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北京酒吧老板图鉴:地下室里的航天人

楼主:酒花儿 时间:2022-05-14 12:08:09


80后北京小伙,家庭美满,摄影达人,热爱旅行和收集刀具,有长达十年的精酿旅行经验……当这些集于一人之身时,难免羡煞旁人。


这个“人生大赢家”就是刘昆,一位航天工业工作者,但最让一众酒友们羡慕的是,他还拥有一间“地下酒吧”。



初遇刘昆,是在2016年禁酒令组织的一场酒会上。在那个大雨滂沱的傍晚,城里堵得一塌糊涂,刘昆却早早到了现场开始拍照。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年轻而富有活力,尤其是手持相机时那股专注认真的劲儿,散发着无穷的魅力。更是给当晚几款罕见好酒拍了好几套写真。

 


之后没几个月就听说他开了一家“酒吧”。偶然在酒友针总的引荐下,终于有幸一探究竟。

 

真的是地下室,还是居民楼下面那种正儿八经的地下室


刘昆拿出一串钥匙,逐一打开楼道门、地下室入口门,带我们走到“酒吧”门口,再打开“酒吧”大门,这一路都没有任何特别的指示牌或者广告牌。至少在开门进屋之前,这都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居民小区地下室。

 

一进屋,一切却都不同了


小,面积确实小。但胜在装修得倒还别具风味。


有很高的挑高配合着有质感的壁纸


简约的顶灯上面是精心挑选的天花板壁纸


当然也少不了各大精酿品牌的装饰铁牌


而最吸睛的,是正对着大门的一个双门大冰柜,不用太仔细看,就能发现那一排排一列列里有众多尖货好酒。



克制住想冲上去抱着冰柜流口水的冲动,我故作镇定地在仅有的三张小桌子中选了一张最靠近冰柜的坐了下来。善解人意的针总点了一瓶我盯着看了好久的过桶野菌艾尔,刘昆老板从消毒柜里拿出干净漂亮的杯子,热情而利落地帮我们倒上酒。


三个大老爷们几口酒下肚,便开始相谈甚欢。刘昆告诉我们,他曾经利用业余时间与好友合作做一些精酿啤酒生意,对当时工作稳定而又已经喝精酿喝了七八年的他来说,完全是兴趣使然。后来朋友因为移民只能退出,本来放在朋友家仓库的酒也只好搬到自家地下室来了,这家地下室酒吧的雏形由此形成。



缘起于刘昆工作单位的名称,他给自己的这个小酒吧起名为“space craft”,从今年3月底装修完成,也已经走过来大半年的时间。在这大半年里,这里既接待过零零散散充满好奇的普通酒友,也举办过十几场不同主题的精酿品鉴会,不大的屋子,却满载着酒友们的欢笑和喜悦。只要没出差,每晚六点到二十三点,他都会在店里等待酒友们的到来。刘昆说:“在我的地下室,希望酒能回归它最重要的作用,社交。”

 

彼此开心地边喝边聊着,喝到开心,刘昆执意请我们吃地下室“特色饭”——冒菜。一边吃着色香味俱诱人的冒菜,一边听刘昆讲着选这家冒菜的原因,除了用料新鲜干净以外,还源自最初跟朋友在这间地下室喝酒的经历。

 


原来去年冬天,来喝酒的朋友都是在地下室里坐在酒箱子上,喜欢喝什么酒就从坐着的箱子里翻找“想想那种感觉,虽然艰苦但确也很有意思!” 刘昆回忆这段的时候既有怀旧又有自豪。因为是冬天,在地下室里干喝酒真的会冷,于是点外卖时就选了热辣的冒菜,一来二去的发现吃着真的不错,自然就成了这地下室聚会的常规配餐了。据刘昆说,来这里的酒友都会喜欢上这道冒菜,而且配酒的选择也层出不穷,略甜的小麦,稍酸的野菌艾尔,干爽解辣的赛松,各有趣味。

 

冒菜之后,又继续喝了一款他精心挑选的来自加拿大的TOP50酒款波罗的海波特,不由得佩服他的选酒眼光,这款好喝又不贵的好酒国内还没流行起来,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又听他讲了店里的传奇顾客Wilson,台湾酒鬼,住的近,经常来,还经常从台湾背来好酒,俩人也从好酒友慢慢变成了生活中的好朋友,在交往中更实践了精酿精神中的分享与无私。

 


酒足饭饱,亦听到了不少关于这个地下小酒吧的精彩故事,结账时还发现酒价意外地便宜,对我而言,可谓收获满满,但要说收获最大的,也许就像刘昆说的那样:


“可能在过去岁月长河里,我不会记得喝过多少酒、组过几次局、吃过多少冒菜、有多少个夜晚在地下室忙碌,但我肯定记得来到这里的形形色色的朋友们,记得我们聊过的天儿,侃过的大山,记得在这里结识的一个又一个真实而又有趣的灵魂。”



— 相关文章阅读推荐 —

北京酒吧老板图鉴:不悔姐姐和她的Drunk

北京酒吧老板图鉴:“创啤社”背后的“顽童大叔”

北京酒吧老板图鉴:良食的酒与厨

北京酒吧老板图鉴:在798酿造艺术的男人

北京酒吧老板图鉴:40+的“帅小伙”

北京酒吧老板图鉴:乌托邦里的宝哥哥

北京酒吧老板图鉴:她和陌生人之间只有一杯酒的距离


作者介绍:

沙涛(沙克斯),酒花儿特约评审

BJCP裁判,校长办公室精酿啤酒合伙人

芸湃精酿首席品鉴官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