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胆小慎入!北京最恐怖的20个灵异事件!!惊悚离奇至今未解!!!

楼主:女人健康好气色 时间:2018-12-06 17:40:59

北京这个城市

经历了太多的王朝更迭与历史沧桑

自然各种灵异蹊跷的故事就流传在了民间

想必大家对于帝都的灵异事件也了解不少

现在让小编给大家盘点一下

故事比较惊悚,胆小勿入!




在这些灵异事件中,传播得最广泛的莫属北京地铁灵异事件。去过北京的你,在搭地铁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你是否听说过北京地铁灵异事件?


以前听人说,帝都修地铁的时候,工程进行得很不顺利,不是这出问题,就是那有险情,还经常遭遇根本无法解释的难题。 



人们就说这是因为地铁施工中挖出来了好多尸骨,那些魂魄无家可归就出来阻挠。


后来还是请了得道的高僧,连做了好多天的法事,请求神灵僻佑施工,并且保证以后每晚24点前(子时之前),会关闭地铁,然后让列车空驶一个往返,将被惊扰的魂魄安稳的送回原地休息。



说也奇怪,此后的施工进行得异常顺利,最终才让帝都地铁工程如期完工。


此后,尽管北京地铁又增加了好几条线路,城市的夜生活也越来越繁荣,但所有的地铁关闭时间都从没晚于24:00,因为那时是子时,正是所有灵魂休息的时刻。




早就听说很多所谓卧轨自杀的人未必是真的自己跳下的,事实上就是,但是地铁内部不允许说。



据说其中一个案例,地铁内部人员都看了。一个人等车的时候突然往前趔趄了几步,然后头朝下掉了下去,被进站的火车压死。


问题在于监控里边那个人身后是没有人的!!最后警方调查的结果是当事人突发低血糖,昏厥。


这个结论所有看过视频的人都无法接受。




说是330路末班车上坐着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小伙子,后来又上来两个人架着一个喝醉的人,车开了一段路,老太太就和小伙子吵了起来,老太太不依不饶拉着小伙子下车,司机售票没办法,只好给停车开门。


再后来大家都知道,老太太对小伙子说什么“是我救了你”、“那仨人是鬼”……



其实真实事件发生在375路公交车上,情景差不多,吵架的换成了一个老头和一个小姑娘,等这两人下车之后,老头对小姑娘说“那俩人拖的是死人。他们是杀了人想伪装车祸”。



这个老头是个法医,他看出了那个“喝醉”的人并不像一般醉鬼一样全身瘫软,而是僵硬的已死的样子。



第2天新闻报道:有辆公交车昨晚坠毁山下,司机和一名乘客遇难。



大家都知道故宫对外开放的其实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对外开放的。具体原因谁也说不清楚。但传说,刚解放那会,故宫博物院晚上巡查保卫的人员经常看见有种奇怪的动物,很多人想抓,却没人真正抓住过一只!



故宫作为游览胜地,每天接待着国内外上万名游客,但不是每个人都会知道这座紫禁城里面包含着另一种内容……



有个人以前在故宫看门,据那个人说每天晚上都能听见有人在奏乐,而且有时能看见宫女太监排队走过。那个人家的孩子身体都不好,老人都说是因为那人受的阴气大,影响了下一代!


当然也有科学人员解释了:故宫能看见宫女是有科学依据的,因为宫墙是红色的,含有四氧化三铁,而闪电可能会将电能传导下来,如果碰巧有宫女经过,那么这时候宫墙就相当于录象带的功能,如果以后再有闪电巧合出现,可能就会像录象放映一样,出现那个被录下来宫女的影子。



不管怎样,想想故宫里那些长长窄窄的过道,长满荒草的墙头,如果晚上一个人走在那,突然看到前朝的宫女太监向你走来,就算再有科学依据,我也会吓破胆滴……晚上五点,是故宫关门清客的时间。据说,那个钟点是故宫阴气最重的时刻。


很多游人都感觉到,即使是在闷热的夏天,下午五点的故宫也会让人感到一种阴冷…



在朝阳门内大街东段路北,有一栋废弃了很久的民国时期仿西洋的三层小楼,这幢楼是1900年左右由皇帝赐给英国人建的教堂,当时和它一起建的就是王府井的教堂,但是由于工期比王府井那座慢,后来又爆发了战争,这座就停工了。



这之后就是一个国民军官住在里面,据说当年有一国民党军官的姨太在此上吊,以后就住一个死一个,住一对死一双,文革以后再无人问津,至今阴森的在那立着,夏天一过,可感凉气逼人。


每到午夜月圆之时,朝内大街81号就会传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风雨交加的夜晚甚至会出现摔酒瓶,吵架的声音。





19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劲松鬼楼事件! 


大家都在传说李老住的那幢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



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乡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当时那座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



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

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遛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



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大叫一声瘫在地上晕过去了。


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


老太太醒了以后还吓得混身哆嗦,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女人转过身子,老太太看见她的那一面也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


可怜这个老太太被吓得不能下床了,还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乡下老家休养。



从那以后,此楼鬼闹得更凶了,这件事也被喧染得无人不晓,很不利于正在进行的劲松住宅小区改造工程,于是政府出面调查此事,多名各种领域的学者、科学家深入研究,并公开在《北京晚报》上发表大量的文章辟谣,鼓励住户再搬回来,同时派遣警力守卫此楼。



记得当时报纸上讲,鬼火是因为磷在空气中燃烧,鬼哭是因为楼道里的共振造成的,反正一切的怪现象都有个合理或不合理的解译。


但广大市民对此均抱有怀疑态度,甚至几户居民合资请来阴阳先生来做法,场面搞得很大,不管怎么样,此楼的鬼事倒是越来越少了。




湖广会馆在中国近代史上大名鼎鼎,光绪年间,这个所在一时风云际会,在此处下榻清谈饮茶听戏的才子、达人多为名动朝野之辈。尤以此后在菜市口引刀成一快的谭嗣同,以及康梁二夫子最为有名。 


此处闹鬼之说由来已久,非谭复生(嗣同)公殁后方有。百姓曰,此处建会馆之前为一片坟茔,南人称之为乱葬岗子,后民国初年有佛山大贾斥资建义庄,雇一面如狮的麻风老者看管义庄,也是异状,待老人在此居住之后,乱葬岗子原来的夜夜鬼哭和磷磷鬼火渐渐少了,直至老人无疾而终,因为其曾患麻风,面目骇人,从无百姓赶上前搭讪,老人的身份也永远成了迷…… 



自老人死后,厉鬼重生,有行止不端或者不孝人家常见墙外无端扔来些石头瓦砾,并传来訇骂声,开门却杳无一人…… 


从此,虎坊桥一带,即便单身男子,亦不敢夜晚出行……



老人说老北京菜市口管杀人,那些被砍了的犯人没家属领尸的就都埋到五道口来,所以有“菜杀五埋”的说法,在地质大学建校前,也就是一直到40年代五道口还是片乱坟冈。 



那边盖楼挖点死人骨头出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这里要有地大的老住户估计都知道这事,只是有一点,地大附中盖那个一号教学楼还有地大操场南边那三层小白楼,盖的时候都有民工莫名其妙地把小推车直接从上面连人带车推下来,都出了人命。


地大附中那楼盖好后先后两三位教师从楼梯处摔倒,这是真事,就是莫名其妙地脚下一空就摔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好象没再听说有人摔倒了。



传说中的北京四大凶宅之西安门礼王府:一位石姓大妈说,她祖上是满族人,老人讲他们祖先就是礼王的包衣家奴,百年间,王府周围三人多高的旋风常常得见,奇怪得是,十步之外就根本无风……


西安门礼王府的“凶宅”传说盛行于网络,但却始终没看到探险解密的版本。按理说,王府官邸选址的重要标准之一就是风水好,为大富大贵之地,又怎么会被传为“凶宅”呢?



从民间流传的故宫、恭王府、礼王府闹鬼的故事版本来看,象征着皇权的王府向来是高墙大院,守卫森严,在老百姓眼里充满了神秘感和恐惧感。于是,王府的深宅大院就成为了鬼故事流传的载体,各种“凶宅”的版本便流传开来... 但关于礼王府大风更加科学的解释的产生也许还有一段时间。



话说多少年前的那场大火,把隆福大厦一把火点了。曾经住过东四的人,而且不仅住过东四的人都知道,那会儿,隆福大厦和它跟前儿的那条胡同多火啊!可着了火以后呢,就完了吧?彻底完了。这是因为破了风水了。


隆福大厦的那跟牌楼似的叫做隆福寺的建筑是后盖的,就头两年的事儿。盖那东西的时候,从地底下挖出两只石龟来,挖出来的石龟上刻着字,刘伯温埋的,石龟挖出来后就运走了。



自此,东四彻底废了,隆福大厦更是一蹶不振。还有传得更邪的,说那俩石龟个儿挺大的,每个都得跟汽车似的,是真不小啊。不过在小编上初中的时候,隆福大厦边儿上盖了一个娃哈哈酒楼,倍儿火,异常的火,杭州菜。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与门口那尊大弥勒佛和两个巨型蜡烛有关系吧....



你们知道为什么万寿山上要盖个佛香阁吗?说当年皇帝想在海淀这片风景秀美的地段造大园子。最早是乾隆皇帝,人家说这万寿山下是个古墓。是明朝某个王妃的墓,动不得。号称这妃子当年可不是善主,她的墓动不得!乾隆听了,说怕什么,给我挖喽。底下人哪敢不从,当然只能挖,谁知一挖挖出了乱子。



乾隆亲到现场一看墓的大石门已被挖开,可是门里面刻着八个大字:你不动我,我不动你!!乾隆一下就吓坏了。赶忙命人把土都盖回去,并在万寿山上盖一大庙镇住这不冥的鬼魂!这就是佛香阁了!




现在钟楼的大钟不敲了,当年敲的时候,尾音里总是带着隐隐的“鞋,鞋,鞋”的声音。


这老人就该说了:这铸钟娘娘又在找她的鞋了!


说这皇上盖了鼓楼,就要有和鼓楼差不多的钟楼。皇上下了圣旨责成工部在三个月内铸1万3千斤大钟一座。工部就找到了北京最好的铸钟师傅。大家齐心合力很早就铸成了大钟,心想这下可以请功领赏了。




可谁知皇上看了大钟,极不满意,说这么大的一口钟怎么是铁铸的,黑漆漆的真难看。下令工部务必在三个月之内铸成一万三千斤铜钟一口,如若不成,拿工部大人是问。


工部大人接旨谢恩,迅速找到铸钟师傅。说要是完不了工,你们的脑袋就都没了!



铸钟师傅赶紧都回去工作。可是到了最后一夜了大钟还是铸不成,因为这铜亚,不好凝结。等凝结了,这钟早就变形了,于是大家只能坐在化钟炉旁边,等天亮就是大家的死期!


说这铸钟师傅里有个年纪最大最受人尊重的,家里有个小女儿。这天小女儿来到铸钟厂给爸爸送饭,知道了大家的事情。没想到一头冲进了化钟炉。大家一看不好都上去拦,可都晚了一步,只有爸爸抓住了一只绣花鞋。



可谁知大家一看化钟炉,铜水变成了另一种颜色。大家齐努力,竟连夜铸成了大钟。至于说后来,铸钟厂拆了在原址盖了一座铸钟娘娘庙,现在好像也拆了鼓楼后面就放着那口不用的铁钟。




东直门簋街几乎是北京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但无论是白天的宽敞平坦,还是夜晚的觥酬交错,似乎都和“鬼气森色”毫不搭界。带着疑问小编曾寻访了在隔街路边纳凉的几位老人。老人很热情,你一言我一语地道出很多关于簋街的故事。


“姑娘,看见街头那个大酒杯了吧,下面写的是‘簋街’,不是小鬼儿的‘鬼儿’,这都是图文雅后改的。”老人清清嗓子接着说:住在东直门的老人儿都知道,几十年前这儿可并不是这样,从城门楼往外看是一大片的坟场,城门里的棺材铺子倒是不少,平时也没什么人。”


“这门过去就是抬死人用的”,另一个看起来更年长的说:“不过说不上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早市了,天没亮就开张,卖的都是小东西,小煤灯忽闪忽闪的,还真有点像鬼火。” 这些都是解放前的传说,真正的餐饮一条街的形成是在1997年,当时还没有一条通宵营业的饮食街,当时也就几个商家,人气不旺,“鬼”名气也就不胫而走了。 


即便后来红火了也有人说夜里城外的鬼都进来吃饭,要不怎么白天没有夜里热闹呢。但爱热闹的现代人也就把这些当成餐桌上的谈资,一笑而过。




崇文区永外革新里24号院曾发生了一件怪事:院中几间堆放纸品的仓库不时地出现零星的火点,时而又冒起阵阵的白烟。出现火情的次数竟多达70余次,而这仅仅是因为仓库管理员从这里经过。


有猜测认为,这位管理员身怀特异功能。


但自从离奇火情发生后,这位管理员就离开了这个仓库,从此仓库没有出现火情。北京理工大学火工与烟火技术实验室教授、博士生导师杜志明认为,从科学的角度出发,“人存在特异功能”这种说法是不被认可的,到目前为止,科学界还没有完善的理论来正确、合理地解释“人存在特异功能”的现象。



传说当年高粱治水,把一条龙锁在了北新桥的一口古井里,人称北京的海眼。 



这北新桥的海眼被动过两回,一回是日本鬼子进北京,顺大铁链子往上拉,拉了一两公里,就看底下呼呼的往上翻黄汤,还隐隐的有海风的声音,伴着腥味。日本人慌了,赶紧把链子又顺了回去。第二次是红卫兵破四旧,也把大铁链子往上拉,结果跟日本人一样。也全吓傻了,赶紧恢复了原貌。 



据说这海眼一直被埋在北新桥路口路东北方位的一个商场底下。 


最近一次跟北新桥海眼有关的事是修地铁几号线来的,新闻里还播了,说是为了不破坏北新桥的一口古井,地铁绕了多少多少公里。



大家都知道,菜市口是前朝的刑场。有这么一家裁缝铺子,就住菜市口,由于手艺好,生意很旺盛。时间久了就远近都出了名。就说这有这么一年,夏景天儿,菜市口外砍死了一个乱贼。


当天晚上,裁缝铺掌柜的睡着正香,突然发现屋里有人走动,心里一想,八成闹贼。可又一想,这贼就让他闹吧,反正我这屋里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就眯缝着眼睛瞅着,这贼摸索了一会,倒也懂事出门随手把们给关了。



第二天,掌柜的起床看看丢没丢什么东西,一收拾发现自己的针线笸箩不见了。就在这时外头有人喊:掌柜的快出来看看吧。掌柜的出门跟众人到荒郊一看,昨天那个斩首的人,脑袋和身子连在了一起。而且脖子上有一串细细的线痕,旁边就扔着裁缝铺的笸箩!


菜市口斜对过儿有个鹤年堂,刀伤药出名。每次行完刑,夜里总有“人”拍门买刀伤药。后来,到鹤年堂买刀伤药也成了老北京的一句骂人俗话了。老铺现在应该已经拆了。唉~



明朝天启六年(1626 年)5 月 30 日上午9 时(五月初六日巳时),位于北京城西南隅的王恭厂火药库附近区域,发生了一场离奇的大爆炸。这次爆炸威力极为惊人,爆炸范围半径大约850 米,面积达到2.23平方公里,共造成约2万余人死伤。


更奇怪的是,这个爆炸非常神秘,直到今天也不能断定是什么原因。

此次爆炸不是突然发生的,之前有很多异常的预兆。爆炸发生前几天内,有市民看到前门角楼上有火光。


史料记载:灾变前3天,青色萤火,大如车轮,东北方出现红赤的云气。灾变前2天,空中出现黑色云气。


东自阜成门、北到刑部街,长1500到2000米,宽 6500米范围内木材、石块、人体、禽尸像雨点那样从天空中降下。数万间屋、成千上万人,瞬间被炸成粉状。爆炸后,瓦砾腾空而下,死者衣物全部被吹飞,最远的衣服尽然飞至昌平!!!中心灾区更是惊人,被炸成粉碎的就“人以万计”,有姓名死者就有几千人。




西单的小石虎胡同33号在清时是右翼宗学府,曹雪芹到西山著书之前曾在这里任差。


传说纪晓岚曾描述过这所房子:“袭文达公赐第在宣武门内石虎胡同,文达之前为右翼宗学,宗学之前为吴额驸府,吴额驸之前为前明大学士周延儒第,阅年既久,故不免有时变怪,然不为人害也。厅西小房两楹,曰‘好春轩’,为文达燕见宾客地,北壁一门,横通小屋两极楹,童仆夜宿其中,睡后多为魅出,不知是鬼是狐,故无敢下榻其中者。”



曹雪芹正是在这里开始构思创作他的毕生之作《红楼梦》的,可以想象,当年金风乍起,暑气日消,夕事渐长,秋灯有味,夜话是多么大的享受,可恰没有聆听的耳福,以致咳唾珠玉,随风散尽。按周汝昌所说:“院里的一株三百年的枣树,应该 ‘见过’曹雪芹的。” 据当地久居的大爷说,在这里住的人,时间长了都会在夜里听到丝竹之声,夹杂有年轻女人幽怨的吟诗声……



首先柳荫街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北京惟一留下来有四合院的地方。据说,在70年代,附近的居民经常去附近的公厕,然后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身体开始出现异常,最后就匆匆得病去世了。


由于出事地点是厕所,大家也都害怕,就把厕所给关了起来,但老一辈的人对那至今还是心有余悸。




在鼓楼以南,后海以东,地安门以西的马路上有一座汉白玉砌的石桥,在马路扩建的时候,都没敢动那座石桥,在石桥的东边下面,你会看到河道的左右有两只年代久远基本看不出样子的石雕镇水神兽,据说如果动了它们俩,北京会被水淹……



北京城,一个有三千多年的建城史和八百余年的建都史的地方,这个地方总有些声音在诉说着古老而神秘的事情,又有些事情至今我们无法解释。


以上灵异事件有的来自大家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也有来自史书记载的神秘事件,您就全当茶余饭后听个乐儿,切勿信以为真!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