘有些幽怨的瞪了陈旭一眼,扭着那丰满的大屁股走了出去。

“现在这里没人了,有什么事情你该说了吧!”局长很是不满,压着心中的怒气说道。

“请问局长你贵姓啊?”陈旭没有理会局长的询问,自顾自的问道。

闻言,警察局长顿时脸色黑了下来,心中更加的不爽了。

“姓张、名富贵!”张富贵脸色铁青,硬是咬着牙说道。

“张局长啊,幸会幸会!”陈旭仰坐在沙发上,一副大爷的样子说道。

见到陈旭这个样子,张富贵已经是怒火中烧了,如果他在说一些没有营养的东西,恐怕后者真的要发怒了,把他抓起来,关了班房。

“现在有什么事情你该说了吧!”张富贵语气极为严肃的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一些小事情想要询问局长大人一下!”陈旭身上的痞子气息在这一刻消失了,正色的说道。

“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陈天成,局长应该知道吧,他是我父亲,前几天发生交通事故死了!”陈旭面无表情靠在沙发上的身体,向前倾了倾说道。

陈旭的话一出口,张富贵的脸色顿时变了几变,最后平静了一些,说道:“我知道,不过那确实是交通意外。”

“交通意外?”陈旭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这些说辞骗骗广大的人民群众还可以,想骗我还是没有说服力的。”

“我在回国的时候,已经调查过去了。我父亲出车祸是在中央路,那里是最繁华的市中心。并且天京市是一线城市,本身就已经开发完了。那为什么会出现卡车。如果出现卡车的话,交警第一时间就会出去扣留,怎么还能发生交通事故呢!很明显这是一起谋杀案,让你们警局说了交通意外。”陈旭原本英俊的脸上带满了戾气,寒声说道。

“这、这……”张富贵吱吱唔唔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不用这个那个的了,很明显这是你们警局有意的包庇!”陈旭在身上取出一颗香烟点了起来,挥挥手说道。

此时张富贵慌了神,面前这青年把什么都分析的头头是道,明显是有备而来的。

“不管你怎么说,这件事情是我们警察的事情,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明天我就派人好好的调查一番。”张富贵冷静了一些,敷衍着说道。

对于这些说辞,陈旭嗤之以鼻。讥讽的笑了一下说道:“张局长,你这话还是跟广人的人民群众说去吧。如果我真的相信你这话,在这里离开,明天在一处荒郊野地就能发现一具青年男子的尸体。”

“啪!”张富贵愤怒的一拍桌案,站起身来怒声道:“我好歹也是市公安局长,我说的话难道你当放屁了。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

陈旭没有动,吸收了一口烟,也在沙发上站了起来,来到书桌前,不紧不慢的弹了弹烟灰,冷冷说道:“张局长,你这是对我的说的话表示愤怒,还有恼羞成怒了?”

张富贵只感觉自己的胸口彼此起伏,心中充满了怒气,手指着门口,大吼道:“你给我出去,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让你在监狱里待一辈子!”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威胁,而你恰巧触动了我的怒火。”陈旭身上猛地释放出了一丝杀机,把手中的烟在烟灰缸之中按灭,眼皮轻轻的挑了起来冷声道。

张富贵也是久经各种场合,也感受到了陈旭身上的杀机,身体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惊恐的说道:“你想怎么样?”

他也是一名武警出身,退伍之后托了一些关系进了警察局,摸爬滚打了这些年熬到了局长的位置,虽说有两下子,但是很久也不练了,退步了很多。

“放心,我不会杀你。”陈旭说着话,然后快速的在裤兜之中取出一张扑克牌夹在右手的双指之间,然后闪电一般的射出。

张富贵只感觉扑克牌在眼前一闪,就不见了,转头看了一眼背后的墙壁,吓得他一身冷汗,两只小腿都有些颤抖。

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陈旭甩出的扑克牌,在张富贵的头顶之上划过,顺便的带下了一缕头发,而整个扑克牌却被定在墙上,那缕头发还在扑克牌上边。

由此可见面前站着的青年到底是什么人,有些什么样的实力,如果他想杀自己,恐怕现在自己已经是个死人了,张富贵惊恐的想到。

陈旭随身带的扑克牌并不是用来娱乐的,而是用来防身的,毕竟过飞机安检的时候,一切违禁物品都不能携带,这扑克牌并不违禁。当然不管什么东西在他手中都是杀人武器,这一点毋庸置疑。

张富贵见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整个人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身体软软的坐在了椅子上,语气柔软了说道:“你想怎么办?”

“看来你还挺聪明,今天我到这里来就是了解了解情况。事实证明我所猜测的都是对的。”陈旭收起了杀机,恢复了痞子形象说道。

“那你想要我做些什么?”张富贵知道态度在强硬下去,他的头就像身后定在墙上的头发一样,在他身体之上挪下来。

“这些事情我不想通过你们警方来解决,有些事情也不是你们警察能解决的。”陈旭淡淡的说道。

陈旭并不是不想借助警察来了结一些事情,不过问题是现在的警察能够解决什么事情呢!还不如借助自己的手,来了结该了结的。

张富贵了解的点点头,刚才陈旭这一手却是把他吓的不轻,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4
第四章  我只是来应聘的        

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张富贵的额头之上都是冷汗,他在心中想,是不是调来一批警察把面前的男子给拿住,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出现瞬间,就被他给否决了。如果那样做的话,那么第一个丢掉性命的就是他自己。

毕竟刚才那一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就算是在优秀的特种兵恐怕也很难办到。

“对了,我刚在国外回来,在这里还有工作。你想想办法给我弄一个工作!”陈旭想起来了,他刚回到国内,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工作。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了,虽然手中有八千万遗产,不过他现在还不想动。

张富贵此时也没有了火气,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说道:“这个好办,什么样的工作你说一个吧,我都尽快给你办了。”

怎么说张富贵都是一个警察局长,在天京市的人际关系还是比较多的,随随便便找一个人都能把陈旭的工作敲定下来。

陈旭坐在沙发上沉思了一下,现在他有地方住,也有人给他做饭,就差薪水的问题了。只要薪水高,什么工作他到无所谓。

“随你便吧,只要工资过的去就行。不过越快上班越好!”陈旭手头上实在是紧啊,他又不能伸手管他后妈要,也不想动那八千万,所以只能期待快点上班了。

“这样啊!”此时张富贵也放松了下来,小声的说了一句,想一想把陈旭介绍道什么地方去上班。

沉思状态的张富贵,突然眼睛一亮,急忙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不一会电话的对方传来了极其抚媚的声音:“哎呦,张局长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

“王主任啊!哎呀,这不是想你了吗?”张富贵一边笑着一边闲扯着。

陈旭扭头看了看,他发现这个张富贵的眼睛都变成了桃花形状,脸上一脸春色,想必和电话那头的女人有一腿。

“行,没问题是吧,那就谢谢王主任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啊!”张富贵春意荡漾的说完,挂断了电话。

“工作的事情给你落实了,你没有什么事情了吧!”张富贵挂断了电话,然后对着陈旭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我谢谢张局长了,实在是感激你出卖你的肉体和灵魂,为我换来一份工作。”陈旭掩饰不住脸上的笑容说道。

“这个,哪里哪里!”张富贵的脸色顿时一红,尴尬的说道。

“废话也别多说了,到底是什么工作,工资待遇怎么样?”陈旭闲扯了两句,然后问道。

陈旭提了起来,张富贵也不敢绕弯子,直接回答道:“教师一名,工资待遇我没有问,不过应该是不能太少,怎么说一个月也有五六千吧!”

想了想,陈旭觉得也行,问道:“在什么地方,当什么教师?”

张富贵神情有些尴尬:“这个是天京市一个贵族高中,圣女高中。体育教师。”

“哦,那什么时候去报道。”陈旭问道。

“什么时候都可以。”

工作的事情落实了,陈旭可没有兴趣在和面前这个中年局长聊下去了,也没有说话转身就离开了。

“对了,今天我找你的事情,我不想让别人听到一点风声,不然的话就算有一个团保护你,我也能让你的脑袋搬家,记住我说的不是玩笑话。”说完,陈旭头也没回,推开门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刚才的话,并不是陈旭的大话,就算有一个团的兵保护张富贵,他也能取的了后者的性命。作为世界顶级的存在,这都办不到,还是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张富贵愣愣的点点头,脸色阴沉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出了警察局,陈旭也没有事情,索性今天就把工作的事情给彻底的解决完,也算完成一件事情。

想着,陈旭直接去了所谓的贵族高校‘圣女高中’。

圣女高中并没有在市中心,而是在天京市的东区。

当陈旭到达圣女高中门口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已经傻了,所谓的圣女高中,的确是‘剩女高中’。

这所学校之中,全部都是女子,一个男性动物也没有,从学生到老师,全部都是雌性的,就连门口的安保都是清一色的女子。

“kao!”陈旭伸出一个中指,对着学校里边伸出一个中指鄙视了一番。

保卫室之中的女子保安,看见陈旭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站在校园前,她手持警棍就走了出来。

“喂,小子,你是干什么的?不知道圣女高中门口男子不许靠近的吗?”女子保安出来就是一顿吼叫。

陈旭的身体不知不觉的后退了两步,看着面前的保安,他心中骂道:“张富贵这个王八蛋,这不是在玩我呢吗?把我弄进这里边当教师,恐怕我真成‘老湿’了。”

“那个、那个,我是来应聘教师的。”陈旭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教师,什么教师,不知道我们圣女高中是不招男教师的吗?”女子保安,一看陈旭就不是好人,手中的警棍拎了起来,如果他在不走,这根警棍就会和他的脑门来一个亲密的接触。

“张富贵,你给小爷等着,如果小爷能在这里活着出去绝对饶不了你。”陈旭心中暗暗的骂道,表面上却是一脸的真诚,说道:“真的,是市警察局局长张富贵介绍我来的,不信你给你们王主任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女子保安狐疑的看了陈旭一眼,转身走回了保卫室,拿起电话给王主任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女子走了出来,冷冷的说道:“你进去吧,王主任在三楼教务处等你。”

闻言,陈旭才长出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真诚的对着女子保安笑了一下,快速的窜进了校园之内,奔着主教学楼的三楼而去。

一口气在学校的大门跑到了主教学楼的三楼,找到了教务处,平复了一下心情,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教务处之内传来了一道极其抚媚的声音,让人听了整个身体都发酥。

陈旭推门走了进去,见到的是一名三十五六岁的女子,脸上浓妆艳抹,身上穿的极其性感,整个腋下全部都是透明的。甚至连内衣的颜色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陈旭只看了一眼,顿时就感觉鼻子发热,鼻血差点流淌下来。要说陈旭是好人呢,他也好色,要说他不是好人,还是一个小处男,对于这种画面还真没有免疫力。

王主任见到一名长得比较清秀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媚声媚气的说道:“你就是陈旭吧,张的还真不错。”

“你就是王主、主任吧!”陈旭有些结巴的说道。

“哎呦,叫人家王主任多见外啊,叫我小小就好啦。”王小小说着话,还时不时的拋两个媚眼,使得陈旭的身体直发酥,差点没站住,倒在地上。

“主任,我是来应聘教师的。”陈旭有些顶不住了,赶紧进入了正题,要不然他今天,真就有可能湿着出去了。

“小旭啊,怎么还叫人家王主任呢,叫人家小小就好了啦!”王小小放下手中的工作,扭动肥臀,晃动腰肢,走到陈旭的身前,用那手指点了点后者的胸口,吐气如兰的说道。

陈旭头有点晕晕的,他看着这性感妙曼有些裸露的身躯,听着那令人发酥的媚声,嗅着面前躯体上的芳香,三处感官传来的感觉,让他身体血脉快速的运转,身体异常的燥热,身下也有了小动作。

王小小感觉到了陈旭下边的动作,他低头的看了看,顿时两只眼睛精光直闪,好像要把陈旭吃了一般。

此时陈旭只感觉是倍感压力了,身体不由得围着王小小转动起来,最后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王小小可没有放过陈旭的意思,她带着有色眼镜的盯着后者的下体,有种舍不得离开的感觉。

陈旭只感觉口干舌燥,内心叫苦不迭,这叫什么事情啊,我只是来应聘教师的,如果在了一个‘办公室门’如何是好啊。况且我还是个处男,如果失身了,该怎么办啊!

“你跑什么嘛!”王小小‘凶恶’的看了陈旭一眼,跟了过来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的边上。

这时的陈旭简直是压力山大啊,王小小胸部的两个大馒头都贴在了他的身上,叫他简直是欲火焚身啊。

“我日啊,这是在色诱小爷吗,一会小爷把持不住,一定按住把你OOXX了。”陈旭心中骂道。

“王主任!”陈旭刚一说出口,就被王小小 ‘凶恶’的眼神给瞪回去了,咽了口吐沫说道:“小小,我这教师工作怎么样了?”

“都说了,不谈工作嘛!”王小小抱着陈旭摇晃起来,整个身体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他M的,不行了,受不了了,老子虽然是涩狼,但也是个男人。老子不给你颜色颜颜,还真当老子不是男人呢!”陈旭欲火焚身啊,他也不再坚持了,涩狼变成色狼了。

陈旭刚有动作,外边就传来了一串急促的敲门声,使得他心中的火气消失了大半,心中有些不爽的骂道:“M的,刚才你应该来的时候,你不来,好不容易老子要行动了,你来了,这不是玩人呢吗?”

陈旭是欲哭无泪啊!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