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孤独飞翔

楼主:Bobo的小书房 时间:2021-06-08 14:21:43

 

    成片的矩型楼顶连出一座城,他们是悬浮半空的城市稻田,因刚享受了天赐雨露,正喜悦的暴露在晴空下。我用意念以目测的速度跳跃在“麦田”之间,用“飞奔”缓解生活的压力。

   “要不要来杯咖啡?”不知何时我身边站了一个陌生人。我警惕的向旁挪了几步继续神游。刚刚我从褐色灯箱开始向东跳跃到第几栋楼了?

   “第三栋。想试试一下跳到那里的感觉吗?”我回头审视陌生男,他身穿深蓝T恤,碳灰色的鸭舌帽低低的压在头顶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是如何知晓我的心理活动的,他的目的何在,如果他是恶魔,在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的楼顶,我该如何逃脱?                                                  

   “这杯加牛奶了,给你。”他将左手的“星巴客”递给我,自己品尝着另一杯。而我则开始构思着楼顶逃脱计划。

   “没有毒”他浅笑着看了我一眼,接着收起笑容专注地盯着前方的那片楼宇。即使看不到对方的脸,从他的气场和肢体我也能感觉到他在谋划着什么。当面对坏人时我该装出不害怕的样子,若无其事的说点无关紧要的事,然后拔腿就跑对吗。

   “要不要一起飞过去?”

   “呃?你指……”

   “是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拉起我的手从楼顶一跃而起,风从我耳边疾速吹过,我紧抓着他的手想大喊救命却恐惧的发不出一点声音。急速下降,然后猛地向上跃起,我们像阿凡达一样穿梭在城市上空,飞行、旋转。他的帽子不见了,露出茂密的头发和灿烂的笑。

一个楼顶奇遇,我认识了这个会飞的作家,他叫白衣。作家会飞?别逗了。没有人相信我的话,包括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

 

可我确定作家是有魔法的,他会通过想像力创造出一个个有趣、惊心动魄地故事来。白衣就是这样,你能在他虚构的精彩故事情节里读尽人间真情。

“这个世界一定存在着另一个你,他可能是同性,也可能是异性,有一天魔法会将你带到他(她)的身边,那一刻你会相信自己还是嘲笑自己?”我问他。他没有说话,只将一打打印纸递给我,上面写着《另一个自己》。

“我想,这时候,无论谁从海边经过,都一定认为,我们该是一对恋人才对。可不是的,我没有办法告诉你她是谁,因为,她只是我的“另一个自己”,她会永远存在下去,直到永远。”

 

最初的飞翔让我天旋地转,我们只好停落在一座有蓝紫色霓虹灯的楼顶休息,那是这座城里最大的KTV。歌声划破长空,音量大的惊人,我们在空无一人的楼顶如亲临现场般感受着某位男歌手的卖力演绎。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我学着他的模样坐在楼顶边缘,一边随声附和歌的旋律,一边翻阅他的书稿。

 

--《她仍未知道那些花的名字》

“山里的早晨很清凉,我眼看着她抱着那束红得刺眼的玫瑰一步一步向我走近,我已在这块光秃秃的土地上待了七年,等了她七年。”夜空的寂寥中,歌声凄美的回响在耳边,我反复品尝着《她仍未知道那些花的名字》,一滴泪从眼角流出,他笑着说看看我最喜欢他的哪篇小说。

 

寒食节,我来到“他”的坟前,等一个女孩儿。今天没有下雨,白衣不喜欢雨,他说雨会将他坟前的土地弄的泥泞不堪,会将那蓝色的小花冲走。我在坟的角落找到了那朵花,它在祈盼她的到来。可我从天亮等到天黑,也不见她的身影。来睡一会儿吧,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回响,我疲惫不堪地靠在坟边睡了过去。

“你来了,走时别忘带走那朵花儿。”一阵风抚过。

“白衣?”我被风吹醒,窗外下着大雨,窗帘被淋湿了,原来是场梦。我顾不上已是深夜,急忙拨通白衣的手机。

“你是哪一年写的那篇故事?”

“嗨,现在的时间我们该道早安?”我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一点。

“抱歉,我只是,只是想知道,算了,明早,不,还是一会儿太阳升起时再说吧。”

“七年前。”他沉思后说,说完便挂了电话。我一个人握着手机再也无法入眠,想着小说中的那句话:七年后,她又回来了,带着属于她和这个屋子的气味回来了。

可是那朵花儿到底叫什么名字?我怎么忘了问。

 


我的小说要出版了--艳阳高照的一天他发短信给我。这本书收录了白衣从2007年到2016年创作的二十四部短篇小说。并以其中一篇代表小说为名,取名《方寸孤独》。

封面是一片寂静的冬海,它孤独的立于天地间包容万物。勤劳的编辑试图用简洁的语言总结出小说的内涵,他说作者以清冷的笔触描写“80”后在梦想与现实巨大冲突间的彷徨与无奈。可我只想知道他是如何学会飞的。


这几日的闷热天气真是够受的,我打开窗,让月光和清风走进来,靠在沙发里听小野丽莎的《夜来香》。想着今天和白衣的对话。我们从梦想聊到写作,从写作聊到孤独,只是不聊“飞”。然后我起身为窗边的绿萝喷了些水,为它降降温。有几滴水珠洒在了玻璃窗上,我用手轻轻将它抹掉,却看到窗子里映出的我的侧影,长发及腰。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突然我被一种力量猛地腾空拉起,从窗口飞出。

一会儿功夫我便被他带到了一片密林之中,确切的说是落在一棵树的枝头。油亮亮墨绿色的不知名的大树参天而立,四野成群结队盛开着玲珑剔透的蓝色花朵,香气弥漫,云雾缭绕。我被眼前美仑美奂的景色吸引住了。

“我是属于森林的,虽然我并不是一棵树。”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他是一个闪着光的不规则体,可我并不觉得害怕。我也感觉不到他的体温,尽管我的手被他牵着。

“这是哪里?你又是谁?”我轻轻地问道,生怕自己的声音惊忧了森林的寂静。

“我们的森林。绿腰,你的头发好长。”他轻声说。我用手抚摸自己的长发,它们在月光中竟闪着青绿色的光。我吃惊的看着他,他说这才是我,我是绿腰。一个长发及腰的妖。

我知道森林里住着很多他的同伴,他们只知道按部就班的生存,不想或者不敢走到森林之外去看一看。我知道他是谁。

“那些猫头鹰呢?”我看着闪闪发光的他说。

“他们,我曾像花痴一样引诱他们来我的洞中,可他们太深思熟虑了,对我的邀请不屑一顾。她们祖祖辈辈都是思想家。除了捕食便是思考。”他越说语速越快。

“他们的自尊让他们显得有些目中无人?”我抢过他的话说。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他吃惊的问我。

“我记不起来了,可我感受得到你的孤独。坚持梦想是对的,如果走出森林是你的梦想,至少你实现第一步了不是吗?”我回答不出他的问题,记忆在这一刻似乎不再属于我。连我说出的话也不再受自己思维的控制。

“你真的相信我和他们不同,有勇气有能力走得更远吗?”

“我信。”

“绿腰。”他轻唤我的名字,带着我向更高的枝头飞去。

 

“你相信吗?我昨晚梦到了绿腰。”我迫不及待的告诉白衣我昨夜的梦。

“哈哈,你是被绿腰迷住了。”其实我是被他这篇《奔月》里所隐喻的梦想与现实间的对抗触动了。都市特有的孤独在推杯换盏里,在引亢高歌中,也在夜深人静时。

我们在一座城里生活打拼,每天奔波在上下班的路上,在职场中征战厮杀,以为升职加薪就够了,可那只是生存状态,不是生活,更不是我们最初的梦想。每每皓月当空独自一人时,深埋我们心底的“不安分”便会跳出来,对,就是那个叫作“梦想”的家伙,他会数落我们到底在干嘛。还有那些潜伏在我们周围嘲笑梦想的“猫头鹰”们,正眼巴巴等着看追梦人失败后的笑话。多少次我们被生活艰辛所迫,不得已去把大把大把的时间放在快速积累财富上,想着快一点做到财务自由,那样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了。直到生命完结,我们一生都在梦想与现实中挣扎。

白衣在生活中提练、感悟,感受着都市白领内心的困窘和人际的疏离,用隐喻的手法为读者塑造出“绿腰”的形象,让正在“奔月”的人们勇敢向前,不忘初心。

绿腰,像女神一样寄居在每一个追梦人的心中,在你不得已选择放弃时她便会出现,用她的温柔帮你重塑信心。她也像一个角斗士,在奋斗的艰辛过程中帮你战胜挫败与嘲笑。现在我来回答白衣对我提出的问题。

“你最喜欢《方寸孤独》中的哪篇故事?”

“《奔月》”。

 

“我们要不要合作写一稿?”

“我?行吗?”

“怎么不行,你想题材。”

“好吧”我犹豫着答应了白衣。那是元旦前夕。天冷的很,雪花漫天飞舞,我那时尚未从被朋友背叛的低落情绪中走出。那时我们的话题多数与生死有关。

“白衣,你说海子为何去死,是不是他发现了人性的丑陋,而他无法接受丑陋才用这样一种方式远离人间的?”

“白衣,这世上怎么会只有美呢,美与丑是并行的啊。追求美的同时就要接受丑,如果接受不了可怎么活呀。“

“白衣,你说我能写出小说来吗?”他的回答是肯定的,这为我增加了很大的信心。于是我写出了第一篇短篇《泉》。在写小说的过程中,我渐渐接受了人性的不完美,所以有的作家说大多数写作者最初的作品都是在宣泄自我。写作是成长的过程,面对自己不足的同时也理解了别人的不完美。说到生死,不得不提到白衣的《天堂图书馆》。

《天堂图书馆》也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文章。喜欢他的隐喻和内涵.白衣擅长隐喻。故事讲述的是一位退休多年步入耄耋之年的图书馆老馆长,他一生热爱读书,读完全部藏书是他的梦想,虽然在数量上他几辈子也读不完,但在他生命燃尽前的岁月里依然固守着书海,最后只能一本本读完书名的故事。这篇故事与前面我提到的几部作品的风格完全不同,有卡夫卡的味道。作者通过老馆长的“手”,带我们一同触摸了书之盛筵,并共同体验了追求理想时的满足快意。

所谓“天堂”大概就是我们内心向往的一种生活状态,就是满怀希望。老馆长生前打算阅遍书海,所以他活着时便已进入了“天堂”状态。没有人能读尽天下书,人的欲望永无止境,作者欲通过此故事来点醒世人,活着才有希望,有希望有追求才是置身“天堂”的境界。活在当下,趁天堂还在。

 


白衣,一个八零后的男生,多年前只身一人来到海滨小城,旅行,写作,拍微电影,开咖啡馆书店。他把文艺青年想做的事儿都做了。所以他早期的作品有很浓的文艺范儿,文章哀婉细腻。如今他在写作中成长,从历史体裁的《法国的灭亡》到短篇集《方寸孤独》,他已从文艺青年成长为一个有自己独特风格的职业作家。

此时离午夜还有二十分钟,今晚夜空没有月亮,只有小夜灯陪着我奋笔疾书。我是孤独你我中的一员,是努力飞出森林的“白衣”,也是不停给自己打气的“绿腰”。在写这篇读后感前我想过很多版本,想着如何能精准的表达出我读完整本书的感受,更想通过自己的描述让身边的朋友对《方寸孤独》产生读一读的兴趣,同作者一同品尝这二十四个故事表达的二十四种孤独。我也很想象讲故事那样同大家娓娓道来,无奈我的讲述还不及原著的万分之一有趣。所以,我没有在读后感中评价这本书更为重中之重的一篇----《方寸孤独》。我想把这份体验留给大家,毕竟读后感只是我私人的感受,现在拿出来与你分享,也同样期待分享你的。

相信我,在《方寸孤独》的二十四个故事里总有一篇能触动你的内心,白衣有这个能力。最后预祝新书大卖,也期待白衣的下一力作!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