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警惕一切棉麻

楼主:下沉的岛 时间:2019-07-05 07:32:50




“一想到自己像道甜点一样愚蠢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的潜意识里又会变得怒不可遏,女权主义思想抬了头,我凭什么看上去像个徒有其表,毫无头脑的芭比娃娃?”


“我想我毕竟才25岁,多年轻,像一张高额信用卡,一切可以先使用着,账到时再结。”



都快过去20年了,我才看过这本曾经名噪一时的《上海宝贝》。

我把去年用的一只笔记本找出来,耐心翻到还做过这么几行摘抄的那页。

当时我觉得要写好都市小说,这些具有时代意义,不论文本意义的标杆性作品怎么也要看看到底写了些什么。

我觉得卫慧写得倒也还不赖,你看她还写道:



这与我住在上海这样的地方大有关系,上海终日飘着灰蒙蒙的雾霭,沉闷的谎言,还有从十里洋场时期就沿袭下来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时刻刺激着像我这样敏感骄傲的女孩,我对之又爱又恨。



要知道当时可是1999年。

但描写的这样的环境与心情,放到今天依然还没有过时。

直白,坦荡,天真,倒也可爱,是值得成为女主角的人。




当时小说没有耐心看完,也没去搜索卫慧现在做什么去了。


又看到这个名字,是圣诞节那天,一条拍了一则关于她的视频。




她成了什么家庭排列师。身着棉麻,跟安妮宝贝外表上倒又成了一挂的。

不过周卫慧小姐没有拜西藏的哪个上师,跟从的是一个叫什么伯特·海灵格的德国心理治疗师。

但当代人民群众不再那么好骗了。

我们看看这条视频下面的评论,出门带脑袋的人其实不在少数。



也不止卫慧吧,安妮宝贝,棉棉,还有不如她们有名的雪小禅,貌似一系列昔日的成功女作家们今朝都走进了身心灵阶段:

身穿棉麻,学佛喝茶。


但她们年轻时候,都是能把情绪与欲望转化成文字的一把好手。如今身体老了,情绪也经不起大动荡,又开始输出自以为平和安宁的个人价值观,但这一切基本都建立在她们已经实现了经济自由的基础上。


不过最让我讨厌的可能还是看到这样的句子:


“文字再华美不羁,如果只是在妄念、欲望中盘旋,即便呈现人类灵魂深处的痛苦与分裂,也尽管是完成艺术的任务之一。最终有效的文字需要超越这些,需要有觉知有锐性。艺术只是一个法门,一种方法,也有进阶,比如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但方向只有一个,并且无有捷径。”


简直充满了一种半吊子学佛人士对艺术的狂妄品评。而且是自以为自己已经站在山巅。




好无聊啊。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从没有听说过刘慈欣或者王安忆,又或者写了这么多年的村上春树去搞身心灵了对吗?

也没有听说他们在冬天给自己做一身碎花棉布小袄,并在微博上晒出来。

又或者因为生了子,人生观发生了180度转变。仿佛自己奇经八脉都打开了,从此人生的定义就是温柔与慈悲。




我并不想去妄断他们现在沉迷的这些东西有多少价值。但是,很明显,这些东西学起来或者沉迷起来可都相当容易。

你只要有钱,有时间,再加上点你自以为你有的“慧根”,很快就可以实现摇身一变。


无法致力于真正的学术,文学作品又缺乏气度或者深度。一味地挖掘自我后,到最终,只能搞一点点自以为是的升华,于是身心灵就成了最简便又最令自我陶醉的法门了吧。



真正的学者与作家可从不玩弄花招。

好的艺术与文学,从来没有致力于带给人怎样的移情与抚慰。更多的感觉,恐怕是一种混沌与枯燥。产生这样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你在接近这样的作品时,自身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学养准备或者积累。


很多人想看书,也想看些好书,但从来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去接近。

上图书网站排行榜上搜,你能搜到的永远是最普及、最取悦大众的畅销马桶读物,与早就进入封神榜的绝对经典书这两个极端。

比如很多人从没有接触过任何拉美文学,一年看不了一本外国小说,但也要跟着买买《百年孤独》。始终没看完过,也一时不能完全明白它到底有什么好的,但别人都说好,应该就是好的吧。

日本和美国,当然还有许多欧洲国家,都有一些文学与文艺标杆性质的杂志,比如大家都知道的《纽约客》,你能接触到许多非常优秀的国内(针对美国人的国内)现世作家。

他们的作品不会如许多历史经典文学作品,与你隔着重重历史的以及自身的距离,但是又能逐渐培养起一个人良好的文学品味。无形地带领你去识别与接近真正有价值的作品。

在中国,具有这样的推介价值的媒体和书评人是非常欠缺的,或者说根本没有。大家只能靠自己广泛阅读,以及暗中摸索。于是在这一片连胡杨树都没有的荒漠中,出现自以为自己是神仙下凡的人就不足也为奇了。


我们不一定都要能写什么好文章,但我们应该去接近真正好的东西。

好书,好画,好展览。

我们应该珍惜自己的阅读时间,去台灯没有照亮的黑暗地带摸索自己的智识尚无法达到的边界。

一切能让人轻松舒适就可以沉迷与懂得的东西,恐怕都有些可疑。

很多时候,并不是好的作家与作品太少,而是我们自己的准备还不充分,或者是贪图浅显的自我满足。


消遣的,畅销的东西有它的价值和乐趣,从来不需要一味鄙视和抵制。

我们要警惕的,是那些从不敢真正蹚过文学与生活的浑水,却要在花鸟屏风上露出“智慧”剪影的人。











 

城市是海,

故事是岛屿。

总有许多人在慢慢下沉。

也许我们就是那样的人。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