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寂寞成长(二)

楼主:木临风子 时间:2019-10-24 11:12:22

寂寞成长




二、新领导

朵娜上班的医院不大,这两年业务非常惨淡。2000年后私立医院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起来,像她们这种夹在大医院和私立医院中间的国营医院,技术设施比不上大医院,服务比不上私立医院,处境很尴尬。

今晚,又是和阮医生搭夜班,朵娜很高兴,阮医生是科室护士都喜欢的好医生,为人亲切健谈,不会开一些刁钻的医嘱,加上阮医生技术过硬,处理患者的一些突发病情准确果断,所以上班不太会提心吊胆,有安全感,和他对夜班轻松些。医生晚班,做完例行的巡房和病案书写后就可以去睡了,当然,空闲的时候,医生也会坐下来和护士沟通沟通病人情况,聊聊治疗效果什么的。按规定,护士夜班不能睡,要守一夜,以便及时发现、处理问题。护理有个休息室,特别累的时候,例如碰上女人的“那几天”,半夜也会去休息室躺一下,但那是活受罪,人在一张长椅上蜷着,耳朵却时刻关注着外面的呼叫铃,门不能锁,身体虽然是躺着,心却站在门口放哨,怕领导查班,怕病人告急,怕坏人突现。医院常有一些鬼鬼祟祟的人窥探,以小偷居多,病人和职工都有被偷的先例。

午夜,朵娜到走廊上又巡视了一遍病房,过道的灯很亮,两边几十间房间里面都黑着的,有些门没关好,朵娜都仔细关好,科室只有三个病人,都睡了,整个普内科安静及了,气氛有点诡异,朵娜路过抢救室时,有点瘆得慌,那里面经常有抢救不过来的病人逝去,而且,慢性病到最后的样子都非常难看。不过,朵娜并不是很害怕,“我们都尽力了”朵娜在心里对着那些逝去的病友说。

拖着有些沉重的身体,进到办公室,随手把门带上,拿本书,坐下,想打着盹,等天亮。但是,今晚她一直没心情看书,刚刚和阮医生聊了一会儿,听他说:白天医院换领导了,老领导退了,新来的领导是区政府来的,叫骆浩。她听到这个名字一怔,心里就像投进一块石头,搅得乱糟糟的。是他吗?怎么又是他?朵娜知道这个名字重名的可能性非常少。前天刚刚遇见他,怎么今晚就又听到他的消息,还是如此震荡的消息,一直以为,一个不再相干的人、一个朵娜既想见又不想见的人,又要出现了。

  夏天的早晨来得特别早,但生病的老人醒得更早,一早就等着护士去给他们巡房、治疗呢,朵娜利索的穿梭在病房间,轻柔的帮病人测量着生命体征,询问着病人的身体状况,睡眠情况。病人都很安详,眼神里的信任和感激,让朵娜心情愉悦,不断叮嘱着病人和陪护的家属,该注意什么,该怎么康复锻炼,有什么情况及时和医生汇报沟通,一边给住院的三个病人分发药品、注射,很快就把他们安排妥当了。她又到办公室仔细的在每一份病历上做着各种记录和治疗情况,把护理各种交接班记录也都写好了,才7点不到,这时,只见科主任吴医生白大褂都没扣,带着风就进来了。朵娜招呼着问:“主任,好早啊!”“早!”主任直接奔病历架去了:“朵娜,刚接到通知,新来的领导今早要来我们科开晨会,病历都在这里吗?把所有资料都拿给我看看。”吴主任说着,一边翻看有没有危重病号,一边又看看交接班书写的情况,一看阮医生还没过来写交班,立马就打电话催了,“阮医生,起床没,哦,赶紧把交班写一下,写仔细点”“这些,这些,都写的什么啊,这么简单,这么潦草,都在敷衍啊!”吴主任把手机放口袋里,指着前几天的交班本说道。朵娜知道这段时间病人太少,科室也松散了,交班写得马虎,一些记录也简单。阮医生不一会儿就过来了,吴主任说:“新领导虽然是区政府过来的,但是他也是部队医科大学的,大家不要想打马虎,敷衍了事。”督促着赶紧补齐资料。万护士长这时也衣帽整齐的出现在了办公室,查看着护理方面的资料记录和书写情况,7:30所有值班的医生护士都陆续到齐了,有端着各式粉面,有提着包子豆浆的,也有喝鲜奶的,又是一场热闹的早餐展。朵娜还没吃,看着他们的早餐,已经是前胸贴后背了,上完夜班,总是特别饿,只想快点交班去吃东西,问护士长:“护士长,我想交完班就走,可以吧?”朵娜怕领导一讲起来就几条几点的没完没了。护士长:“急什么,新领导,第一次来,大概会说几句。听完再走。”刚说完就见门口悄悄地站着一个人,正是骆浩,几个坐着吃粉得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吴主任率先叫道:“骆院长,您来了,坐,交班时间还没到。”那张平日严肃的脸竟然咧着嘴在笑。骆浩微微点头,说:“你们都站着,我也站着吧,晨会什么时候开始?”“7:50。”有人抢着说。“哦,你们吃饭的先去餐厅把饭吃了,以后不能在办公室里吃饭,保护好办公室的卫生,保护好自己,注意形象,这样才能赢得患者和群众的尊重”骆浩看了看几碗还没来得及吃完的拌粉豆浆,那几个人就不好意思地端出去了,骆浩又转头对着吴主任和万护士长说:“病房有几个病号?”“由于现在是淡季,只有3个,还有两个挂床的” 吴主任声音有点小,在骆浩跟前,连人也好像变矮了。“交班本给我看看。”骆浩沉着的说。吴主任赶紧从阮医生手里接过交班本递给了骆院长。他仔细翻看了几页后,翻到了今早的那一面,阮医生的字写得龙飞凤舞,很漂亮,上面记录着昨晚3个病号的大致情况和治疗方向。朵娜不知道骆浩在部队曾上过大学,还是读医学专业,他们后面就好像分别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次元,完全没有了交集和音信,她一直站在不显眼的位置,不想他看到自己一夜未睡憔悴不堪的样子,这会看他低头看交班本,在场的人都盯着他看,朵娜也仔细的打量着他,他的样子比较高中成熟稳重了,但是更有男人味了,白大褂被干净笔挺的衬衣撑着,好像比其他人的白大褂更笔挺一些,一丝不苟的头发,五官英俊又大气,那修剪干净的修长手指,正仔细的翻看着交班本。

朵娜有些失神,想起高一下学期,已经开学2天了,班主任还带来一个瘦高的男生到班上,才说了一句:“这是新来的同学。”骆浩就主动介绍起自己:“我叫骆浩,新来的”,但又有些腼腆地笑了笑,眼睛看向一边,头低了低。有胆大的同学在下面接话说:“欢迎新同学!”班上就有哄笑声四起,同学们都特别喜欢这样的小插曲,高中的课堂实在太闷了,这样笑笑都是一次难得的放松啊。班主任也就跟着说:欢迎新同学。扫了一眼班上,指着三组的第一排,朵娜前面的空位说,“你把那张桌子搬这来,先坐这吧。”骆浩就乖乖把空弃在教室一角的一张桌子搬来朵娜前面,直接挨着讲台左下方坐下了,非常不舒服的样子,他虽然瘦但是个头不小,那个位置一下显得特别挤,像加塞的扑克。朵娜感觉,这一定是个调皮捣蛋的男生,那是班上的“严管坐”,但是一般的人也坐不到那里,何况他还那么高,后来曾听同学议论:他爸爸有来头,打招呼了。想想也是,都读高中了,也是见过的,以前初中就总有同学被特别安排在讲台边,一般都是领导子女,调皮,不好管就被发配到这个特坐了。朵娜个头小,骆浩一回头就有一股“压迫”感生起,但是朵娜没办法,班主任特别交代要朵娜帮助他,朵娜是学习委员,班干部,当然要帮助这个缺课的同学,但是朵娜渐渐发现骆浩有些懂的题,也老反过来对着她漫不经心的问这问那,眼睛却是在有意无意的偷看着朵娜,朵娜起初不想理他,但是看他那样子,嬉皮笑脸的,竟然也没有特别得反感,以前只要有男同学敢这样对她,都会被她的冷漠“犀利”的眼神吓跑的。她一直是学习拔尖的班干部,老师的宠儿,所以男同学好像没有几个敢接近她的,她也不想和他们扯,“幼稚,班上的男生个个都幼稚的要死”朵娜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对骆浩却有一点不一样,他思维活跃,知识面广,很喜欢讨论课堂以外的东西,像球赛电视剧等等,并且能说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和朵娜竟然还有些不谋而合的观点。朵娜看起来内向沉静,爱好却很广泛,她也喜欢看NBA,特别是那支“梦之队”的比赛,还喜欢看有马拉多纳、贝利的足球,还喜欢一堆影视明星,像周迅古天乐杨坤陆毅等等,她还听歌剧,越剧(不过当然是想听里面的爱情故事,)看国外的电影,看爱情小说,她都喜欢,一点不像一个高中生,不到上课的那一刻,不会去教室。她讨厌班上埋头在书堆里苦读的压抑氛围,但现在她好像一吃完饭就想去学校,哪怕安静的和骆浩一前一后坐着做作业,也是愉快的。

高二的时候,他们一起选择了理科,骆浩的成绩在班里算中上,他并不是一个用功的人,爱唱歌,爱打球,课余他喜欢和坐在最后几排不爱学习的同学一起,在球场打球,在班上打闹。朵娜都是独来独往的时间多,好学生都忙着学习,调皮捣蛋的同学她又不愿意和他们亲近,他们的行为她都难以接受,比如在课堂上吃东西,打扑克,公开约会,还涂口红,偷看那些老师说的“低俗”爱情小说。朵娜在课堂是非常认真的,这是必须的,是对老师的起码尊重,也是朵娜的原则。至于打扮,那时候的朵娜傻傻的认为,女孩不应该靠外貌,要有内涵和实力,她的一身行头都是老妈不知道从那弄来的过时衣服,从头土到脚。朵娜一般只看名人名著,偶尔也偷看一回“低俗”爱情小说,看的时候感觉还好,看完也就完了,像一杯夏天的冰水,当时很刺激也解渴降暑,喝第二杯那就寡然无味了。真正的好书应该像茶和酒一样,有层次有厚度有营养,经得起细细品读。不过,回想起来,高二却是她记忆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好像总是晴好的初夏早晨,同学们各自背着书包进学校的情景,清风,鸣蝉,还有雨后操场上的美丽彩虹,和骆浩调皮捣蛋的眼睛。

高三的时候,学习更紧张了,学习好的同学都拼了,朵娜却还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学习从班上前三的位置掉到前九了,她有些着急了,朵娜减少了和骆浩做作业的时间,但骆浩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就增加了和后排那些同学玩的时间。朵娜心里非常不舒服,但她知道自己无权干涉,只能做自己的题,但是做不下去,她的心一直在看着后面某个影子。于是,她就不再早到学校了,慢慢又恢复了以前一样的节奏,在上课铃前一分钟落座在课桌前,她也发现,骆浩慢慢不再向她问作业了,她想也许是不用问了,因为高二结束时的期终考试骆浩考了总分全班第十名的好成绩,他还炫耀他爸爸奖他的一部崭新的黑色BB机,那时候,有BB机的学生极少。朵娜考了全班第一都没什么奖励,不过因为她压根也不会和家里说,何况区区一个第十,爸妈生意忙,没空理她。不过,在老师报名次的时候,被全班同学羡慕的感觉,倒是蛮好的,会莫名的开心好一阵,但下午就忘了。哎!要忘掉某个人也这么容易就好了,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总在朵娜脑海里打转,即使在家里都能看到那身影。朵娜本来就不是个自持力很强的人,现在作业更是做不下去了,她只好去看小说,《飘》和《简爱》是她那时候的救命稻草,这是她曾经最喜欢的两部小说,只有在这两部小说的麻醉里她才可以暂时忘了自己的烦忧,心静一些,看到分针走到1:50才放下书,背起书包去学校。每次,走进教室的那一刻,朵娜总是能第一眼找到扎根在后排的骆浩,他成了那帮人的中心人物,正享受着被围绕的快感,朵娜不想理他了,她隐隐感觉坐在后排的班花露露和骆浩很要好,满身香气扑鼻的班花在骆浩面前特别温柔妩媚,骆浩也总是很乐意和班花混在一起。朵娜第一次对于自己的容貌有了自卑感,对于自己的旧衣服旧书包,以及扎不好的头发有了自卑(班花的头发可以扎出各种花样来),那时候,妈妈校服都不让朵娜穿,只有在学校规定的日子才能穿,一个学生只有一套校服,校服贵,穿坏了又要买。妈妈说:现在就讲吃讲穿,读完高三,考个好大学,什么都有。朵娜就再没开口了,也不再管自己的外在形象了。

妈妈脾气暴躁,爸爸是透明人,白天父母都不大落家,很少照面,小时候关于爸爸的记忆只有一次,不到十岁的时候,他用家里那辆男式永久自行车,带她和弟弟去外公外婆家做客,弟弟坐在前面加装的木凳子上,朵娜坐后面,那时候的路好多都还是坑洼的土路,刚上路五十米,就被颠了下来,爸爸愣是没发现。朵娜屁股摔的生疼,呲着嘴,倒吸着凉气,叫不出声,只能眼巴巴看着自行车叮叮当当的毫无察觉的骑远了。朵娜索性在地上坐了一会儿,然后自己一个人返回家里去了。妈妈每天在店里全身心的打理她的小生意,忙的走不开,爸爸负责店外的生意。父母关系不好,一凑到一起就是吵,朵娜知道,爸爸心里没妈妈,一直以来妈妈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向朵娜诉苦。以前她也厌恨爸爸,但现在明白,感情的事情很无奈,何况妈妈那暴脾气,搁谁也难处,但是,遇见这样的丈夫,那个女人能不抓狂啊!爸爸年轻时是这一带的美男,拉得一手好二胡,口才又好,因为是官僚地主爷爷的遗腹子,被拖累,一直娶不上老婆,而妈妈刚好也出身地主家庭,爸爸30岁了才在奶奶的催促下娶了28岁的妈妈了,爸爸虽然结婚了,可心和身都还在外面飘荡。妈妈是喜欢爸爸的,所以输在感情的起跑线上了。如果要像朵娜和江河这般,互相没有爱情,就反倒相安无事了,也就不会面对不归家的爸爸暴跳如雷了,可以平静的过着?

高三下学期,班里的学习情况有点两级分化了,努力的学生分数在不断提高,不努力的一小部分学生成绩还在下滑,骆浩由高二的前十名掉到高三的倒数第十几名了,学习退步的相当厉害,却像没事人一样,还往坏学生堆里扎。骆浩不在乎学习,他在乎的是朵娜的态度,她不理他,寒假偷偷打她家电话,听见是他的声音就挂了,骆浩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从小被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专宠的他从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他觉的丧气极了,但是还好后排的那些同学还一如既往的围绕着他,班花露露对他还特别好,学校可是有好多男生暗暗喜欢露露呢,骆浩也挺喜欢她的。他过生日时,只有好球友吴建和露露记得,还特意秘密约了几个同学给他庆祝,本来,那天他一直想找机会请朵娜一起去骑车,他们还从没有单独处过,但那天下午,朵娜一直到上课的那一刻才出现在班上,课间也一直埋头作业,和她说话也不回应,给她纸条被扔进了垃圾篓,骆浩气的拿背撞朵娜的桌子,朵娜就把桌子往后移开,还在桌沿上涂上了粉笔灰弄得他一身的白。在放学的那一刻,他像泄气的皮球一样绝望,晚自修,朵娜是有特权不来的,今天的计划泡汤了。这个“铁石心肠”的女人,骆浩暗暗的咬牙,就在他一个人发呆的那一刻,露露和后排的李雯,吴健来到他面前,吴健神秘的说:“今晚我们四个请假吧,就说我肚子疼,你们送我去医院了。”就这样,骆浩跟着他们一起骑自行车出来了,先在一个小饭馆吃饭,后又去逛公园,吴健在书包里拿出好多吃的喝的,玩到很晚很累。(这都是第二天露露在班上自己“广播”出来的)从那天开始,骆浩就决定搬到后面去坐了,要求了几次老师不答应,就在那几个人的壮胆助威下,自己搬到后面去了。班主任非常生气,说不管他了,但是他搬去后面以后,反倒老实了,并没有和那些后排的同学捣蛋,班主任也就不了了之。记得那天早上,朵娜还在教室门口,就看到她的桌子前面空了,骆浩的桌椅都不见了,一眼看到骆浩的那张桌面写满了乱七八糟的字的桌子,摆在了露露的旁边,她的心一下跌入了深渊,什么也没说,胡乱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拿起一份代数试卷看了好久,却被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挡住了,一个字也没看清,等老师说要讲试卷了,才如梦方醒,打起精神,但不知道怎么了?朵娜左看右看就是看不懂试卷,努力的盯着黑板,也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终于熬到下课了,朵娜赶紧拿出自己最喜欢最拿手的语文试卷,也仿佛一知半解,很费力才勉强做了几道,那时朵娜只想着快点放学,老师在台上讲什么也完全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看着前面空出来的位置发呆,她想回家,快点回家。一回到家,就告诉妈妈头晕,饭都没吃,睡了一中午。下午上课的时候,勉强来到教室,浑浑噩噩的又是一下午,也不知道自己都干嘛了,晚上吃了点东西,又接着睡。第二天,情绪终于好点了,但奇怪的事情是,从那以后,朵娜就看不懂复杂的数理化试题了,会一直在题面打转,像进入迷宫一般,就是理不清方向,读不懂试题的意思,可她不敢说,学习下滑的非常厉害。朵娜学习成绩一下来,班主任就隔三差五的找谈话,但是她一言不发,老师也没法,就发现这孩子瘦了好多,找家长来了解。“朵娜最近有点不对劲,特别沉默,蔫头耷脑,脸色苍白,学习退步特别大,是不是病了?”妈妈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说:“在家很乖啊,总是关在房间看书,也没出去玩!”“你要多关心她,高三,不能有任何意外的,特别是心理和情绪,你是母亲,这些都要关心,女孩子心事重。多弄点好的给她吃,看看瘦的,都成纸片了”。班主任不停嘱咐着,妈妈哦哦的答应,就急着去开店了,朵娜慢慢的走在后面,想着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朵娜太高估自己了,直到高考,她都要非常吃力才能勉强理解复杂的化学和代数题面问的是什么,她不知道怎么一下变成这样,但是凭着一直以来扎实的学习底子,她勉强考上了一个三流大学,读了护理专业,家里没有学医的,爸妈是被出身耽误的一代,对于一贯学习拔尖的朵娜,考出这样成绩虽然有些失望,但也没多说什么,反正女孩有个工作就行,以后还可以在医院上班,挺好的。

现在骆浩竟然也来幸福医院了,朵娜觉得是不是老天要作弄她,还做了她的领导,骆浩在交班室里没有特别和朵娜打招呼,只是在她交班的时候,看着她笑了笑,像领导该做的那样。朵娜当然也回笑了,然后比平时更正经的把班交完了。交班会上,大家都好像特别兴奋,踊跃的提了好多事情,但是朵娜都不记得了,她只在角落里看着这一伙人在热情洋溢的向新来的领导说着医院的事情,然后骆浩一直在听,认真的听。他最后只说了一句类似于大家好好干,多出谋划策提建议,并保证不久医院将有新政策新规章,不会亏待一线的同事们,还说不久就要召开一次全院职工大会。交班会一结束,朵娜赶紧收拾东西下班了,她要去买菜,收拾家里卫生,早点做饭,然后去第三小学接宝贝珂儿回家吃饭。在学校看到珂儿的小脸那一刻,所有的疲惫都烟消云散了,一朵温柔的母爱之花在她脸上绽放着,蹲下来,抱了一下珂儿柔软的小身体,又在小脸上亲了一下说:“宝!今天上了什么课啊?饿了不?妈妈做了土豆丝,回家,吃饭去!”牵着珂儿的小手回家,好像是她生命存在的最大意义。

三:竞聘

.....

(希望可以看见您的留言)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