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装饰灯批发合作组

高考后,来一场说走就走、放飞心灵的自驾行

楼主:人民网河北频道 时间:2020-04-09 21:13:54

点击人民网河北频道 可以订阅哦!

图为王鑫高考完与父母在石家庄一中校门口合影。

6月8日下午,高考一结束,石家庄市一中高三学生王鑫(化名)就收到了父母送的两份惊喜:鲜花和西部自驾游。“很惊喜,也很感动。”考完试,王鑫一身轻松地说。

 

小时候,王鑫就理解高考在自己人生命运中的地位。考上一所好大学,是他从未改变的信念。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信念愈发坚定。小学时的王鑫成绩优异,初中成绩一度下滑,母亲着急给他报辅导班补课,却被王鑫拒绝了,他合理安排自己时间,熬夜学习把成绩提了上去。中考结束时,母亲安排他跟同学出去旅游,他却说,“现在还不是时候,高考万里长征才迈出第一步。”


高中三年,王鑫都在没有娱乐、睡眠不足、无休的考试中紧张地度过。高一、高二时,每周只休息一天,每天早晨5点多出门,晚自习结束到家将近11点。进入高三,为了挤出更多的学习时间,王鑫主动要求住校,每周日只有半天时间可以回家吃顿饭。


前几年,为了增加家里的收入,王鑫的父亲王虎庆一直在天津工作。儿子进入高中,妻子要求他调回石家庄,虽然学习上帮不上忙,但是能让孩子感受家庭的温暖。因为学习紧张,王鑫一直很瘦,身高1米75的他只有50公斤。有一次,儿子咳嗽一直不好,晚上到家12点多,还得熬夜写作业。夫妻俩人坐在客厅里,放着静音的电视画面,客厅关着灯,儿子门缝里透着灯光。“我们就听着他一直咳嗽的声音,他妈妈心疼得都掉泪。”

 

王虎庆和妻子都是普通职工,薪水并不高,但是好歹在2004年凑钱置办了现在居住的小房子。王鑫读初中后,母亲一直生病,每个月只能领到几百块钱的工资,为了养家糊口,王虎庆这才撇家去了天津赚钱。

图为王鑫宿舍内的书籍。

在花钱方面,王鑫比一般孩子更懂事些。班里的孩子都有手机,但是他却不要,王虎庆擅自给儿子买了手机却惹恼了他,“我说了,我不要手机,我们学校也不让带。”


同学们都穿名牌衣服,王鑫就只穿校服,母亲要给他买衣服,他就搪塞母亲,“等上了大学再买。”就连眼镜坏了,母亲再三问要不要换一个,他也是拒绝,“凑合着吧,这个舒服。”


王鑫有个好朋友,家庭条件优越,家人提前在外省落了户口,高考分数能低出不少。“要是我爸早些年在天津落了户,我考北大清华也没问题。”所以,18岁的王鑫从开始就比别人更努力。

 

临考试前两周,儿子说不回家了。“省得你们惦记我,我也惦记你们。”王虎庆觉得,儿子应该是怕父母看到他焦虑。虽然王鑫考试就在本校不必担心,而且特意交代父母不用去学校。但是王虎庆和妻子在家里坐立不安,还是偷偷来了学校门口等待。


2018年6月8日的下午5点23分,王鑫面带微笑凯旋归来,夫妻俩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高考像一场艰难跋涉的旅行,更像一次朝圣的洗礼,在这里有长长的煎熬、焦虑,也有对决战未来的信念和期待。高考不仅是对学校、学生的考验,更是对家庭的捶打和历练。在高考的路上,有人跌倒了爬起来继续跑,也有人再没有起身,能像王鑫一家这样笑着走过的更是吉光片羽。

图为神州专车司机帮王鑫放置高中住校的行囊到车内。

但是不管怎样,高考的结束是人生之路的再启程,很多人会用一次旅行释放悠长又深刻的压抑。王虎庆记得,上次三人之旅至少在15年前,儿子的学习桌上一直放着一张照片,在广袤的沙漠之中,一个男孩坐在越野车顶上,背对镜头望向夕阳西下的远方。“这就是儿子心里的诗和远方吧。”王虎庆瞒着儿子谋划了一个西部游的计划,高考完他要带着儿子去大西北,领略大自然的魅力,也感受一下驰骋在无人区里的疯狂和酷野。他还专门从神州租车租了一辆SUV,他要送给儿子一场说走就走、信马由缰的旅行。这或许要花掉他不少积蓄,但他愿意用这种仪式开启儿子以梦为马的未来。

来源:人民网河北频道

编辑:陈思危

长按指纹

一键关注

这里“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