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小琴

楼主:杂谈与我 时间:2020-11-19 16:32:20

我不确定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人记得小琴,或者是不是有人曾经认识她。她是我上一个租户,这是一间破破烂烂的自建公寓,住的人很杂。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是这个城市里的底层群众。当然了,我现在也搬到了这里。刚搬进去的时候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一个简单的衣柜和一张桌子,倒是显出了一种简洁美,但是斑斑驳驳的墙面,看不到外面光亮的窗户,两张铁皮拼接成的屋顶上依稀还留着一条缝很快的否定了这种美。当然了,这一切在廉价的房租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了。这到底还算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港湾。后来的一次蟑螂清理中,我在床下发现了这个日记本,厚厚的一册,封面上灰黄的底色在时间的推移中更显灰黄,上头依稀有一只大雁,苍茫孤独。正在我思虑着要不要侵略别人的隐私,日记本的第一页赫然的“欢迎阅读”四个大字打消了我的顾虑。

百无聊赖之下,我侧躺着看完了她的日记。日记的内容很琐碎,但是却很全面,基本上算得上一个完整的人物传记了。她的生平极其简单。几乎一辈子围绕着这个大都市。生在这儿,长在这儿,但是她说她不想死在这儿。她之前有过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而且她还是独生子,那么也许即使贫穷,她依旧曾经是别人的掌上明珠,她自己也是做过这样的推测的,只是她自己的记忆力不是很好,回忆不起幼时的快乐,也不怎么记的幼时是不是有过伤痛。她辍学的很早,初中没有毕业吧,大都市的农民工子弟学校教学质量其实也还不错,她说她也挺喜欢其中的一些老师,她也提过其中几个影响深刻的同学。但可惜的是,他们好像是不怎么知道她的,不是厌烦,似乎就是不清楚。她也不惋惜不恼不能上学这个事情。她努力过,晚上点上小台灯在本子上写写划划,可是她的成绩一直不好,没有垫底,但是也足以让她有些受挫。她想辍学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但不得不承认小琴也算是个没心没肺的姑娘。辍学后她干过各式各样的工作。餐厅的服务员、理发店里的洗头小妹,写字楼里的清洁阿姨,发过传单……诸此种种,很多很多类工作。她很轻描淡写了自己亲人的相继离世,简略的说到自己的积蓄在这种丧事中慢慢散去。但是她也没有很沮丧,甚至还举例过自己怎么差点能有灰姑娘和王子的奇缘。高档的写字楼楼道中,她曾帮一个高高帅帅、西装笔挺的年轻男子捡起送还过一个文件夹。那个有教养的男子笑着和她说了谢谢。其实这点我真是很无力吐槽的。这些连个诗句中简单的擦肩而过都算不上吧。可怜的姑娘,也许我即使见到了她,也是不忍心打击她了。在她妈妈去世之后,她辞掉了自己的工作,这是她最后一个有关联的人了,之后她就在这个小黑屋里住了一两个月。写了这本日记,有时白天去什刹海,晚上去水立方,这是两个不花钱但是又极漂亮的地方。小琴喜欢去那儿,太远的路她做公交过去,大部分她就自己慢慢的走。她不怎么看路人,路人也不怎么会注意她。所以她的日记大多就是对之前生活零零星星的回忆,然后大部分的日子就只记录某某某天哪个两点一线。相同的两点一线。等终于凑足了满满一个日记本之后,她决定离开。最后的一页她写到:“我从来没有过朋友,但是如果你看到了这个笔记本,也看到了这最后一页,就让我称呼你为朋友吧。没有蒙面的朋友,我走了。日子太过漫长,我想我得走更漫长的路来匹配它。”

真是个无聊的故事。我心里面没有想很多,头晕晕沉沉的,睡过去了。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