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早睡早起,睡不好容易见鬼系列 【胆小勿入】

楼主:微笀 时间:2019-01-17 03:23:29


  微笀——我们写刀也放糖,用故事陪伴你  


文/爵爷


【︿( ̄︶ ̄)︿结局高能,胆小勿入】

【︿( ̄︶ ̄)︿你猜我说真的还是假的】


张伟最近感觉不太好。


晚上睡不着,早上醒不了,昏昏沉沉的,觉得整个头都往外涨,又晕又恶心。


好不容易第二天轮休,他准备今天晚上睡个大觉。


在单位食堂胡乱的喝了碗粥,路上买了包牛奶回到家,张伟把浴桶搬进卫生间随便刷了几把,放了大半桶热水,倒进去前女友扔在浴室的半瓶精油,打开手机软件随手点了一个轻音乐电台开始播放。


舒适的水温和淡淡的香味儿仿佛舒缓了他的神经,张伟在浴桶里迷迷糊糊的眯上眼,本来只想泡一会儿放松放松,不知不觉的差点要睡着了。


一阵冷风吹过他露在水面上的脖颈,张伟一个激灵睁开眼,“卧槽!老子洗澡没关窗?”


卫生间临街的一侧有一扇小窗,此时半敞着,初春傍晚的凉风丝丝的吹进来,张伟突然打了个喷嚏,赶快伸手推上了窗,嘟囔道:

“还好这里是27楼,就我一栋楼最高,不然不得被当成变态。”


张伟搓了搓鼻子准备起来,然后发现手上的颜色有点红,“上火了?”


他想把手伸进浴桶的水里洗一洗。


厕所昏暗的灯光,照在不太常用的劣质浴桶上,木质显得破旧而焦黄。


薄红色的水面下,是一张面色苍白,眼窝青黑,双目呆滞的脸。


滴答......


一滴水珠从张伟还悬在水面的手上滴落,击碎了水面下呆滞的面孔。


“啊!!!!!!!!!!!!”


惊叫声从张伟的喉咙喷薄而出,挣扎中打翻了浴桶,裸着身子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摔出了卫生间。


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张伟背靠在厕所门上大口喘着气,微曲的双腿瑟瑟发抖。


薄红的水顺着门下的缝隙延伸出来,慢慢的漫道了张伟的脚,感觉到异样的张伟低下了头,看着脚下的红水,屏住了呼吸。安静的房间内,从卫生间里传来变调的滋啦滋啦声与隐隐约约的钢琴曲。


惊恐爬满了张伟的脸,他终于尖叫着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双腿,歪歪扭扭的跑进了卧室,关上门,爬上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一波一波的寒颤不住的从他的身体内部向外涌。张伟在这样的惊恐中很难发现自己在被字里闷得缺氧,不知不觉的,他昏睡过去了。


睡梦中的张伟渐渐从被子里伸出头,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躺平。呼吸顺畅的他在身体中一波波冷意里渐渐地恢复了意识。


醒过来的张伟并不敢动,因为他感觉头上有人。


并且他想动,其实也动不了,意识清醒了,身体却不受他的控制,他忍不住想到了网上说的鬼压床。


不过也没有东西压在他身上,他就是感觉,那东西在他的头顶。虽然床头后面靠的就是墙,但是那东西好像不受影响的和墙交叠在一起。


张伟悄悄的屏住呼吸,他感觉那东西慢慢的俯下了身,额头对着他的嘴,嘴对着他的额头,鼻子对着他鼻子,脸对着他的脸,离他越来越近了。


贴上了,马上要贴上了,张伟紧张的使劲用力,想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学着网上写的,如果被鬼压床了,把全部的意志都集中在眼皮上,鼓起所有的力气,一次,再一次,终于,猛地睁开了眼睛。


然后,所有的僵直感消失了,他深深地吸气呼气,活动自己的身体,感觉自己笔直的平躺在床上,盖着的被子有千斤重,全身酸痛不已。


卧室里还亮着灯,客厅和卫生间也是。


厕所里很安静,钢琴声和电流声都没有了,地面上还残留着几滩水,微微泛红的颜色。


客厅的电视在播放歌手2018,华晨宇在舞台中央一个人弹着琴,半蓝半紫的灯光聚在他身上,从字幕看应该是在唱《假行僧》。


等等......,电视?


张伟楞了一下,然后机械的退步回卧室,读秒定格般抓了外套套在身上,静悄悄的一小步、一小步,偷偷的走到门口,一点点的旋开门锁出去,然后砰地一声猛地关上了门,狂奔着下了楼梯。


裹着外套的张伟狂奔27楼,冲出单元门,停下来双手扶着膝盖弯腰大口喘气。


一口气还没喘匀,突然间,他的周边一片漆黑。


小区里前面几栋楼的灯,全都熄灭了。


张伟僵硬着脖子,一点点回过头,发现他身后的高楼也黑洞洞的,只有27楼自己家窗户,还保留昏黄的光。


张伟又僵硬着脖子转回来,使劲想控制自己的双腿,双手用力托着膝关节,在地上蹭着往小区大门走,还没蹭出两步,两点磷火映着一张爬满沟壑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张伟定格在原地仿佛石化,喉咙梗了梗只发出一点微若蚊蝇的气声。


“小伟,别怕,是奶奶啊。”张伟的脑子里出现了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慢动作眨了两下眼,定睛再看,果然,隐隐约约,是自己去世多年的奶奶。


“奶...奶你...”张伟咽了咽吐沫,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干嘛...吓我...”。


“奶奶没有吓你,奶奶要投胎了,回来看看你。”


“那你...浴室的...水...”张伟还是有点发冷。


“你倒的那半瓶东西过期了,自己变得颜色,我还怕你泡久了过敏,特意开的窗子把你叫醒。”


“那...那钢琴声...”


“你不是放音乐么,出来时候手机进水了,滋啦啦冒烟。”


“那你...你站在床头?”


“对啊,奶奶想好好看看你,你那时候被闷得快晕死了,才能感觉到奶奶。可惜到处都太亮了,你看不到奶奶。”


“所以您早点用法力,把到处的灯都收了啊!”


“收什么灯,我没有法力。”


“那现在怎么...?”张伟指了指附近黑洞洞的小区,心有余悸。


“哦,我听说了,今天是你们什么,地球一小时。”


“......”


9点30分到了,家家户户的灯,开始亮了起来。告别了奶奶,张伟乘电梯回到27楼,打开了门。


还好外套兜里有钥匙,不然就要裹着外套光着腿,大半夜报警叫开锁。


折腾了一晚上的张伟烧上热水泡了杯999感冒灵。


捧着杯子的张伟坐到了沙发上,看到电视里正无声的播放着综艺节目。


等等......电视?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