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黄石文坛]白宁的散文《往事难如烟9》:灯光下的辉煌与梦想——逝去的灯光球场

楼主:新东西 时间:2019-01-11 06:49:19




白宁1955年生于南京,大专学历。当过知青、装卸工、中学数学老师、电器工程师、公司经理。2016年以网名“鄂鲁宁”开始写作,《往事难如烟》系列。多篇文章被《今日头条》《黄石日报》《磁湖文艺月刊》《我见青山多妩媚》选登,现为黄石散文学会副主席。

灯光下的辉煌与梦想
——逝去的灯光球场

70年代的有色灯光球场


上世纪六十年代,大冶冶炼厂在俱乐部的东面,建起了下陆第一个水泥灯光球场,开始没有看台,是水泥长条凳围着。65年球场建成后邀请了冶钢、华新等单位的球队和我们厂队打过表演赛。那时的厂队男篮主力阵容是:杨世庸、曹太成、程金鹏、刘先雪、刘楚汉等,这是一个既有身高又有技术配合的队伍,在黄石企业职工联赛中得过第三名。女队主力阵容是:蒋淑华、毛凤梧、朱明丽、刘淑芬、罗先炳、王秀秀,59年的厂女篮曾得过黄石冠军。小时候我常在灯光球场看这些叔叔阿姨们打球。


六六年文革开始后,包括篮球在内的所有体育竞技比赛都停止了。灯光球场成为那一时期,我们中学生打球玩耍的天堂,我的同学小贼、老扁、嘎子、黑子、海子、立华等是常客,我有时也去,虽然个子高但肢体协调和反应能力都不行,也就是人们说的球感差,每次打半场赛,由两个打的好的点兵点将分边,我总是最后一个被点。



七十年代的冶中球场


文革时期的军服军帽,是那个年代最时髦的服饰,倍受青少年的追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有抢军帽的风气。只要灯光球场有比赛,有人就用一根钢丝做的长勾,把坐在前排水泥凳上人戴的军帽勾了就跑,因为外面站了几层人,等挤出来后早就不见人影了。七一年灯光球场又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看台和司令台,看台共七层可容纳两千多人,大门在南、北两边。


七零年以后尽管“文革”还没有结束,体育事业已经开始复苏,特别是篮球已有全国性的比赛。黄石各企业每年都组织联赛,挑选好的球员,组成企业联队参加市里的比赛,市里再挑选好的球员组成市联队。那些年因为文化娱乐活动少,所以篮球可谓是老幼皆爱,上至领导下到平头百姓,会打的上场,不会打的场下看,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有时为了某个争议球的判罚,球员们场上争工人们场下吵,争的是犯规与否和此球的好坏,不像现在相互争的都是利益。


每到夏天企业内部的职工联赛,开展的红红火火,当年的七厂八矿加上机关、后勤、医院、学校共有二十多个单位组队参加。只要不下雨每晚都有比赛,若有好的比赛很多人都是让孩子们提前去,用砖头等物体占位子,晒了一天的水泥看台烫屁股也不在乎,看球时几乎是人手一把蒲扇,而扇扇子的节拍和球场上比赛的节奏几乎相同,两边看台上,一千多只摇扇子的手,跟着篮球的方向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当球赛进入高潮时如果有球员跳起来投篮,所有的扇子一瞬间都突然停住,就像一幅凝固的画面,投完篮后所有的扇子又一起摇了起来,比有人指挥还要整齐划一。球进了一片叫好声,没有进则一片唏嘘声。


那些年成绩好的是:运输、机修、冶炼、铜绿山、建安、化工厂、龙角山等队。72年决赛,运输部对机修厂,我父亲下放运输部劳动,刚解放不久,任群工部负责人,文体这一摊子归他管。而且老爷子五十年代在南京军区时就喜欢打球,偶尔许世友司令员也来玩上一会。于是带上我一起坐司令台看球。运输部主力阵容:中锋记大个、邦子二中锋、前锋铁匠、后卫老头和玉明。机修厂主力阵容:中锋梁剑、组织后卫小苗、攻击后卫均柏、前锋邵洪、汉生或大宝。这场决赛上半场两边拼抢激烈。到了下半场机修厂越战越勇,个个卖力特别是小苗满场飞,梁剑篮下频频得手。相比之下,运输部也就是王铁匠拼的凶一些,而记大个既不跑位也不站中,结果是显而易见——机修夺冠。球赛结束后父亲说:咱们老乡小记(因我母亲是淄博人)打球太懒,你看梁厂长家三胖子拼劲十足那才叫打球。那知道若干年后梁剑成了我的妹夫,不过是父亲去世后的事了。


71年夏天,黄石联队的一队和二队来公司打表演赛,因为两个巨人:2.18米的穆铁柱和2.13米的商继中。就是平时不看球的人,也早早来到灯光球场,还有一帮孩子从他俩一下车就簇拥着直到进场,甚至铁柱上厕所也有人跟进去。那天晚上人山人海,连东面黄土坡上也站满了人,北面一栋三层楼,平顶上站的也是人。比赛在两巨人争球中开始,铁柱还能慢慢跑动,大商几乎跑不动而且身材比例也不协调,头显得特别小背也蛤着,球技就更比不上铁柱了,不过由他来防铁柱那还是比一般人要强。


市联队和我们公司队也打过一场友谊赛,铁柱上了一会儿场,他往篮下一站无人敢打内线,一前一后两个人防他,前面的人看不见后面的人。他投篮不用跳,只要踮一下脚,一只手就将球送就进蓝了。铁柱是时任黄石体委主任的余邦基,从北京带到黄石的,据说余邦基当年在八一队打球时,能够跳起来空中停顿再分球。余指导委派冶钢的张仁吒把没有一点篮球基础的农村青年,手把手的培养成为一个世界级球星,71年秋天铁柱去了济南军区篮球队,开始了他灿烂辉煌的篮球人生。



穆铁柱所在的黄石联


说到大冶有色的篮球,小苗是个不得不说的人物,他对公司的篮球事业,做出了特殊贡献。小苗大号新楚47年生人,比我大了8岁,按理说应该叫大哥,可是全公司无论大人小孩;无论是他年轻时还是现在老了;无论他是老百姓还是当厂长,从来都是叫他小苗,而且他还喜欢(也可能是习惯)人们这样称呼他。小苗一米七八的个子在打篮球的人里不算高,但他弹跳高、耐力好、反应快、协调能力强。他从六十年代中期一直打到八十年代中期,从不到二十岁打到近四十岁,硬是带领着一帮后起之秀的公司子弟,夺得了80、82、83、84、85,五届黄石企业职工篮球联赛冠军。他打组织后卫,是队中核心,就是投篮准确度差了些,记得一次和冶钢的比赛,他在前场拿到球后,有人防他投篮,只听对方的“小八号”(和他同在市联队)喊:莫管他,冒的篮,“哗”场下都笑了。小苗球打的好人缘关系也好,在黄石体育界有很多的熟人和朋友,一直在市体委工作,后任主任的张明强就是其中之一。由于这些关系,也为公司职工的体育运动带来很多便利。他当年和穆铁柱也就在黄石队待了一年多,却一直是好朋友保持着联系,2005年初他儿子苗苗结婚时,铁柱当的证婚人,2008年铁柱去世,他去北京参加了追悼会。


去年春节时期我和老伴去黄石金山养老院,看她大嫂的97岁老母,期间大嫂华新退休的大表哥,和一个一米九高的男子等三人进屋来,我看此人气宇不凡似曾相识,就问:原来打过篮球吧?是哪个队的?旁边的那人说:“国家队”。哇!原来是张勇军,八十年代国家男篮号,称“歪把子机关枪”的神投手。八六年汉城亚运会与韩国队决赛时,他连投四个三分球,使中国队反败为胜夺冠,无数黄石人为之骄傲。我问他现在在哪里,他说在浙江的一个俱乐部队当教练,他还说:“你们公司篮球打的好,八十年代初我在湖北体校队时,和他们打过一场球我们还输了”。他现在可比当年发福多了,那天我如果想到要写这篇文章,怎么样也要和他多聊聊啊!




张勇军近照


76年公司联赛结束,前三甲是技校、铜绿山和运输部。随后选拔新的公司联队成员,领队付守明针对原队员年龄偏大等问题,和教练曹太成、队长苗新楚等人商议,果断起用了一批年轻人,老队员只留下小苗、伟庭和维礼。经过三年的磨砺,79年参加市联赛获得亚军。


80年过关斩将又杀入决赛。其主力阵容是大前锋立钢、小中锋谢云、左前锋振国、攻击后卫赵明、组织后卫小苗和建华。大前锋人称殷大,身高一米八七,臂长手大,一只手拿的住球、弹跳好可以单手扣篮,假动作玩的潇洒,球只要是到了他手里,无论是中远投还是切入上篮必进无疑,是那一时期黄石最耀眼的球星,堪比当代NBA的乔丹。他球打的好,球风球德也好,因为是队中绝对主力得分手,每场球都是被几个人盯防,常常被人碰撞甚至还有故意犯规的,但他从来不发火不报复。一次病了发烧还坚持上场,直到比赛结束再去打点滴,看他打球真是一种享受。去年全国部分城市老年篮球赛,黄石队还特地把他从珠海请回来参战。小中锋谢云像头黄牛,胜不骄败不馁,他虽然只有一米八高,但爆发力好手长很容易抢到篮板球。左前锋振国人称刘老歪块头大,一般人搞不赢他,他既能抢篮板又有篮,常常是跳起后,手一举头一偏球就进了,他一会儿在前场一会儿又到了后场。他们仨人是同学从小就在灯光球场一起打球,配合默契,往往是震国得球后传谢云,谢云长传殷大,殷大有时空中接球直接扣篮,堪称铁三角。组织后卫小苗头脑清析、视野开阔善于扑捉战机,是场上的领军人物。赵明、建华两位既能抢篮板,又能见机分球还有篮。总之这是一个人人有特点个个技术过硬,能攻能守、战术灵活多变、配合娴熟敢打敢拼的队伍。


决赛的对手还是港务局。面对2·13米的大商,无论攻防,内线都感到吃力。为此太成教练召开全队诸葛亮会研究破敌之策,最后还是针对大商,转身慢不能跑的弱点打快攻,并在外线多投三分球,最终战胜港物局夺得冠军,铸就了有色公司男篮史上的首次辉煌,圆了公司几代人的篮球梦想。


两年后他们更加成熟,可以说打遍黄石无敌手,就是周边的市、地区队也是胜多输少。又蝉联了82、83、84、85四届黄石联赛冠军。那些为公司的篮球事业立下汗马功劳,载入史册的冠军队成员:领队守明;教练太成;队员:小苗(队长兼助教)、立刚、振国、谢云、赵明、建华、风春、伟庭、维礼、大卫、志华、建平、显贵、正良、金锋、辛杨、辛健、长城、新风、和平、延安。特别值得赞誉的是,五次夺冠赛全部都参加的三人:立刚、振国、谢云。



84年公司联队夺冠全家福


八三年和市缎压机床厂队的争霸赛,在市体委灯光球场举行,因为看球的人太多,有史以来第一次卖了门票,缎压的五名主力有四人是市联队队员,那场比赛打的异常激烈和精彩,还打了加时赛。开始公司队打联防,后来比分接近时,打的是半场盯人最终夺冠。比赛结束后刚从公司调黄石,任市委秘书长的陈家杰,手拿蒲扇笑眯眯的从主席台走下来,说:小伙子们打的好啊!还向随从介绍这是我原来单位的球队。


那些年虽然不兴做广告,但在黄石只要说到大冶有色,几乎都知道这个单位,而且篮球打的好。86年10月湖北省第七届运动会在黄石举行,以公司队为班底借调了市联队的三名队员,组成的黄石篮球队得夺第六名。同年为备战全国冶金系统职工篮球赛,特邀请武钢队来公司,打了一场友谊赛,这也是有史以来在我们灯光球场,举行的最高水准的篮球赛,公司球迷们大饱眼福。


七、八十年代,在灯光球场还经常举行排球赛,八一年公司排球联赛,汽修厂与建安公司决赛,开场前两边都请了锣鼓队助威,结果是锣鼓喧天不亦乐乎,创下了灯光球场的历史奇迹。在冶中张普老师(读书时北大排球队主攻手)的指导下,公司排球队在黄石也很有名气多次夺冠。当年的队员是立刚、谢云、振国、振东、志忠、四文、选举、先志等,队长兼教练小刚,领队守明。


86年公司修建了体育馆,所有赛事都在那举行,灯光球场失去了往日的喧嚣,因多年失修成了危险建筑物,九十年代看台和司令台拆除,成了人们来往的过道,以后两个篮球架也不见了踪影,2013年连同俱乐部改造,在原址上盖起了几栋商品住宅楼,一个曾经缔造过企业篮球辉煌文化历史的场地,彻底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留下的只是有色人对篮球事业的记忆,和许多难以忘怀的精彩瞬间!



[黄石文坛]白宁的散文《往事难如烟1》:悠悠往事话下陆

[黄石文坛]白宁的散文《往事难如烟2》:读小学

[黄石文坛]白宁的散文《往事难如烟3》:进初中

[黄石文坛]白宁的散文《往事难如烟3》:进初中(续)

[黄石文坛]白宁的散文《往事难如烟5》:“六疤子”其人

[黄石文坛]白宁的散文《往事难如烟6》:曾经的俱乐部(一)放电影

[黄石文坛]白宁的散文《往事难如烟7》:曾经的俱乐部(二)文艺演出

[黄石文坛]白宁的散文《往事难如烟8》:曾经的俱乐部(三)开大会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