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最重要时候,他忽然……

楼主:我哭你笑 时间:2020-04-06 21:29:08

  安静的房间,大床上,陆梦潇昏昏沉沉的撑开眼睛,这,这是什么地方?她只记得中午拍广告的时候晕了过去……

  “醒了??”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男性声音,吓得她立刻扭头看向床畔,视线一下被那高大的男性身体挡住。

  梦潇赶紧坐了起身,疑惑的盯着面前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衬衣,脸长得异常好看,轮廓精致,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剑眉下那双深邃狭长眼眸,就像是黑色的宝石一样,就算她阅人无数,也不禁的感叹,世界上竟然有长得这么帅气的男人。

  “你是……?”话还没有说完,那张帅脸就凑到了她的面前……

  “你一脸疑惑的样子,是还没有睡醒吗??”男人俯着身,大手落到了她的腰间,用力的将她的身子往他的怀里一拉!

  “先生,你干什么!”梦潇下意识的推了一把他身体,可对方好像早有准备似的,将她的腰身抱得更紧。

  “让你清醒清醒啊……”男人的唇角勾起了微笑,缓缓凑到了她的耳旁,唇轻碰在她的耳垂上说道:“潇潇,别露出这么紧张的表情,我还是更喜欢直接一点的。”

  他呼出的热气,还有唇间柔软的触感,都带起了一股酥麻的电流,像是挠痒痒一样窜过全身……

  “我很清醒,你放开我!”用劲的挣扎了起来,试图把从他的手掌中挣脱开。

  真倒霉,她这是碰上流氓了吗?!

  “呵……潇潇,你在跟我装矜持吗?”男人手掌松开,站直了身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矜持?先生,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用得着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装矜持吗?”陆梦潇说着,眼角的余光不断的往四周撇。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要是喊的话,会有人进来救她吗?

  “你不认识我??”男人诧异的声音,打断了梦潇的思绪。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两个人互相盯着对方,陆梦潇更加郁闷……

  ‘叩叩叩’这时,突然来的敲门声打破屋子里异样的气氛,“叶总,我是潇潇的经纪人,听说她在您这儿休息,我特意过来接她回去。”

  叶总!?

  他?!

  陆梦潇愣了愣神,诧异的打量着站在床畔的男人,刚刚的外面的声音是她的就经纪人没错,可面前的男人,竟然就是公司新来的总裁,叶风?!

  所以……他刚刚是要对她潜规则吗??

  想到这儿,陆梦潇蹭的一下从床上下去,穿好鞋子拔腿往门外跑去……

  房门被突然拉开,站在门口的经纪人看到陆梦潇刚想说什么,可眨眼人就箭步的冲了出去……

  “诶……潇潇,你去哪儿?”经纪人有些措手不及的回望一眼,又赶紧回扭过头,看向屋内的叶风:“叶总,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叶风依旧是站在床旁,刚刚没有半点阻止陆梦潇离开的举动,此刻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只有那冷沉的黑眸里仿佛比刚刚多了几分情绪……

  黑色的保姆车在马路上呼啸着,从公司离开后,陆梦潇就一直魂不守舍的靠在车窗上,也不知道拒绝了顶头上司的潜规则,会不会被雪藏……

  “潇潇,怎么了?从叶总办公室出来,你就一直在走神……”

  “哎……别提了。”梦潇长叹了一口气,完全没有心情再继续想下去,看了眼经纪人,又摘掉脑袋上的假发:“快到了吧,把镜子,卸妆水给我。”

  “嗯……”

  她,陆梦潇,目前是个三线明星,艺名叫潇潇。除了经纪人和仅有的几个人知道她的身份和姓名外,几乎连公司都没有她真实备案。

  没办法,谁让她的家族规定,不允许进入演艺圈,所以,这些年来,她都混得偷偷摸摸的。

  很快,车子停在了一栋高级公寓门口,一抹娇小的身影从车上跳了下来,此刻的陆梦潇,没有了漂亮的长发,而是一头齐肩短发,厚重的刘海盖住眉毛,脸上的黑框眼镜遮住神彩,一身朴素的衣服,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个路人甲。

  手里提着一个行李箱,笔直的往公寓里走去。

  “602,嗯,应该是这里没错。”陆梦潇按下了门铃,也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想的,给她安排了未婚夫也就算了,竟然还叫她过来和未婚夫试婚同居。

  她可是连那个未婚夫都没见过,只听说是沐家的少爷!

  ‘叮咚……’

  ‘叮咚……’

  “谁啊!一直在按门铃!”磁性的男性声音传来,只听咔哒的开门声,隔壁的房门被推开了。

  梦潇疑惑的扭头望去,视线一下定格在隔壁门口靠着的男人身上,那人穿着休闲的衣服,一头咋眼的金发有形的梳到一侧,眉毛下,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分分钟勾人心魂。

  “沐凌飞?”梦潇诧异的念叨着,这个抖一抖脚娱乐圈都会震一震的男星,谁会不认识。

  “嗯……?”沐凌飞眼神一挑,带着几分冷傲:“你该不会就是陆家的女儿,陆梦潇吧??”

  “对。”她应了一声,眼里也多了一些鄙夷,该不会家里人给她安排的未婚夫,就是这位大名鼎鼎的沐凌飞吧?

  不是说他住在602吗?难道是她记错了?是601?

  “果然跟照片上一样土里土气!进来吧……”沐凌飞没好气的说着,把门敞开,扭头就进了屋子。

  传闻中,沐凌飞性情恶劣多变,今天一见到……果然啊……!

  梦潇也懒得说什么,提着行李跟着进了隔壁的房间。

  两人坐到沙发上。

  沐凌飞架着腿,托着腮,从一坐下就上下打量着梦潇,时不时眼底露出了嫌弃的眼神……

  “沐先生,你看够了吗?”她忍不住开口。

  沐凌飞皱起了眉头,脸色更加难看,刚想开口,只听门外玄关处有什么动静,扭头看去房门别人从外面推开。

  梦潇也疑惑追望过去,谁来了?

  当视线落到推门进来的高大身影时,那张冰冷的脸庞和深邃黑眸,深深的刺激着她的神经。

  这是……叶风?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花,陆梦潇惊愕的盯着那缓缓朝客厅里走进来的男人,一遍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

  可这怎么回事!

  这里不是沐凌飞的家吗?叶风没有道理会出现在这儿,而且,还是直接开门进来的!

  “二叔,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啊。”沐凌飞一扫刚刚的难看脸色,对着走过来的叶风就招了招手。

  二叔?!

  怎么回事?

  沐凌飞为什么会叫叶风二叔??到底什么情况?

  陆梦潇只感觉脑细胞都跟不上现在的节奏了,诧异的偏了偏头,直到叶风已经走到了沙发旁……

  他的视线也移动到了陆梦潇身上:“你是……凌飞的未婚妻,陆小姐??”

  “嗯?”梦潇有些晃神,思绪还没有完全回来,只是僵硬的点了点脑袋。

  等等,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

  梦潇赶紧整理思绪,立刻问道:“你不是圣鼎集团的总裁,叶先生吗?你怎么是沐凌飞的叔叔?”

  仔细瞧瞧这两个人,叶风27.8的样子,沐凌飞25左右,这两个人年龄最多差几岁怎么就成叔侄了?

  “呦……没想到啊,你这个土包子竟然还知道我二叔是圣鼎集团的总裁……”这嚣张又充满鄙视的声音,当然是从沐凌飞那儿传来的。

  梦潇回头看了一眼他,不以为意,继续扭头疑惑的眼神打量会叶风。

  “呵,我随母姓。”叶风只是简单的回了她几个字。

  “哦……这样啊。”梦潇一边点着脑袋,心里也琢磨了起来,这么说来,这俩人还是亲叔侄了?

  啧啧啧,真想知道,要是叶风知道了她就是今天差点被他潜规则了的艺人,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行了行了,陆梦潇你也别呆在这儿了,先回去吧。”沐凌飞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朝她丢了过去。

  “回去哪儿?”

  “当然是回去602啊。难道你今天晚上,还想住在我二叔家啊?”沐凌飞耸了耸肩膀,眼神一飞:“不过,你要是真想住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反正他也不想看到这个土包子。

  镜片下,梦潇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他不介意,她还介意呢!

  而且,叶风是谁啊!时时刻刻都会对下属出手的禽兽总裁耶,跟他呆在一块,想想都觉得危险。

  没多说,提起行李,陆梦潇扭头走出了601。

  人前脚刚走。

  沐凌飞后脚就冲到了叶风的身边,手往他的肩膀上一搭:“二叔……有件事,我跟你商量商量。”

  “什么事?”叶风冷情的说着,将沐凌飞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拿了下去。

  “你公司里,有个叫潇潇的艺人吧?”

  刚刚脸色还平淡的叶风,这时眼色多了些起伏和认真:“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这些边缘艺人了?”

  “我对她有兴趣啊!”

  “凌飞,我劝你还是把兴趣收回去吧!”叶风反手,拍了拍沐凌飞的肩膀。

  桃花眼一飞,沐凌飞眼波微转:“嗯?怎么着?二叔……该不会,你也对她有兴趣吧?”

  “呵……”叶风轻笑了一声,眼中带着一些意味深长。

  偌大的房间,这种高级别墅一般都是复式两层,面积大的几乎和别墅差不多,而且离她的公司还很近。

  梦潇坐在沙发上,四处打量着这个自己暂时要居住的地方,又想起了那叔侄俩……一个斯文禽兽,一个嚣张跋扈,想想以后日子都觉得精彩。

  苦笑了一声,她伸手想要拿起桌上的水杯。

  ‘咚!’杯子不小心被打翻,水哗啦啦的洒了一玻璃桌,陆梦潇赶紧起身拿起纸巾擦了起来。

  “陆梦潇你干嘛呢?一进门就听到叮叮咚咚的。”沐凌飞推门进来,一副懒散的姿态朝客厅里走去,不耐烦的目光朝沙发那儿撇了眼。

  “擦水。”多一个字她都没说,不断的拿抽纸去擦着桌子上的水渍。

  “把水打翻了?”沐凌飞问着,眼睛往桌子上撇,又继续说道:“你不是吧,都长成这样了,手脚还不灵活?”

  满满嫌弃的目光再度扔了过来。

  “是啊,如你所见,我手脚不灵活,以后只能你照顾我了。”她悠哉哉的说着,擦桌子的动作更加慢了。

  沐凌飞脸蛋瞬间一青,照顾这个土包子?除非他疯了!

  郁闷上头,他刚想说话!

  眼睛突然注意到了桌子上的一本书籍,瞳孔迅速一缩,疾步走到了桌子旁,一把将陆梦潇推开,紧张的拿起桌子上的书籍……

  书已经湿了一大半了……

  “陆梦潇,你看你干的好事!”沐凌飞拿着书赶紧抖了抖上面的水。

  她差点就跌坐到地上,好不容易扶住桌子沙发站稳就看到一本书籍挡在了她的眼前,咦……这本书的封面怎么那么眼熟?

  嗯?

  这不是她的写真集吗?

  “你怎么会有这个?”一时间,她也忘了计较,疑惑的看向沐凌飞。

  “最后的一本珍藏版都被你毁了,你这个土包子,可真是我的灾星!”

  梦潇嘴角一抽,真人版都站在你面前,你还去管珍藏版?不过,大名鼎鼎的沐凌飞竟然还会有她的写真集?稀奇,真稀奇!

  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写真集。

  “喂……陆梦潇你干什么?!快还给我!”

  “反正都已经毁了,还留着干什么。”她说着,已经把那本湿了一大半的写真集丢进了垃圾桶里。

  沐凌飞惊异的看着垃圾桶的写真集,脑门上的青筋是突突突的在跳动……

  “陆梦潇……你这个……!”

  “你急什么?回头我送你一本不就是了。对了,我睡哪间房?”她不冷不淡的询问着,完全没有理会的急躁。

  “呵……你这个土包子,还真敢信口开河呢……”

  信口开河?感情他以为她骗他呢?别的她或许还拿不出来,但这个,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我睡那间房?”梦潇直接没接他话茬,继续问道。

  沐凌飞皱了皱眉头,也没有接她的话:“给你一天时间,明天我要看到一本完整的写真集。”

  “你不告诉我睡那间房,我可就随便上去挑一间了。”

  两个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谁也没有接谁的话,各自说着自己的,完全不理会对方。


  次日。

  保姆车上,陆梦潇悠悠闲闲的化妆,戴上假发,从那个平凡普通的少女,再度脱变成夺目耀眼的明星。

  如常到了公司,从艺人专属的侧门进去……

  “潇潇,你可算来了。”经纪人急吼吼的就跑了过来,激动的抓住了她的双肩。

  “怎么了?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你近期的通告,都被取消了!”

  “什么?为什么?!”梦潇震惊的问着,眼眸微颤,像是想到了什么:“该不会……是叶风干的吧?”

  想想昨天拒绝的叶风潜规则的事,很有可能就是他做的。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潇潇,你昨天到底是怎么得罪叶总了?”经纪人急的直跺脚,可转眼陆梦潇已经撒开她的手,箭步就往电梯那儿跑去:“潇潇,你去哪儿啊?”

  “找叶风!”余音还在,人已经窜进了电梯里。

  ‘叮。’

  随着电梯门开,陆梦潇已经直步往总裁办公室冲了过去,刚到门口,就和正推门从里面出来的秘书撞上。

  “小姐,请问你有事吗?”

  “我要找叶风。”

  “公司有规定,要见叶总的话,去楼下前台预约。”秘书话音刚落下。

  “让她进来。”办公室内传来了冷沉的声音。

  秘书愣了愣,回头看了一眼,立刻礼貌的站到一侧:“请进。”

  闻声,她往办公室里望了进去,没有了秘书的遮挡,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前的叶风。

  “叶总,不好意思打扰你,不过,我想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吧?”梦潇微笑着,眼睛里却像是带着刀子一样。

  一直处理低头处理文件的叶风,这才停了停手,抬头看了眼陆梦潇,又看了看秘书,示意她出去。

  “呵……是来继续昨天我们没有做完的事情?”幽深的黑眸里带着惬意,嘴角也跟着勾起了一丝弧度。

  梦潇眼眸一闪,倒是有些佩服叶风的直接,明明长得这么好看,又有权有势,干嘛非逼人潜规则?

  有那方面癖好吗?

  “叶总……您真幽默……”扯起了笑容,她咯咯的笑了两声,没法,就算她心里再一堆想法,那也不可能直接说出来啊,毕竟未来的饭碗还要靠叶风网开一面呢。

  “幽默?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就算你是认真的,她真脱了衣服跟你去床上,哪天你知道她是你侄子的未婚妻,还不得吐血了……

  她这是在帮你啊,叶总……

  当然了,这话陆梦潇不可能说,拆穿了自己的身份,也就等于断了自己的演艺事业。

  “叶总,我知道,昨天我冲撞您,我道歉。我以后一定老老实实的工作,绝对不会给您再添任何乱子了。您就让我继续工作吧。”她话里有话的说着,既委婉,也能够表明自己的立场。

  “呵……”叶风优雅的一笑,她很聪明,话也回的很漂亮,不过……“潇潇,你还打算在我面前假装到什么时候?”

  “嗯??”梦潇愣了一下,装?她装什么了?这个叶风,说话怎么总是那么令人摸不着头脑。

  “怎么,还想要假装不记得我吗?”叶风站了起身,嘴角笑意慢慢变冷,他绕过桌子缓步朝梦潇走过去。

  “啊?叶总,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梦潇一头雾水的摇了摇脑袋,怀疑是不是他在跟她打哑谜。

  “呵……难道你连两年前,是怎么想方设法爬上我的床,也要假装忘了??”

  嗡……

  脑子里就像是炸开了一个地雷一样,陆梦潇以为自己听错了,怔怔的盯着叶风,他的话仿佛还徘徊在耳边。

  两年前……她想方设法爬上了叶风的床?

  开什么玩笑!

  叶风这是要吓她记性不好吗?两年前,她压根就不认得他是谁!

  “叶总……两年前我才刚进娱乐圈。您是不是记错人了?”如果不是叶风记错人了,就是诚心耍她。

  “潇潇,是不是这些年在你身边的男人太多了……所以,你不记得了,嗯?”他悠闲的语气里,却带着一些锐利,两步走到了她的跟前,起手就捏起了她的下巴。

  呃……

  这也太倒打一耙了吧!竟然反过来说她不记得了。

  “叶总,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要不这样吧,您让我回去好好工作,我会仔细想想您说的那些话。”看样子,横竖叶风也不会轻易放过她,不如先拖着这件事,以后再想办法解决。

  最重要的是,把工作要回来。

  “想不起来是吧?没关系,我来帮你,让你好好回忆回忆。”

  他想干什么?

  为什么突然凑她这么近?

  诶诶诶!

  他该不会想要霸王硬上弓吧?

  梦潇想着,总觉得自己该有点动作,刚想甩脑袋:“唔……”红唇突然被冰冷的嘴巴封住……


  那像是布丁贴在嘴唇上的感觉,既舒服,又让人头皮发麻。

  她深吸了一口气,脚步赶紧往后退了退,双肩却紧接着就被他的双手给禁锢住!就算她不断使劲往后退,他也步步紧逼。

  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禽兽,真想在这儿就把她给啃了吗?

  ‘咚’的一声,梦潇的背撞到了后面的办公桌上,哗啦啦一堆公文掉落到两人脚边。

  痛痛痛……!

  脊梁骨就像是要被撞碎了一样,两道眉毛拧巴到了一块,再也没有那个力气去抵抗他唇间的攻势……

  下一秒,他趁虚而入……

  梦潇也没有再继续反抗,任由的被她吻着,直到快窒息了,他才有要放过的意思,慢慢的松开了她的唇瓣。

  “回忆得怎么样了?”他打趣的问着。

  深吸一口气,她抬头,一点也不闪躲的对上他的眼睛:“叶总,我看我是回忆不起来了。”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怎么可能回忆的起来么!

  “是么……”

  “是呀,不过,您亲也亲过了,现在,该是我来谈谈条件的时候了吧?”眼睛一转,可比刚刚有底气多了。

  “哦?你一个边缘艺人,打算拿什么东西跟我谈条件?”

  “圣鼎集团新任总裁,刚上任几天就非礼公司员工,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叶总……对您的声誉不好吧?您声誉不好了……公司股票会跌吧?只是为了一个边缘艺人就闹成这样,不值当啊!”她眼睛忽闪忽闪的,语气充满了叹息。

  “威胁我?”

  “不敢不敢。”

  “呵,你可以出去了。”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是从叶风的眼里,她什么都看不到,没有生气,也没有妥协。

  目光追随着回到办公椅上坐下的叶风。

  “叶总!那我的通告问题……”

  “那就看你以后怎么表现了……”低头,拿起了文件不再理会她。

  留香阁,这个繁华之都中最负盛名的娱乐会所,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这里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而能来这里消遣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

  “叶总,您上次说的项目真的是太好了,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我们能够合作。”会所的VIP包厢里,一个胖嘟嘟的老总,不断的在说话。

  “有机会的。”叶风只是优雅的笑了笑。

  那老总也识趣,没敢在继续说下去:“是啊,总会有时机的,今天叶总肯赏脸来,咱们就先不谈工作,来,喝酒喝酒……”

  胖老总举杯,气氛也慢慢的回温热闹起来。

  这时……

  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美人缓缓的靠近了叶风,微微俯身,端起了桌子上的一杯酒。

  “叶总……我叫玫瑰,久闻大名您的大名,没想到今天能在这儿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我敬您一杯酒。”美人笑着,真是比花儿还漂亮。


  叶风并没有端起杯子,却饶有兴致的看着那美人……

  此刻,留香阁的另一个楼层里,重金属的音乐环绕在整个大厅里,这里装饰的像一个酒吧一样。

  陆梦潇一个人坐在偏远的雅座上,心不在焉的喝着酒,眼里总闪烁着几分焦急。

  也不知道玫瑰那儿行动的怎么样了……

  哎……想想今天早上,从办公室出去后,她可就真硬生生的在公司里当了一整天的闲人。

  没办法了!

  左右叶风不就是想让她有所表示吗?

  这回她可是下了血本,买了留香阁最当红的玫瑰公主送给他!

  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叶风要是碰了玫瑰的话,她的工作估计也算是回来了。

  ‘铃铃铃……’

  被手机铃声打破思绪,梦潇赶紧放下了酒杯,掏出电话:“喂……”

  “陆小姐,是我,玫瑰。按照你的吩咐,叶总我已经伺候好了……他很开心。”电话里传来了妩媚的声音。

  “行啊你!”

  “我现在,在三楼的301包房里,您要我拍的照片我也拍好了,您来拿吧。”

  “好。”为了以防万一,她也准备了后手,万一叶风吃干抹净了就不承认怎么办?对付这种流氓总裁,不备着点后手,真被坑了可就亏大了!

  所以,她让玫瑰有机会就拍点和叶风亲密的性感照片,到时候谈判破裂了,也有把柄握在手里。

  301,嗯,就是这里了。

  陆梦潇起手想开敲门,才发现门虚掩着没关,推门进去……

  屋子里有些昏暗,只开着壁灯,勉强能够照明。

  人呢?

  走到了床边,她四处张望了一下。

  “找什么呢?”一旁传来了磁性的声音。

  嗯?!

  她怎么会听到这么低沉优雅的男性声音……

  这显然不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啊!

  陆梦潇吞了一口唾沫,僵硬的慢慢扭头望去,只见叶风轻轻靠在侧卧的门框上,嘴角勾着笑容,打趣的目光正看着她。

  “叶风?你……”你怎么在这儿啊?你不是和玫瑰已经完事了吗?!怎么还呆在这儿?玫瑰呢?!不可能是要当着你的面交易那种事啊!

  她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脑袋嗡嗡嗡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叶风,一脸大写的尴尬。

  “嗯?你什么?潇潇,想说什么就直说。”叶风站直了身板,直径就朝她走了过去……

  直说……

  难道直接说玫瑰去哪儿了么?

  陆梦潇眼睛不断的在转眼,往侧卧里面瞅去,可也没有见到玫瑰的踪影,奇怪了,明明是玫瑰叫她过来交易的,可为什么不见人呢?

  “对了……你怎么来这儿了?”叶风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身体几乎快要贴到了她的身上,俯视着……

  逼得梦潇往后退了几步。

  “我、我来这儿……”照片的事肯定是不能说的,那从哪里开口呢?

  “哦,你是来找,你贿赂给我的那个女人吧?”他冷笑着,又一步逼近:“不过,说到这呢,我就不得不说你了啊。潇潇,贿赂上司也不知道投其所好,你这样,令我很失望啊……”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