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最合与最不合的生肖配对,快对照一下你跟你家那个合不合!!

楼主:女神来看小说 时间:2018-11-07 17:47:50

点击上方 女神来看小说 加关注,方便下次阅读(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第一章 何必装纯情


“是第一次吗?”

“是的。”

黑暗之中,舒曼轻声回答,没有半分紧张和难堪。

“过来”男人的声音波澜不惊,不紧不慢的命令。

舒曼看不清他的脸,但这样也好,今晚以后,彼此还是陌生人。

她寻着声源走过去。

打火机晃动。

一阵淡淡的烟草气传来,男人点燃一支烟,明明灭灭的烟火勾勒出他的身躯。

舒曼不是常年出台的小姐,她只是走投无路,才会用金钱来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交易。

舒曼数不清自己被颠来倒去折磨了多少次,到最后绝望到哭喊,他才大发慈悲放过她。

事后,男人摘下套子,起身下床,进浴室洗澡,然后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去。

偌大的总统套房恢复安静,空气里依然飘荡着特殊的暧昧气息,舒曼想离开这个让她屈辱的床,可却疼的爬都爬不起来,动都动不了。

一夜昏沉。

生物钟准时敲响,凌晨四点半,舒曼醒来,艰难的在被窝里动了动身体,控制不住轻吟一声,“嗯……”

痛感还在,那艰涩的异物感直达心魂。

突然——

“舒曼你可真浪,那男人都走了好几个小时了,你还发骚发浪叫什么床?”

听到这鬼魅般的声音,舒曼被吓得瞬间清醒过来。

她惊慌失措,裹着被子坐起身,一抬眼就看到站在床头满面讥讽的陆霆轩。

陆霆轩是她的未婚夫。

确切的说,在昨晚之前陆霆轩还是她的未婚夫。

可在他不念旧情把她卖掉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不再有任何关系。

舒曼看着他,羞耻到无地自容,“你怎么来了?”

房间里只开着一盏昏黄幽暗的宫廷壁灯,陆霆轩冷冷嗤笑一声,“我不来,怎么能有幸亲眼目睹你的下贱样。”

他的话像刀子似的狠狠插在舒曼的心口上。

舒曼没有心情跟他闹,强忍住情绪,裹着被子下床,想要清洗掉自己一身的肮脏。

却不料她的沉默一瞬间将陆霆轩激怒,陆霆轩黑着脸一把将她扯回床上!

舒曼被摔得头晕目眩,还未来得及反应,陆霆轩巨石般沉重的身躯便狠狠压到她的身上。

他的眼中盛满怒意,咬牙切齿,“你敢无视我?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

舒曼觉得她仅剩的一点自尊心都要被他撕碎!

“你以为你陪着人家睡一觉你就能野鸡变凤凰?我告诉你舒曼,你做梦!”

“陆霆轩你放开我!”舒曼被陆霆轩眼底的狠厉吓到,双手抵在他的胸前,语气坚定,“你凭什么管我?!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还敢质疑我,如果不是你这个扫把星,你以为我会欠下高利贷?!不把你卖了我们陆家怎么办?!”陆霆轩笑的癫狂,狠狠捏起舒曼的下巴,那力道恨不得将她捏碎。

“陆霆轩你无耻!”陆霆轩这些冷血无情的话,仿佛刀子一般狠狠地戳在舒曼伤口累累的心口。

从陆霆轩毫不犹豫卖掉她的那一刻,舒曼就彻底死心了。

兜兜转转,任劳任怨。

她没名没分跟着他七年,这七年,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执念和希望。

到最后,他依然高高在上,亲手将她毁掉。

毫不犹豫一脚将她踹进深渊里。

“我无耻,你以为我是傻子?!”陆霆轩重重的呼吸,灯光筛落在他阴冷的面容上,如同冰天雪地般冷意刺骨,“你堂堂舒家大小姐,凭什么愿意为了我这个病秧子跟舒家断绝关系?”

这句话,蓦地让舒曼的脸色僵住。

看到她的反应,陆霆轩嘴角的冷嘲热讽更甚,“凭什么我每天家暴你你都对我不离不弃?凭什么我都把你卖了你还心甘情愿以身抵债?呵,别告诉我你爱我,舒曼,我这样的男人,值得你爱吗?!”

熊熊怒火灼烧着陆霆轩的理智,他刻薄无情的话充满了对彼此这断病态关系的冷嘲热讽。

充满了恨意和质疑!

舒曼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她倔强的抿着唇,眼底的冷意将她紧紧裹住,她笑了,无奈的笑凄美决绝。

是,她从始至终都没爱过他。

“我让你跟别的男人上床你就上床!你可真大度,既然你这么寂寞难耐那来啊,今天你也伺候伺候我,我看看我的未婚妻被野男人调教的如何!”

突然,陆霆轩松开她的下巴,完全用腰力撑起自己的上半身,风云翻滚的开始给自己解扣子。

“陆霆轩,你别让我恨你!”舒曼一字一句警告他。

心口喷薄而起的恨意熊熊燃烧。

她死都不能让他羞辱!

“你不是爱我吗?我看你到底有多爱我!”陆霆轩狠狠地撕开她身上的浴袍!

第二章陆霆轩终究不是佟斯年


视线所及之处,那雪白莹润的高耸,那触目斑驳的痕迹,太刺眼,刺激的陆霆轩眼眶猩红!

这个贱女人!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七年,可这七年,陆霆轩从来都没给过舒曼好脸色。

他总是变着法的折磨她,羞辱她,从身到心的虐待她,又怎么会跟她有一丝一毫的亲近?

可是到现在陆霆轩才发现,一直纠缠着他的这个女人,竟然那么美,那么动人!

陆霆轩体内筑起的铜墙铁壁般的堡垒,蠢蠢欲动,暗沉的眸光奔腾汹涌——

很可怕!

舒曼无力挣扎,突然觉得自己脏的可怜……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呼吸粗重,狠狠桎梏住她,“你就这么不想让我碰你?!那个野男人上你的时候,你也这样?!”

陆霆轩不明白自己胸口的怒意从何而来,明明是他把她给卖了,可一想到她和那个野男人在这个床上翻云覆雨,他就受不了!

想掐死她!

舒曼瑟瑟发抖,死死的揪着身下的床单,眼泪无声无息的顺着脸颊滑落,不想多看他一眼,“对,你这个畜生,你不配!”

这句话彻底刺激到了陆霆轩。

“贱人!!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嫌弃我!!”他咬牙切齿的嘶吼,狠狠掐住舒曼的脖子。

呼吸被夺走。

舒曼的脸色顿时如同死灰,可她却倔强的抿唇不肯吭声。

悲悯又绝望。

他要真把她掐死,那也是她的解脱。

从此以后,谁都不欠谁。

陆霆轩感受着身下女人的颤抖和恐惧,心头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那喷薄叫嚣着的欲望直接被扑灭。

他起身,松开她,嘲弄的扯起嘴角笑。

“舒曼,你以为像你这种脏了的女人,我还愿意碰吗?!你别做梦了,看你一眼我都恶心!”

“从现在开始,你别再让我看见你!”

陆霆轩的话,一字一句,全都是对舒曼的嫌弃和厌恶!

他再也没有多看舒曼一眼,周身仿佛带着滔天的怒火,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去。

房门砰的一声被他大力摔上!

舒曼艰难的捂住睡袍裹紧自己,心头的委屈和难受几乎崩溃,可她撑着身体坐起来,强忍住情绪一步步挪到浴室里。

身下涩涩的疼。

钻入心肺。

冷水肆无忌惮的喷洒而下。

却突然如释重负!

结束了也好,她不用再卑微的将自己踩进泥土里,也不用忍受身心的巨大折磨。

舒曼分不清滑落在脸颊的是不是泪水。

那股冷和疼,却钻心烧肺,刻骨铭心。

今天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卖身,起因是陆霆轩赌博欠下巨额高利贷,陆家已经被他败得差不多,祖宅都被抵押出去,这一次他赌无可赌,直接在赌桌上把她给卖了,卖掉了她的初夜。

虽然最近几年她退居幕后,一直任劳任怨的为陆家当牛做马,伺候老伺候小,可七年前,十八岁的她曾经是整个安城最炽手可热的名媛。

想要她的男人数不胜数。

可自从她不顾一切,不择手段成为陆霆轩未婚妻的那一刻起,一代名媛就此陨落。

陆家全家多么高高在上,为保住这根独苗给她跪下。

“曼曼,你是好孩子,你不能眼睁睁看着霆轩出事啊……”

“是啊。这几年我们陆家待你不薄,你不是离不开我们霆轩吗?你为霆轩什么都可以委屈一下的吧?”

舒曼冷冷的望着眼前一幕,心里早就没有波澜,“委屈一下?我是陆霆轩的未婚妻,你们把我卖给别人,把我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让我去给别的男人当情人,你们不觉得恶心吗?”

这句话问的整个陆家哑口无言。

陆家家大业大,曾经是整个京城最炽手可热的豪门贵族,如此高高在上的庞大家族,怎么会娶一个脏了的女人进门?

“曼曼……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绝望之际,舒曼用自己的清白换自由。

舒曼是绝不能让债主伤害陆霆轩的,因为他这幅残败不堪的身体上,有她辛辛苦苦想要守护的东西。

她没有别的选择,债主给了最后的还债期限,如果她不从,她和陆霆轩都活不成。

“好。我救他,但从此以后,我跟你们陆家再没有任何关系。”

陆霆轩毫不犹豫卖掉她的那一刻,她就彻彻底底的认清了现实。

整整七年,是时候结束了。

七年前,陆霆轩是安城陆家未来的太子爷,他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迷倒万千少女,是当时鼎鼎有名的安城第一少。

七年前的舒曼,是安城数一数二的名门淑媛,她才貌双全,身份背景无可挑剔,惊才艳艳,上门提亲的豪门阔少不计其数。

那时候陆霆轩有门当户对的未婚妻;舒曼刚刚经历一场刻骨铭心的失恋,他们原本不会有交集。

可一场恐怖的连环车祸,却把他们的命运残忍的交织在一起。

十三辆车轰然相撞,死伤无数。

舒曼从来都不愿意回想当初,可那一场轰动安城的惨烈车祸,却夺走了舒曼初恋男友佟斯年的命。

那一天,2010年5月28日,久悍的天气,突然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

那是舒曼跟佟斯年提出分手的第十八天。

车祸现场,鲜血淋漓,染红了一片冰天雪地。

佟斯年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血肉模糊,医生抢救了八个小时,最终判定其为脑死亡。

因为半年前佟斯年签订过器官捐赠同意书,舒曼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对佟斯年做了心脏摘除术。

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陆家太子陆霆轩,

便是器官捐献的受益者。

舒曼的心死了。

她以为她的放手,会成就他步步高升的锦绣前程。

她从未想过分手以后彼此会天人永隔。

她固执的以为,守在陆霆轩身边,就等同于守护着佟斯年。

可是她错了!

她花了七年的时间,付出了鲜血淋漓的代价才明白了这个道理。

陆霆轩终究不是佟斯年。

离开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出现。

她一直固守在心底的执念,不过是个笑话。

第三章 三年卖身契


舒曼洗完澡出来,天已经亮了。

没时间再悲伤秋月,她需要趁着天还未亮赶快离开这里,否则很有可能遇到熟悉的人。

这家七星级酒店是安城最有名的半岛国际酒店,是舒曼工作的地方,她是这里的一个实习服务生。

如果被经理发现她在工作周期私自出入顶级总统套房,经理一定会扒了她的皮。



从总统套房离开以后,舒曼没有地方可以去。但心底压抑着了七年的郁气似乎被清晨的阳光照亮。

她终于逃离了枷锁,终于有勇气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意外却在毫无防备的时候发生了。

她被一群西装革履的黑衣人直接堵在酒店后门处。

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绑上一辆等待许久的保姆车。

“混蛋!!你们放开我!”舒曼拼命挣扎,不肯妥协。

“住嘴!再叫我撕烂你的嘴!贱人!”

车内光线昏暗,气氛压抑恐怖到骇人,舒曼直接被扔在座椅上,她疼的差点背过气去。

“纯姐,人给您带来了。”一道硬邦邦的声音响起,紧接着车门被关上。

“办的不错。”

听到这番对话,舒曼警惕的抬头,逆着光源看过去,原来车内竟然还坐着另外一个女人。

舒曼挪动身体,屏息凝神,“安纯?!”

怎么会是她?!

看清对方容貌的那一刻,舒曼心里突然蔓延上来一股莫名的冷意。

奢想模特经济公司的纯姐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她不但是时尚圈的美魔女,更是夜世界的女王,出道以来,她跟过的金主一个比一个有钱,流连在花街酒国的男人们个个为她痴狂。

手底下调教的姑娘各个美艳不俗,享誉国际的超级影后桑榆,身价亿万的顶级名模万萌萌,圈子里赫赫有名的交际花唐心怡……

灯光迷离昏暗的车厢内,纯姐一身性感火红的包臀裙热辣无比,她修长的指尖夹着燃了半截的女士香烟,朱唇浅浅。

“抱歉舒小姐,迫不得已用这样的方式和你见面。你恐怕要和我续签三年的卖身协议。”安纯身边公事公办道。



舒曼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冷却,星眸瞪大,“为什么?”

对纯姐这个不简单的女人,舒曼有过或多或少的了解。

在她手底下出来的顶级名媛,在洗白之前,都是从商业大亨养在深闺里的情人做起的。

她攥紧拳心,脸色刷白!

纯姐淡淡的笑,轻轻吸一口烟,烟雾朦胧弥漫,她将面前的女孩笼进视线里。

“陆霆轩签下卖身契将你的初夜卖掉,买下你的金主是我们奢想平台的钻石级大客户。金主大人想要一个雏儿……可经过昨晚的检验,你并不是……

“我昨天晚上明明是第一次!”舒曼面红耳赤的反驳。

混蛋!!



她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那个男人会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

“你能用什么证明?舒小姐,你们的行为已经涉嫌欺诈,我和我的超级vip客户都遭受严重损失。按照协议约定,你需要继续为我们金主的服务,并且在这期间由我来培养你如何做一个完美情人。”安纯从女助手手中拿过那份沉甸甸的协议放在舒曼面前,她笃定此时此刻的舒曼根本就逃不过她的手掌心。

舒曼深呼吸,闭上眼睛咬牙道:“如果我不肯呢?”

“舒小姐,跟着他是你唯一的翻身机会。”

安纯眉眼犀利打量舒曼,胸有成竹道。

这个女孩是块好材料,只是璞玉被灰尘掩盖,只要细心打磨,必将成为一朵人见人爱的顶级名媛,整个夜世界都将在她的手里翻云覆雨。

说话之间,安纯吩咐助手将今早新鲜出炉的早报递给舒曼。

“因为你们的欺诈行为得罪金主,陆家也难逃其咎,半个小时之前,陆家经济信用危机和公款亏空事件曝光,陆霆轩为了自保发表一篇长微博,将所有的责任通通推到你身上来转转注意力,舒曼,你已经无路可走。”

舒曼根本就不知道这半个小时自己究竟掀起了怎样的血雨腥风,看到报纸头版头条的那一刻,脸色徒然之间骤变。

紧紧捏住报纸边缘的指甲,因用力而泛白。

“安城超级豪门陆家财产亏空背后的罪人竟是陆家太子陆霆轩相恋七年女友,曾经享誉安城的第一名媛舒曼晋升新一代潘金莲!”

“半个小时之前陆霆轩亲自出面发布一篇长微博,宣告同相恋七年未婚妻舒家大小姐舒曼解除婚约。”

舒曼呆滞的看下去,强忍着心里的委屈和愤怒。

那份冷血无情的声明,一字一句,句句脏水,句句珠玑!

“本人同舒曼相恋的七年,无论工作生活都从未亏待过她,订婚以后,一直遵守誓言,相亲相爱,坦诚相待。”

这七年,她在陆家的地位,连保姆都不如,陆霆轩讨厌她,作践她,常常对她拳脚相向,又哪里来的相亲相爱,坦诚相待?

“舒曼在过去的几年里嗜赌成瘾,贪得无厌,谎话连篇,心机深重,曾多次欠下巨额赌债,将陆家旗下多家公司账目掏空。陆家多次原谅她帮她收拾残局。她非但不领情,甚至勾结神秘人士背叛陆家设计陆家陷入巨大的经济危机。”

“除此之外,舒曼在过去的七年里同多位神秘人士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严重破坏彼此感情,触及本人底线,本人特此声明解除同舒曼的婚约,并且将依法处理好所有舒曼经手账目,追回陆家损失。”

舒曼一目十行,几秒钟便将整篇报道大致了解清楚。

她笑了,苦笑。

真没想到,陆霆轩会用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做出如此强势的危机公关,竟然将这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了她的身上。

一句句谩骂诋毁疯狂的向她奔涌而来。

“陆大少多疼她多爱她,可没想到养了一只白眼狼。这种女人就该浸猪笼!!”

“奸夫是谁?和舒曼勾结的神秘人士是谁?人肉出来,弄死这对狗男女为陆家报仇!”

“听说陆大少将她和那个野男人捉奸在床,真是不要脸,下贱,心机婊,当年她把陆大少的初恋挤走上位,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她被他卖掉,失去清白,竟成了水性杨花,不知廉耻?

所以她为陆家收拾残局,不计回报,竟成了她不仁不义,背信弃义?

第四章 金主的完美情人


好一个颠倒黑白!

好一个翻脸无情!

舒曼曾经是赫赫有名的安城名媛,当年同陆霆轩在一起便背负骂名,如今陆霆轩翻脸不认人,更是一脚将她踹入深渊,让她当陆家覆灭的千古罪人?让她做这个不明不白的替死鬼?

凭什么?

陆霆轩的卑鄙无耻,将她心底最后一点留恋连根拔起。

舒曼抚摸着自己粗糙的手心,轻轻笑出了声,沧桑,悲凉的声音婉转而鸣。

往事一幕幕,不堪回首。

原来她曾经为了守护佟斯年的心脏,做了这么多的蠢事。

是时候,认清现实了。

“是不是我跟你走,你们能给我翻身的机会?”舒曼眼底划过一抹冷光。

坚定,决绝!

安纯欣赏她的果断,满意的点点头,“不错。这三年,你不但会成为金主的完美情人,我还会让你变成这整个安城,人人艳羡,高不可攀的顶级名媛。”

“我要陆霆轩,生不如死!!!”

舒曼再抬头,一字一句道,都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阳光倾泻而下,映衬着她雪白的肌肤近乎透明,可她眼底那冰天雪地般的冷意,如同利刃出鞘,寒芒滚滚。

那疯狂奔涌的恨意和绝望,伴随着呼啸而过的风声,刀锥一般降落!

安纯怔住!

她这辈子见过无数被生活逼到无路可退的女孩,可舒曼在这一刻的气场改变,无异于翻天覆地!

安纯对她赞赏有加,“绝不会让你失望!”

达成协议以后,舒曼得到了一座豪宅的钥匙,一辆价值二百万的红色奔驰小跑,包括昨夜那位神秘金主的私人电话。

安纯教她如何做一个完美情人,但同金主之间的交涉,还需要她自己主动,否则,这位神秘强大能在一夜之间压垮陆家的金主,又凭什么会把她从地狱带向天堂?

如今处于舆论边缘,她并不方便见人,如果被人认出来,恐怕吃瓜群众的唾沫和谩骂就能将她撕个粉碎,于是安纯直接将她送到那座即将豢养她的豪宅。

世纪花园是本市最有名的富人区,此富人区位于市中心正北中轴线上,前有千年古泉,背靠灵气安山,风水极好,住在这里的人不是大富就是大贵。

这里,只是那个神秘男人的处所之一。

想起昨夜那个冷漠如霜,甚至连脸都没有看清的男人,舒曼那颗结痂累累的心,再次被揪紧。

她明明将清清白白的自己交给他,他凭什么污蔑自己?

昨夜他要她的时候,那么疼,疼的都要死过去!

既然嫌弃她不是清白之身,为何还要让她给他当情人?

这男人,和陆霆轩一样无耻!

即便心里的疑问让她困惑,舒曼也知道,接下来的三年,她在这座金碧辉煌的豪宅里的生活,不会太好过。

别墅内的装修是黑白分明的冷格调,没有一丝一毫人情味,可从上而下的奢华品味,让舒曼这个从小出身豪门的千金大小姐都忍不住震撼。

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望着头顶高高悬挂的水晶灯,只觉得铺天盖地都是涌上来的冷意。

突然,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打破宁静。

没想到陆霆轩竟然还有脸给她打电话?

“舒曼,你现在不在酒店?你躲到哪里去了?你不是说你在跟我之前一直是处女?你这个赔钱货,你把我们陆家害惨了!!”陆霆轩的声音很不客气的从那边传来。

舒曼尽量放平心态听完他的咒骂,“所以你就让我替你背锅?”

“要不是你早就被玩烂了还装纯装处女,对方也不会一怒之下对陆家赶尽杀绝!”陆霆轩直接强势道,兴许是觉得自己语气过重,他又放缓了声音道:“陆家现在危急关头,我只能先委屈一下你转移注意力。如果真到了非要走司法程序的地步,我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按照我说的做。”

“你要我做什么?让我替你去坐牢?”还真不是一般的无耻。

为了让她顶锅不惜舔着脸来向她示弱。

她真是傻,竟然到现在才觉悟,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曼曼你也别害怕,我保证等你刑满释放,立刻娶你进门。”电话那头,陆霆轩信誓旦旦的保证。

可舒曼的内心已经静如止水,她平静的点头:“好,我答应你。可我要你现在就娶我。”

“现在不行,我们陆家如今正在风口浪尖。我们在这个时候领证必将会露出蛛丝马迹,舒曼……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救我们陆家与水火,难道我们陆家还会亏待你不成?”陆霆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舒曼,并且苦口婆心的哄骗她。

他以为自己几句花言巧语,舒曼这个大傻叉就会死心塌地为他飞蛾扑火,可他并不知道一切早就已经发生逆转。

“那好吧。只要你对我好,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舒曼的声音里满满都是惋惜,可眼底却是一片冰天雪地般的冷意。

“这就对了。听话,千万别乱来知道吗?”

“我一定不会乱来的!!”舒曼话中有话道。

今时今日,舒曼算是彻底的见识到了陆霆轩的无耻!

她搞不明白,当年佟斯年温和大度,胸怀坦荡,可为何同样的心脏,到了陆霆轩这里就如此的不择手段,卑鄙龌龊?!

挂掉电话以后,舒曼将这一段录音保存。

在短短的时间内便理清了自己接下来的每一步,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她便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她随即便拨通了那位神秘金主大人的电话。

电话拨通的那一刻,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悄悄流转,那穿越时空的轨迹纵横交错,纷繁缠绕。

“喂。”

男人的声线如同冷硬的利器,低沉湿冷的如同大提琴的奏鸣曲。

舒曼握紧手机,“请问你是……”

她紧张难堪的声音都变了,一直之间竟不知道如何称呼对方。

“金色大帝,自己过来。”男人不可一世的命令,不给舒曼任何反驳的机会。

寥寥数语,便让人无法拒绝。

那只听声音便强大到让人俯首称臣的气场,冷漠危险到晦暗无边。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后续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