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这个解放军开挂了!单兵击毁53辆装甲车,如何做到的?

楼主:今日军事网 时间:2020-04-25 23:07:23


第1章 夜里救了个美女

H市城东区。

锦唐一期是H市标准的一片烂尾楼。房子建到一半,突然遇到国家缩进财政,银行提高贷款利率,锦唐集团彻底放弃了这一片原本就不挣钱的地盘,从此成了H市的烂尾楼。

夜晚,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张琛骑着他的宝座在没有路灯的情况下在这烂尾楼内穿梭,时速不慢,左躲右闪,竟然没有撞到柱子上。寻了一处墙脚,他停了下来,漆黑中,两只眸子四处瞅了瞅。麻利的从那辆破旧的电单车后面取出工具。

扳手,起子,榔头……无一不有。

张琛左手握着一把剪钳,右手捏着一柄起子。他利索的在墙角摸了摸,神情一愣,顿时吐了口唾沫,大骂道:“一帮犊子,竟然抢了老子的东西!”

原来,张琛老早就摸清了情况,在这片烂尾楼中,有大量的电缆线,原本打算晚上来取货,却没想到被人先行一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无奈之下,他四处摸索了一阵,换了几个地方,在工地一处隐秘的角落摸到了大量的堆积电缆线。

“娘希匹,老子终于有点收获了!”张琛急忙握着工具,吐了口唾沫,卷起那半旧不新的花斑衬衫,左手握住电缆,右手用剪钳轻轻的剪住电缆线的外皮层用力一扯,大把的铜丝露出了本来面目。

“啧啧,好料啊!真可惜!”张琛看着黑暗中泛着的暗淡铜光,不禁心中大喜,索性在一旁堆积的木料上坐了下来,把那双穿了将近一年,卷了边的人字拖丢在一旁,情不自禁的唱了起来:“一摸姐的胸,姐胸紧绷绷,好像那包子刚出笼;二摸姐的口,姐口像米酒,吃起来一口口;三摸姐的腰,姐腰细袅袅,好像那杨柳水上飘;四摸姐的手……”

一曲十八摸被他唱的漫天乱飞,但是这些并不影响他收获的喜悦情绪。这些电缆内的铜丝估摸着有几十斤啊,按照现在二十二块的回收价格,奶奶的,又可以多去几次翠花楼了。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在漆黑的夜空响起。

张琛一愣,那双原本散漫的眸子竟然绽放出一缕凝重的目光,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五四国产手枪,仿得,声音貌似带着沙哑的脆!”张琛皱着眉头,吐了口唾沫,手中的工具一丢,手脚并用,疯狂的在漆黑之中冲了出去,仿若一匹猎豹一般。不足十秒的功夫,他竟然已经奔出了数百米之外。

烂尾楼深处,在一个偌大的搅拌机旁,三个黑色的身影,两男一女,女子捂着小腹瘫坐在地面上,其中一名男子握着手枪,手指已经放在了半弧形的扳机上。他冷笑一声:“黑蝴蝶,今天是你的末日!交出货物,给你留个全尸!”

“啐!”女子到也十分硬气,啐了口唾沫,骂道:“东西给了你们,就等于毁了锦唐集团,你们别痴心妄想,我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们东西在哪!”

张琛悄声的潜伏在一处石柱子后面,两个男子身高约莫在一米八五左右,手中的枪是7.62毫米五四手枪,评估了两人的实力,并且做了一番对比,自己想要战胜他们的机会不是很大,但不是没有!

“哼!”持枪男子冷冷一笑,把手枪交给另外一名男子,说道:“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我们的厉害啊!”

男子走过去,把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一截肮脏之物,冷笑道:“很久没开荤了,今天就拿你来试试!”

“混蛋!你敢!”女子惊恐的尖叫了起来。手捂着小腹,隐隐的能够看见血从伤口处涌出来。她双脚在地上蹬,企图逃脱恶魔的侵犯,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男子吃着那一截赃物朝前慢慢走去,脸色泛起阵阵淫笑。

“就是现在!”

张琛从地面上捏起一枚鹅卵石飞速的朝持枪男子太阳穴甩去。

啪嗒!持枪男子应声倒下。在另一名男子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张琛一脚飞在了他的胯下,整个人轰然的朝后仰去,张琛的这一脚力量太大,直接爆出了一团血花,隐隐的还能看到那白色液体。

“娘希匹,暴蛋了!”

张琛啐了口唾沫,光着的脚丫子上面竟然鲜血淋漓。他赶忙在男子的黑色西服上蹭了蹭,回头发现那名叫黑蝴蝶的女子已经昏迷了过去。

“草,这让我怎么办?”张琛郁闷了。眼睛却定在了黑衣男子手中的五四手枪上,这强威力虽然不大,貌似用来防身还不错。刚想伸手去捡,却突然想到自己已经不再是当初的自己,伸出去的手缓缓的收了回来。

“操蛋的人生,为什么我会遇上这档子事呢?”张琛很郁闷,也很纠结,无奈的抱起女子,朝自己的宝座飞奔而去。

把那些电缆统统塞进了电单车后座自制的后备箱内,单手抱着女子,一只手骑电单车,飞速的离开了锦唐一期的烂尾楼。

第2章 你赔我小鸟

张琛力气大,单手里扛着一个人丝毫不费力气,另一只手拧着电单车的加速器,无奈电单车速度有限,张琛只好拼命的踩着踏板。

十多分钟之后,终于到了自己家的门口。张琛的家根本就是一片拆迁区,城中村改造恐怕很快就轮到这里了,没有好的水泥路,没有路灯,早在十年前就说要改造,却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动静,原先的一些房东早已经搬走了,看到房子改造无望,索性把房子租出去。

张琛就是其中的一个租客,一年前他来到了H市,便在这一片城中村住了下来,平时也没啥事,领着一群小混混吹牛打屁,晚上就去工地偷一些材料换点钱去红灯区玩玩。

却没想到,今天却碰上了这么一桩倒霉的事,最关键的是张琛这家伙还是个热心肠,前一段时间还被这居委会评委优秀青年。这让一向以偷为生的张琛莫名其妙,去追问那些居委会的大妈为啥给自己评个这玩意。

“小伙子,上个星期你背着一个老人去医院记得吗?”居委会的大妈亲切的拉着张琛的手,说:“那个老人,就是我们居委会的主任!”

张琛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还是自己走了个后门嘛。

张琛把电单车直接丢在楼下,锁都懒得锁,一手抱着受伤的女子,一手拎着电单车后备箱直接上了二楼。

一脚踢开门,把箱子丢在角落,飞快的把女子放在床上,打开灯才发现,这女子生的着实漂亮,一双两道柳眉下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精致小巧的鼻梁,红润的小嘴。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张琛弄疼了,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双手捂着小腹,鲜血流了出来。

张琛一愣,急忙从柜子里取来了一把剪刀和一柄锋利的手术刀。手术刀是张琛的收藏品。这一次做了很大的决心才舍得用。

他沿着伤口把女子小腹上的衣衫全部剪开,血淋淋的伤口好冒着鲜血。张琛急忙点了个酒精灯,把手术刀放在上面烧着。接着,他找来几根绳子把女子双手双脚捆在床头。要把子弹弄出来,就必须动真格的,捆住她的手脚以免她在手术的时候突然乱动。

手术刀子烧红,张琛用酒精洗了手,操着手术刀时,张琛平日里玩世不恭的表情收了起来,现在则是一副凝重而沉稳的神态,双眼紧紧的看着那道伤口,倒是忽略了小腹下从内裤里冒出头的芳草。

“动手了!”张琛手术刀飞快的探入伤口,顺着伤口进去卡着子弹,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猛的抽了出来。

“啊!”女子一阵惨叫,索性的是四肢已经被捆住,小腹的肌肉紧紧的收缩,伤口内的鲜血喷了出来,溅在张琛的脸上,张琛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接拿起一旁准备的消毒棉球擦了一圈伤口,接着立刻包扎。

一系列动作下来,足足有数十分钟之久。

“呼……”张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瘫坐在地面上,躺成了一个大字,看着乌黑的屋顶,说:“很久没干这活了,都快生疏了!”

不知不觉,张琛竟然陷入了睡眠。

第二天一大清早,洗手间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把张琛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张琛看了看四周,揉着朦胧的双眼,下体胀的厉害,急忙扯着下体那家伙朝洗手间冲了进去。

刚推开门,却看见水雾之中一具美妙的少女酮体,婀娜多姿,前拱后翘,隔着水雾,张琛依然看见少女那对傲挺的双峰,后面那丰腴的翘臀若隐若现的那条沟壑……

女子转头,看见张琛站在门口目瞪口呆,下面还捏着一条肮脏的器官竟然还高高的雄起。她怒了,正准备一个劈腿将那对着自己的肮脏器官踢暴。可刚一动脚,立刻牵扯了小腹上的伤口。

“咝……”女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琛终于反应了过来,急忙关上门,临走时说了句:“有伤口不宜洗澡!”

终于逃脱了那媚色的陷阱,他进了厨房,没想到煤气灶上在熬着一锅汤,张琛走了过去,打开锅盖时顿时傻眼了。锅里的不正是自己养的那只养了一年的八哥么?

正当张琛目瞪口呆的时候,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这鸟太恬躁,所以把它炖了!”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张琛的身后,张琛回头看着女子,说不出的表情,女子双手揉了揉湿漉漉的秀发,甩了甩水,说:“我现在身子虚,需要一点营养!”

“太过分……”张琛哆嗦着嘴巴,养了将近一年的小八哥竟然成了别人嘴里的营养品。太过分了,张琛激动的嘴角哆嗦,这哪里是救了个人,简直就是救了个祸害。

“你说什么?”女子没有听清张琛的话,皱着眉头,似乎看出了他的不高兴,嘟着嘴巴,说:“刚刚算便宜你的,一只小鸟就让你看了个遍,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我了个球,要不老子让你看个够?你赔我一只鸟?”张琛爆发了,他索性豁了出去,管你什么伤员病号,那八哥可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啊!现在悲催了!竟然成了他人的腹中餐!张琛歇斯底里:“现在老子鸟没了,你拿什么赔我?”

面对张琛的歇斯底里,女子惊讶的捂着红润的嘴唇,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打趣的说:“你摸摸你下面,小鸟不是还在么?”

张琛一愣,习惯性的捂了捂下面,发现小鸟还在,突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瞪了女子一眼,默默的蹲在旁边,不说话了。

“我叫殷柔,你叫什么名字?”女子倒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妩媚的笑道:“昨天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你说吧,需要多少钱报答你?”

“你先把我的鸟赔来吧!”张琛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第3章 房间内的旖旎

在鸟的问题上,张琛纠缠不清,殷柔白了他一眼,娇怒道:“你这个人有完没完啊?什么鸟不鸟,吃了就吃了!你要是不要钱就拉到!”

殷柔四周扫了一眼,张琛的屋子里乱七八糟一片。见屋子里都是一片凌乱,四处散落着钢筋、铁骨仔、电缆……眼神一亮,问道:“你没有工作对吧?”

“靠,有工作老子会去捡废铁,偷钢筋么?”张琛斜着眼睛瞥了她一眼。恰巧看到女子白色衬衫下泄露出来的一片风光。张琛大呼:娘咧,竟然是hellokitty的卡通内裤?真是要人命啊!

关键是那小内裤竟然把那沟壑勾勒的一清二楚。张琛盯着那一抹旖旎之色眼睛一动不动。殷柔立刻发现了张琛的神情,急忙捂着衬衫,嗔怒道:“混蛋,你往哪看呢?”

张琛一愣,嘿嘿的笑了起来:“我这不是看我的衬衫你穿的合身么!”

“哼!”女子冷冷的转身就走,张琛歪着脑袋瞅着那半拉子翘臀,真是赏心悦目啊。女子撅着翘臀直接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说:“我饿了,赶紧把那八哥汤端来,我要喝!”

张琛无奈,谁让对方是伤员,优待伤员可是是优秀青年必备的良好品德啊。屈服与殷柔的淫威之下只好忍着心痛端起汤锅走了过去。

“要不我介绍一份正式工作给你如何?”女子捏着兰花指把汤锅打开,里面的汤传出阵阵的鲜香之气。让一旁的张琛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看了那汤一眼,却立刻想到了和自己相处了一年之久的八哥,原本那股强烈的食欲立刻消失了。

“不用,你自己都保不住还指望着帮我!”张琛瞥了她一眼,直接在一旁的太师椅上坐了下来。这太师椅还是张琛从别处淘来的,别看它挺旧,躺在上面可舒服。

女子倒是十分好奇的打量着张琛,昨天险些被自己的对头把手中一份重要的资料抢走,还差点清白不保。却没想到最关键的时候被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给救了。殷柔仔细的看着张琛,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蓬乱的头发下面是一张坚毅的面庞,两道刀削的眉毛,笔挺的鼻梁下面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

女子紧紧的看着张琛,仿佛发现了一个宝贝疙瘩一般!这个懒散的坐在太师椅子上的男人竟然可以空手对付两个持枪的男子!这不得不让她大为惊讶。虽然她昨天晚上已经昏迷过去,但是从公司传回来的消息,对方公司聘请的两个杀手竟然被杀!无疑,殷柔肯定是眼前这个慵懒的男子干的!

这就让她怎么也想不通了,这个外表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男子为什么会有如此身手?在他的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只可惜自己当时昏迷了,没有看清楚他到底是如何出手的。

“那可不一定!”殷柔神态自然,眼神游离在张琛的身上,把这个浑身充满了神秘的男子深深的印在眼中,殷柔喝了口汤,说:“月薪三千,干不干?”

张琛一听,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娘希匹,三千?那得偷多少钢筋,铁咕噜啊?现在的铜线二十块一斤,三千块得偷一百五十斤电缆才行啊。娘的,在这一片地区竞争太激烈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电缆偷。

“三千……少了!”张琛也是个贼精的家伙,扬了扬脑袋,说:“现在保安都三千五了!”

女子眼神一愣,顿时眼角勾起一抹笑容,看来把这个男人挖到自己身边有戏。她漫不经心的喝了口鸡汤。殷柔学过心理学,懂得如何勾住一个人的心,想要抓着他,不能一口气扑上去,而是必须循序渐进。

“三千三,我的最高底限,锦唐二期花园缺一个保安!”殷柔勾起一丝媚笑,看着张琛,却发现张琛这家伙竟然材米油盐不进,听到三千三的数据眼睛竟然没有一丝的波动。在H市这样的二三线城市,平均工资不过一千多块。而自己给他开到了三千三竟然没有一点反应。

其实,不是殷柔小气,如果张琛真的愿意跟着她,哪怕一万块一个月也照样砸下去,但是,她怕开出一万的高价反而让张琛起疑心。

人都有一种贱性,买高不买低!殷柔正是把握了这一点,才拿出了市场上讨价还价的耐心来挖张琛。

张琛两只乌黑的眼眸子转溜了一圈,其实,他刚刚那一句保安也三千五不过是一句忽悠人的话,现在淮安市保安的工资两千封顶,而且还是小队长。普通的保安不过都是一千五的水准。

“成!”张琛点头。

“收拾东西跟我走!”殷柔立刻站了起来,却发现伤口一阵撕裂的痛苦,脸色一白,急忙捂着小腹。

“急什么急!”张琛白了她一眼,走过去,竟然丝毫没有避讳的将她横身抱起,轻轻的抱起,放在沙发上。

殷柔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竟然敢这样亵渎自己的身子?!她眼睁睁的看着张琛轻柔的掀开自己的衬衫。

该死,自己下面根本没穿裤子,只靠着一件宽大的衬衫遮挡羞处,刚准备怒声呵斥张琛,却被张琛一个犀利的眼神给阻止。刚吼到喉咙的话愣是被张琛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张琛左手握着剪刀,右手捏着那柄手术刀轻轻的剪开了伤口上的绷带,血红一片。张琛皱着眉头,骂了一句:“叫你别洗澡,你看看,如果不处理,伤口感染了你就等死!”

“我……”殷柔突然感觉自己误会了张琛,脸色一红,内心原本的羞涩一扫而空,面对张琛就像面对医生一样坦然。

“我什么我!”张琛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丝毫没想过和这位未来的老总对抗的下场,他走进房间区了些消炎药撒在伤口上,换了新的纱布重新包扎!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